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自娛 / Henry

移民生活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容易。尤其年齡較大,大半生以香港為家的人更甚。

忽然要流亡的勇武年輕手足也不例外。練 Sir 的《給海外翼朋友淋六桶冷水》提到:「流亡者飲食不習慣,於是沒多久就回流,寧願送頭…..這些人在槍林彈雨之下願意拋頭顱灑熱血,卻頂唔順安全流亡生活裏冇奶茶魚蛋雲吞麵。」

雖然香港人滿天下,世界上總有些地方確是難以找到港式味道。這時候唯有自己退而求其次。需知道麥記還是麥記,Burger King 也還是 Burger King,其它的,就唯有就地取材,將就一下好了,香港來的移民也因此多已練就一身「廚藝」。超市已有很多亞洲雜貨售賣,外面吃不到的,就自己在家做。

娛樂方面也是。香港地小,商舖實在太集中,甚麼都「總有一家喺左近」。外地文化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要把自己生活方式套進去實在太勉強,唯有自娛一番才能寛心。

像這天下午忽然放晴,我們處理完工作和家務後便趕緊出發到附近的農場散心。雖然去到時已經三時差不多要日落,但在空曠地方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是讓人感到心曠神怡的。

這些在都市邊沿的農場通常都會搭配農產市場(Farmers’ Market),出售自己的肉類或者果菜,還有附近商店或其它就近農場的出品,甚至像這一家有個小餐室的。冬天店主也很貼心,架了帳棚便可以室外喝杯咖啡,吃點湯或三文治。

價格不算便宜,但起碼是地區出品,對抗一下大連鎖超市,入世了解本地的生活,才是移民來到落地生根的過程。

#一月三日 #移民生活 #加拿大 #BC #卑詩省 #溫哥華

一月二日

今天繼續陰雨,更是橫風橫雨。露台就算有瓦遮頭都全濕的那種雨。

新居仍有些小傢俱要添置,於是跑去最近的 #HomeSense 和 #IKEA 選購。前者是中高檔雜價攤,間中會以超平價找到美觀的擺設甚至名牌家品,來碰運氣者居多;後者就更不用解釋了。周末的午後,IKEA 通常一家大小的盤桓地人根本就多,尤其疫情和新年期間大家仍然沒太多其它事可做,加上風大雨大室內活動久奉,結果又是大排長龍。我看到人龍幾乎要放棄,但 Guy 看到人潮流動還算快,於是硬著頭皮去排隊。果然二十分鐘不到便快到了。不過這些單幢的大店往往位處空曠(這裏南北都是高速公路),開車出入沒有準備身處室外太久,結果被冷風吹得直打哆嗦。

疫情下唯一的好處是店內不算擠逼。平日很多家長帶著小孩,當這裏是兒童樂園,在店內便宜的餐廳吃過早餐甚至午飯,就和小孩在那裏泡足一天。現在少了這批人,逛店反而沒有這麼大壓力,可以慢慢享受購物的樂趣。

和香港的 IKEA 一樣,他們季尾通常都有大減價,如果剛好合用則可以節省不少,還有一年的退貨安排,買錯了也不用擔心。如果參加了 Family 會員計劃,更有十四日損壞退款保證和免費的咖啡茶供應。

少少彩蛋:
1. 在其中一個示範單位,竟然看到葉蒨文的黑膠唱片;
2. 西曆新年過後下一個便是農曆新年,連這裏都參一腳賣揮春裝飾。
3. 附近找到日式炸豬扒店,港幣百元不到便有大碟飯。在溫哥華最開心是容易找到正宗的亞洲菜。

#二零二一
#一月二日 #大風雨
#依加港生活

新年新願望

新年新願望,希望大家在亂流下平安,最緊要保持身體健康!

卑詩疫情仍嚴重,新年第一天根本無事可做。要出街走走唯有去郊遊。而這裹冬天日日下雨,若怕濕身也是無法出門。

所以本地人早有準備,在河邊營地公園架起帳棚生火派對又是一天節目。

雖然禁聚令持續至一月八,但十多廿人的聚會仍處處可見。😡😡😡😡

我們午飯時間後才到,涼亭兩群人已在執拾離開,留了一爐火我們也不客氣借來取暖。整日下雨,我們自己帶了藍天(傘)好平衡一下。

【愈搬愈多身外物】/ Henry

人生經歷過無數次搬家。

隨著生活和愛好所需,像大多數人一樣,家中的東西一向都是愈積愈多的。只要看看每次搬家愈來愈多的箱子就知道了。

佳的個人物品向來都是極少的,少得在認識我之前,搬家時有多少東西,不用再點也已經一目了然的那種少,後來搬家時,卻變成多是屬於我的物品。有時候,他會取笑我是個”Junk Collector”:紀念品、收藏品、書和雜誌,還有就是我覺得「有參考價值」的紙張單紙和小冊子等等,很快已佔去箱子的一半以上。

唯一的「大減量」是從香港搬到加拿大的時候。所有(宜家)傢具都賣掉了,家品、書和 CD 等則分送給朋友與鄰居或轉售出去。剩下的東西不夠多,不值得租甚至分租貨櫃箱。最後,我們決定「化整為零」,像螞蟻搬家搬把這數十年的香港生活,都塞進十個大紙箱裏。離港前兩個星期,我們逐個箱以手推車送到附近的郵局,每個二三十公斤的以平郵寄到滿地可去,所費也不過三四千港元。

20.jpg

來到加拿大後,在滿地可又輾轉再搬去多倫多,又要把那十個大紙箱原封不動的搬過去。

到了多倫多,正式安定下來後,東西才逐漸多起來。佳很快開始上班,留守家中的我則每天到散貨場 Home Sense 裏跑,找些質素不差又價錢相宜的日用品和裝飾,還有就是些小型家電;在香港賣傢俬得來的錢,正好花回在這些東西上;幸好,租來的地方本身就有些傢俱,又省下了買傢俬的錢。

衣著方面則主要是要添冬衣,主要也是趁附近的百貨公司減價,或者去 Outlet Mall 碰碰運氣。這裏的公司減起價來也真的很誇張,就算是名牌衣服一兩折也是常見的事。我們這些不太挑牌子的,不用太多錢已能購買好些質量不錯的衣服。只是有時實在便宜得像 Singlish 的名句:「Don’t Buy Also Cannot」,不知不覺地也是買多了而不自知。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兩年多過後竟又要搬回滿地可。這些年買的東西都是生活所需,但可也不少。查過搬運費連存倉的價錢,竟然跟由香港搬來加拿大的運費差不多!結果我們也就「故技重施」,把大部份的傢俱和可以輕易再買回的東西都一一賣掉,只餘下衣物和一些電器,找人僱了輛小貨車運回去,我們才再起程搬家。

屈指一算,這竟是我們一起快九年的的第十個家,怪不得已經解鎖這種節約的搬家技能。

_105192255_e26b56ad-6f69-4f85-b613-78ef890d4f88.jpg

早前看了 Netfilx Marie Kondo 的「斷捨離」節目。說來也真是巧,隨便選了一集來看,主人翁居然是一對年青同志作家情侶。二人對著家中雜物未能以下定決心,Marie 就說試試拿起每一件東西看看,是否能夠 ”Spark Joy”,即引起您快樂的感覺之物,才把它們保留下來。

大概不知下次搬家又是何時,間中也須先「斷捨離」才能準備好下次搬家吧?於是,上周末我們也試試看這種方法。衣服是捐走了一些,心情卻也是有點起落。每次拿起衣服,都不禁回想過去的這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經歷。好像把腦海中的婚後生活重現了一遍又一遍,也真是精采萬分。

完成收拾後,走進衣櫃時心的確寬了。雖然東西不在,但美好的記憶卻是丟不掉的。

無論去到何地,我都永遠愛你。

C70BC629-390D-4B59-B40E-FCA74963D50A.png

【食、做、瞓】/ Guy

5D1E8D58-EA4A-40BB-A9A9-17AA66A5AEEA.jpg

兜兜轉轉,又回到滿地可生活。

回想第一次來Québec省,是為了學法語。那時還在Calgary上大學,覺得既然是加拿大人,而加拿大是英法雙語國家,學會法語肯定有優勢。當發現了聯邦政府有資助學法語,就立即報名。不但學費,還有六個星期食宿都包了,我只要自付機票,實在是”Don’t go also cannot”. 還連續讀了兩個夏天。

第一次在Québec City,住YWCA。那時的我,短髮,中等身材,曬得黑黑的,加上紅色的頭巾,青春無敵。在Canteen裡聊天的女士們看見我路過,對我指指點點,給我發現了。於是上前問個究竟。原來她們想知道我是什麼國家的人。我讓她們猜,但六個人,居然沒有人猜得中!除了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人,愛斯基摩人,印地安人,還有最讓我詫異的墨西哥人!OK,我不像中國人。

第二次在Montréal。這一次更自由,除了住免費大學宿舍,飲食方面,政府就給了我幾百元,讓我自己安排。於是,除了食,我當然會去飲。去哪裡?Montréal Gay Village! 就這樣,我遇上了我的第一春。老實說,當時沒有想到若干年後,會和我的第二春回來此地。

離開了Montréal大概11年,期間雖然住在香港,但因工作關係經常去東京,星加坡,上海和北京。泰國,台灣,馬來西亞和越南也去過遊玩。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把這些地方和Montréal相比。離開了,我放得下。有緣的話,就會再回來。

果然是有緣。

想起來我真的很幸福。不但第一春仍然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和第二春也很合得來。最近第二春生日了,第一春還盛宴招待,他的現任和另外一個陳年好友也一起慶祝,飲飽食醉。

回來不久,很快就認識了新朋友,我們去他們家Potluck,他們來我們家Potluck。在外面找不到的美食,就自己做。上星期去舊同事家吃火鍋,由五點半吃小食到凌晨一時吃甜品,四個人都是快活不知時日過。

有人說,加拿大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食、做、瞓。

其實哪裡都一樣。至於是否食得痛快,做得開心和瞓得安樂,就要靠自己了。

【最好的接納就是理解吧?】

IMG_4575.JPG

本頁之前分享過以下一篇有關亞洲食物的小故事:
https://nextshark.com/asian-food-bully-teacher-helps/

有位網友小時候在加國上學時,因為帶去的便當被認為實在「太怪了」被白人同學欺負;後來亞裔老師發現了這孩子的便當「變正常」得悉事件後,出手帶了一堆亞洲美食與師生們分享,把這些矛盾都一一以美食化解,實在頗為暖心。

不過,現在多倫多已經是個「美食天堂」。因為多倫多居民一半以上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大家各自從家鄉帶來了祖國的美食。每年夏天(有機會再解釋為何主要在夏天)各區的街區節或民俗節都此起彼落,雖說主要推廣的是文化,但主要都離不開一個「吃」字。

IMG_4569.JPG

在多倫多, Greektown, Toronto 都會舉辦 Taste of the Danforth; Distillery District 和 Toronto waterfront(湖濱區)舉行盛大的伊朗節 Tirgan;在機場附近 Mississauga, Ontario 密西沙加則舉辦 Japan Festival;華人文化的節目則更多,包括唐人超市 T&T Supermarket 大統華超級市場 主辦的 湖濱大統華夜市 等等,總之就是吃貨的超級天堂。

多倫多的酒樓、中式餐館、居酒屋、拉麵、韓燒等不但大行其道,甚至在滿地可的商業大街 Rue St-catherine Centre Ville Montreal  西面的亞洲食店都是大排長龍,隊伍中泰半都是白人。

如果現在有白人還認為亞洲食物「怪怪的」,可能要帶他們「出城」見識一次,理解一下,那麼偏見就可以解決吧?

 

IMG_4947.JPG

加拿大青年串連集結 聲援台灣婚姻平權

為力挺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加拿大一群年輕人今天特別選在全加第一個舉行同志婚禮的教堂前集結串連,高呼口號「婚姻平權、基本人權」。

發起這項聲援行動的海外台灣青年邱奕豪表示,全球各地最近都有海外台灣年輕人發起串連支持台灣婚姻平權的行動,因此他特別站出來、號召加拿大本地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一起聲援正走在歷史關鍵時刻的台灣,希望台灣能夠順利成為全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邱奕豪說,加拿大過去一度曾為同志婚姻訂定「專法」,但後來發現無法照顧到所有人的權利,在最高法院判定專法違憲後,才在2005年通過性別中立的「民事婚姻法案」。這對台灣來說,相當值得借鏡,不要耗費資源去修專法,而應直接走民法修法的道路。

參與今天在多倫多舉行的聲援台灣婚姻平權行動的人士大約20、30人,有在海外定居的台灣人、香港人、也有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士。他們特別選在多倫多大都會社區教堂前呼口號、合影留念,這座教堂在2003年舉辦了全加拿大第一場同志婚禮。教堂方面也預定在1月間,邀請相關人士在聚會中分享台灣當前爭取婚姻平權的經驗。

在多倫多大學攻讀政治系博士的錢宜群表示,台灣是民主進步包容多元的國家,她身為異性戀者,認為民法修法並不會影響一般人,卻可以影響當事人身邊的朋友和下一代,所以她也特別站出來,與大家一起集結。

來自香港、5年前在加拿大溫哥華結婚的同志伴侶林國賢和何永佳,也到場參與這項聲援行動。為了爭取同志平權,他們成立了影像媒體組織「原色人」,並且拍攝了亞洲地區第一部探討同志婚姻的紀錄片,內容更訪問了20年前在台灣舉辦首場同志婚禮的許佑生等人。

林國賢和何永佳同聲表示,加拿大是全球第3個接受同志婚姻的?國家,他們在這裡生活得很自在,希望台灣的同志也能一樣享受到這樣平等的權利、「不是特別的」待遇。

而談到加拿大目前的同志地位,錢宜群說,根據她的觀察,加拿大社會中,多多少少還是對同志有「污名化」的現象。可見「立法」只是第一步,要解決社會歧見,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

林國賢和何永佳則表示,他們的下一步目標,就是努力改變加拿大華人社會對同志的態度,希望能夠讓普遍態度偏向保守的華裔接受婚姻平權。1051212

(中央社)

點解我鍾意你?「基夫攞我命」!

13903312_865658406901390_637624384323160630_n.jpg

小時候聽過一首輕鬆的情歌,歌詞灰諧滑稽,叫作《點解我鍾意你?》。這首歌應該是由英文歌改編,然後填上廣東歌詞。Henry有時會問我:「點解咁鍾意你呢?」我當時沒有答案,卻想起了這首歌,還在Youtube找到了原唱者的版本,便讓Henry聽一聽。他十分喜歡,於是我倆更在結婚一周年的酒會裡獻醜,嘉賓們也開懷地笑了。

香港粵語流行曲的填詞技巧和風格,由初期到現在的變化很大。廣東話音調複雜,要配合旋律而不至變了調甚至變成了另一個字的讀音,也是一門學問。

點解我鍾意你 因為你係靚
點解我鍾意你 幾乎攞我命……

我們這個節目的名字,也是從這首懷舊廣東流行曲裡的一句歌詞演變出來的。依著旋律唱這歌詞,「幾乎」變成了「肌膚」,也就讓我想起「基夫」了。

我倆從相識到現在,感情與日俱增,是有秘方嗎?

二人簡單卻充實的生活,就讓我們在這個節目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收聽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