點解我鍾意你?「基夫攞我命」!

11 Aug 13903312_865658406901390_637624384323160630_n

13903312_865658406901390_637624384323160630_n.jpg

小時候聽過一首輕鬆的情歌,歌詞灰諧滑稽,叫作《點解我鍾意你?》。這首歌應該是由英文歌改編,然後填上廣東歌詞。Henry有時會問我:「點解咁鍾意你呢?」我當時沒有答案,卻想起了這首歌,還在Youtube找到了原唱者的版本,便讓Henry聽一聽。他十分喜歡,於是我倆更在結婚一周年的酒會裡獻醜,嘉賓們也開懷地笑了。

香港粵語流行曲的填詞技巧和風格,由初期到現在的變化很大。廣東話音調複雜,要配合旋律而不至變了調甚至變成了另一個字的讀音,也是一門學問。

點解我鍾意你 因為你係靚
點解我鍾意你 幾乎攞我命……

我們這個節目的名字,也是從這首懷舊廣東流行曲裡的一句歌詞演變出來的。依著旋律唱這歌詞,「幾乎」變成了「肌膚」,也就讓我想起「基夫」了。

我倆從相識到現在,感情與日俱增,是有秘方嗎?

二人簡單卻充實的生活,就讓我們在這個節目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收聽節目

《基緣巧合已婚漢》電台節目試播

7 Apr GAILYWED-BANNER

Guy 同 Henry 嘅《基緣巧合已婚漢》專欄,正式由文字轉化成聲音!多倫多嘅food scene同香港有咩唔同?雖然搬到加拿大接近一年,不過兩口子仍然心繫香港,呢邊嘅食物又是否能慰解鄉愁?今集試播版同大家簡短分享一下。

對節目有任何建議或提問,請PM我們。四月十三日起,逢星期三正式播放。

Youtube 鏈接:
https://youtu.be/lbFV_gb1m68

下載連接:

愛食物多香:名門金宴 Casa-Imperial Fine Chinese Cuisine

2 Feb 20160130_121458

What a relief for me to find some decent dim sum restaurant in Toronto. But most the best ones are located in uptown Markham area. The ambience of Casa-Imperial Fine Chinese Cuisine was quite special – a taste of Chinese cuisine in Western big house. The best bbq pork we ever tried in Canada. Pity their service is just so-so. Must try: Bean Curd roll, Scallop & Spinach dumpling, bbq pork.

飲茶一向是廣東人的最愛。在香港時我們偶爾也上茶樓,當作周末的拍拖節目。來到加國,最擔心就是吃不到家鄉的味道。幸好,多倫多七八十年代來了不少香港移民,在這裏還是可以找到不錯的點心茶樓。不過隨著香港移民向北面市郊移動,最好吃的茶樓,現在都落在uptown一帶Markham。我們每周的飲茶旅程,也是一路向北。上次乘車時發現這間大宅般的酒樓名門金宴,上周末一試,西式大宅的間格阻隔一般茶樓的嘈雜。味道還不錯碟頭頗大,尤其叉燒和錦鹵雲吞非常好吃,叉燒是暫時在這邊最像香港燒臘的。不過叉燒飽就不行了。不過招呼很一般,傳菜的都像木頭人,侍者也是一副親疏有別的撲克臉,結果上菜時我的「謝謝」也省了。點菜時指著周末叉燒來點,也入錯成了例牌,幸好最後改回來沒多付冤枉錢。還會再回來試其他菜式。

(Max Score 5)
Food: 4
Ambience: 4.5
Service: 2.5
Cleanliness: 4
W/C: 3.5
PQ Ratio: 4

‪#‎foodieto‬ ‪#‎foodto‬ ‪#‎gailywed‬ ‪#‎loversfoodtohk‬ ‪#‎toronto‬ ‪#‎guyhenry‬ ‪#‎guyhenrycanada‬ ‪#‎foodblog‬

Follow us: https://www.instagram.com/p/BBSdo7FFa1N/

基緣巧合(十六/總結二之一)Henry:幸福紙有愛

31 Dec Ho-Lam 228

Ho-Lam 228

經歷滿載愛與祝福的結婚旅程,我們帶著不捨離開靜謐的加拿大,回到我們香港的家。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們忙於舉辦兩場慶祝活動。那不是甚麼大型活動,只是我倆與家人和朋友共歡,讓大家有個難忘的晚上的派對而已。

既是不傳統的婚禮,我們也就無需受到傳統的束縛。一開始,我們已決定不會像一般新人那樣,勞師動眾地「擺酒」令大家累上一整天,或把不相識的家人同事朋友放在同一桌各自煩悶,吃那吃過不知多少遍的宴會菜單。

我倆只要大家一起慶祝,能夠開開心心就好了,卻並不拘泥於形式。如 Guy 在前篇提到,我們與家人到私房菜晚飯,邀請朋友及較年青的家人參與雞尾酒會。

位於灣仔的法國私房菜老闆娘人很好,我們雖然只十七、八個人,她也大方地讓我們包場了。我們訂場時直接跟她說: 「我地兩個結婚。」她就像加國遇過的其他人一樣,沒有不好的反應,反倒對我們是更親切了。

老闆娘說,這家法國私房菜就有不少同志顧客。不過,他們總是友儕間相約聚會,「從未見過他們的家人」--這也是以往我和同志朋友的寫照;我們作為第一對和家人慶祝的同志,怪不得她也是喜形於色;我們連忙邀請了她上鏡接受紀錄片的訪問。最難忘的是,一晚慶祝過後,她和母親特別投契,還說下午未開舖時,她可以上來坐坐吃茶(之後我們也真的帶母親上去喝茶吃點心,一起談天,還真是緣份)。

至於雞尾酒會就更加特別。得 Guy 的畫家朋友借出在街舖的畫廊,在這半開放又有藝術感的環境,慶祝我們的結合,令人更覺輕鬆舒暢。最令人感動的是,不同時期認識的朋友都應邀出席,當中還有數位朋友為我們作了令人感動的致詞。這些分享都令我重新認識了自己一遍,格外令人難忘;我們還把結婚證書放大打印,讓賓客在上面簽名。

因為這紙婚書,不只盛載我倆的幸福,也是和好友一路走來,見證我們之間幸福和愛的印記。

後來,我們決定對外公開婚姻關係,當中的原因之一,是這十多天的旅程為我「壯膽」。

在加國時,我們的關係被當地法律承認,一直公開在陽光下,身邊的人也沒有給我們好的壞的「特別待遇」。我倆自然而言地,成為了社會上再普通不過的一對:在城市街道上,我們放心手牽手在街上漫步;行婚禮的場地,選在山海環抱的藍天白雲下;婚宴所在的餐廳,侍應誠心誠意的招待,還對我們送上祝福,我倆與賓客放心地高談共歡;蜜月旅程中,入住的民宿主人甚至要求我們在花車前,讓他們拍照留念。

當然,我們也知道,就算是如此開放包容的加國,並非每個地區的民智都也相同的現實。就算法律承認,還是存在以宗教為名不服從法律的人。來自香港的華人移民社區,中南亞的回教社區,以及中部務農的小鎮,與我們普遍遇到的,還屬於兩個世界。

不過,無論是入境時遇到的海關關員,得知我們婚訊的喜悅;或是當我們路過洛磯山中小鎮,幾個在超市外吃飯的粗擴藍領,看到花車向我們道恭喜時,我才了解到,有時候嘗試不去遮掩用自信面對,才會贏得別人的尊重。

往後,甚至在回港後,我對香港的家人、朋友,甚至新認識的人,都毫不避諱地用「老公」介紹 Guy。與 Guy 之間的愛,為我帶來的,是勇氣和自信。也正因此,我們藉拍攝紀錄片,向全世界公開我倆的關係。

而且我倆知道,自己比身邊一些同志朋友都幸運:既能找到摰愛,又得到身邊家人朋友的接納,也因此能有幸結合。當有此機會,我們便順勢這愛和幸福與身邊的人分享。

在四年多前,我們的成婚對傳媒來說還是新鮮事;四年後的今日,同志結婚已是平常得多的事,更有同志伴侶入稟法院,直接挑戰不公平的婚姻法例。我們距離婚姻平權的日子,終有越來越近之感。

香港人,香港同志,加油!

新一年,要過得快快樂樂!

Henry
寫於滿地可和多倫多,2015年12月31日

與Guy和Henry保持聯絡
《基緣巧合已婚漢》博客:https://gailywed.wordpress.com/
《基緣巧合已婚漢》FB: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基緣巧合(十五)Guy:囍宴三部曲

10 Dec IMG_20151209_134444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許冠傑有一首歌,既搞笑又現實:

「點解要擺酒,亂咁曬錢冇理由,人人為飲一杯酒,累到夫妻一世憂……」

結婚乃人生大事,不論在任何國家或文化傳統裏,都一定是喜事,會有所慶祝。當然,婚宴不一定要像做 show 給別人看一樣,或過份奢華。只要量入為出,能和家人朋友一起開心慶祝,是十分有意義的事,我們也不例外,安排了在婚禮後,與在場親友一起就在Ferguson Point對面的Teahouse 飲飽食醉。十八日的蜜月假期完滿結束後,我和Henry 便立即籌備兩個重要項目:一個是為我倆在香港的家人而設的私房婚宴,然後就是和好朋友一齊舉杯的雞尾酒會。

又一次全靠今日的網上資訊科技,我有幸在灣仔找到一家法式私房菜館,在出發加國前已完滿地安排了我倆的溫馨小婚宴。記得當晚還有《異路同途》的拍攝,把那喜氣洋溢的氣氛,真實地攝錄下來。印象最深的,是菜館老闆娘 Piann 在被訪問時說:「我也有很多同志顧客,但都只是和朋友一齊來吃飯。像這樣的家庭囍宴,是第一次見。」後來我和 Henry 再次光顧,獲悉有其他同志顧客從老闆娘口中知道我倆的事,因而也隨著我倆的腳步,到外地結婚去了。

七月的婚宴在私房菜館,八月的雞尾酒會場地也十分有特色。是天從人願,也是好友盛情,除了把她在灣仔的畫廊借出作酒會之用,還用佐酒的小吃和花葉做了一個很有藝術品味的擺設。加上我外甥精心泡製的西瓜雞尾酒和好朋友悉心的佈置,讓這囍酒會添上洋洋喜氣。同樣地,酒會當晚也有《異路同途》的拍攝。老實說,若不是後來看到紀錄片的內容,我也不知道原來酒會裏有那些訪問。

2011年的夏天,應該是我回流香港後最忙又最開心的季節。

基緣巧合已婚漢Facebook

基緣巧合(十四)Guy:蜜月花車

4 Dec 12304536_895338723896208_2840060459403983005_o

12304536_895338723896208_2840060459403983005_o洛磯山脈在北美洲西部,若要從溫哥華開車到卡加利,中間有一大段路程,都必須繞著山徑而走。這條路以前也曾在冰天雪地的情況下去過,回想起那走不完的險峻山路,和眼前一片白茫茫的視野,尤有餘悸。若說欺山莫欺水,那一定不是嚴冬裏的洛磯山脈。我不是雪山飛狐 (Henry一定說這是冷Gag),沒有必要的話,是不會再在冬天上洛磯山的了。因此,婚禮後的蜜月Road Trip,是安排在初夏。

溫哥華六月初的早上,風和日麗,我倆便一早開始蜜月旅程,向洛磯山脈進發。為了安全,更為了保證旅途愉快,我把那本來長達11小時的車程,分為三個早上。每天早餐後,只開三到四個小時的車,午餐後便入住B&B,其餘的時間就在當地遊玩。山谷裏有很多酒莊,晚上當然少不了美酒佳餚。另外也有其他小城鎮和景點,Henry本就好奇心大,這一切新鮮的體驗,都讓他目不暇給,玩得不亦樂乎。初夏的落磯山脈,景色迷人。尤其是Lake Louise,是名副其實的山明水秀,風光如畫。

婚禮當天早上,我們用已準備好的紅白絲帶、小花球和我用手也用心畫上 “Just Married” 的彩色車牌, 把那灰色的小車簡單而隆重地裝飾好。就這樣,倆個新郎興致勃勃地佈置著自己的蜜月花車,真是一個既特別又難忘的片段。

每次提起這段旅程,都記得有遊客曾在車頭擋風玻璃上留下字條,恭喜我們新婚。另外又有人替我們餵停車場裏的咪錶,才沒有收到告票。在公路上也常常有車響咹表示恭喜。幾乎所有看到花車的人,都向我們祝福。沒想到簡單的花車,也一樣惹人注目,更讓我們受到優待。(未完待續)

基緣巧合(十三)Henry:情人的眼淚

27 Nov

ho-lam-1851

在主婚人宣布我們成婚的一刻,看著眼前泛著日光的青山綠水,我還是忍不住哭了。

記得我們飛往溫哥華的航班起飛時間很晚,臨近午夜。吃過晚飯後我會提前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還有兩三小時,我還在離境大堂趕電台廣播劇的劇本。

我身在機場,想到將要正式踏上結婚旅程,既是興奮更是緊張。這陣子的公私兩忙,竟是最好的鎮靜劑。當時很親蜜的朋友D,知道我首次如此遠行,或許想要人陪伴,熱情地送我和 Guy 一直到機場,直至進入禁區為止;朋友傳來短訊祝我旅程順利,大家的關愛,我都收到了。

本來只是二人同遊加拿大探親之旅,竟然就此順便結婚「親上加親」。這個「順便」把輕鬆的旅程滲進了一絲絲緊張。除了 Guy 預設好的每日行程,還有在港先要準備的禮服、選購婚戒,再到通知參與賓客等等,這些工夫準備了幾個月,這些心血結晶都放在我們的行李箱裏,拿起來還真的感到重甸甸的,就等婚禮到來的那一日。

在婚前,我見了 Guy 在溫哥華的家人和朋友。他們一開始就待我有如家人,讓我感到陣陣溫暖。和 Guy 的姐姐在她平靜舒適的家中閒話家常,和她們一起下廚、吃飯、玩Wii,過了一兩天簡簡單單的家庭生活。我不禁想像,將來和 Guy 擁有共同的家,會否也是此情此景?

加拿大的確是山明水秀,幅員廣大;比起香港的擠逼,這裏實在讓我呼吸到自由潔淨得多的空氣。人也友善得多;走在街上,隨便就能跟身邊人攀談,人與人的距離,隨時可以變得很近;協助我們籌畫婚禮的人,每個人都很周到、貼心,對我們的同性伴侶身份並無「特別」的對待。這些,都是我從未體驗過的。

我想,這種識見的「長大」,也就是結婚成家的意義之一吧。透過連日來的密集旅程,不但我和 Guy 的關係變得更緊密,我們的結婚旅程,在這種文化衝擊下,被賦予了多重意義。多得 Guy 讓我見多識廣了,這種心神激盪就更為強烈。

結婚當天,多得老天爺眷顧,一反昨日傾盤大雨的陰霾,抬頭只見晴空萬里。經過半天的忙碌,兩口子下午五時準時在海濱公園舉行簡單的儀式。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在陽光映照下閃著漁光;後面是雙方的親友,默默為我倆見證並送上祝福。

在主婚人唸唸有詞,把誓詞內容一一讀出時,我想,這就是公開的承諾,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你,林國賢,是否承諾向何永佳付出自己的愛
為伴侶的支援,和為了解的忍耐?
你又會否承諾與他平等分享,本來為你所得所享的生活所需,
尊重他的個人尊嚴,和不能外於他本人的個人權利?
還有確認從今以後,家居所有事務,
他都有權給予意見,也要聆聽他所想?

……

我願意。

……

既有各位見證,和我本人主持,
同時你們亦已交換戒指,那是你們對對方誓言的證明。
現按卑詩省政府授予我的權力,
我宣布你們已正式結下婚盟。
祝你們享受日後的生活,願望能夠實現,
內心感到平和幸福。
……

這不是隨口說說的,愛你一生一世。這是有法律效力,不是鬧著玩的長久承諾。想到這裏,我不禁激動起來。

「我是 Guy 的人了。」想到這裏,我就忍不住,不爭氣地傻傻的哭起來了。

「唔好喊啦!傻仔。」當時 Guy 原來有擁著我說了這句。我事後要回看紀錄片才記起呢。

(下周四待續)
跟進我們的臉書專頁

‎基緣巧合(十二)Guy:伴你泛舟去

27 Nov 12238004_889800014450079_185530507768768326_o

12238004_889800014450079_185530507768768326_o

我自小喜歡唱歌,在大學時期,都一直緊貼香港80年代的流行樂壇。開車去大學上課途中,一邊聽著喜愛的歌曲,一邊跟著一起唱,就像在一間私人唱K的房間,那是一種享受。Henry 那個時候還不到十歲。

我對陳松伶的認識不深,印象中只是又一個歌視兩棲的新人。當她在香港紅起來的時候,對我也沒有什麼吸引之處。

但認識 Henry 不久,就發現他居然懂得唱那些不屬於他的年代的流行曲,更是陳松伶的粉絲。他給我介紹了一首陳松伶和溫兆倫合唱的電視劇插曲,旋律優美,歌詞溫馨,一聽就喜歡了。心理暗暗想著,一定要安排和他一起「泛舟去」!

可是香港可以游泳的沙灘雖然有很多,可以泛舟的戶外天然湖泊,我可沒見過,於是就把點子擱下了。直到為婚旅選擇 B&B 時,看見溫哥華島上的民宿,不是叫 Lakeside 就是 Lakeshore 什麼的,和他泛舟的地方就因而定下了。

到達那湖畔民宿時,已是下午四點左右,但因為是六月,太陽要起碼九點後才下山,便一放下行李就走到房子後面,再從湖邊登上那小船。嚴格來說,我們不是在泛舟,因為它沒有船槳。它也沒有尖尖的船頭,船身幾乎是正方形的。是的,我們泛著的舟,是一輛水上自行車!

湖上踏自行車,兩人的活動量更平均 ,我也樂得省點氣力 (若是划船就多數是我一個人勞動)。對著湖光山色,那種心情和感覺,現在回憶起也讓人興奮。

這是我倆在婚禮舉行前幾天的 Pre-Honeymoon,兩個開心快樂得在湖上唱著和體驗著歌中的意境。

「伴你泛舟去,但覺遠山彷彿也在笑…….」

跟進我們的臉書專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