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 Heart Breaker

在東京渋谷地鐵站口,Henry 帶我去看一頭狗的銅像。Hachiko「八ち公」的銅像比我們想象的小。下一次有機會,定要去上野國家科學博物館看它的標本。這一頭狗由兩歲開始,每天就在這火車站門口等候它已瘁死的主人回來,等了九年,終於也病逝街頭。狗的長情,把人也感動了。銅像和標本,都是爲了表揚它的忠心。相比之下,有些人就是「禽獸不如」地花心了。

「花心」可説是人的特性,見異思遷,人之常情。誰不想得到更好的?有的是對人花心,有的卻只對物花心。我自問是後者。有些人被誤會是花心,卻原來根本從未付出真心。本來就沒有心,所以就花不了。

Henry 的媽媽很長情,對人,也對物,尤其是食物。她常說,只有她媽媽做的潮州蠔烙最好吃。我想,其他的版本,只可以算是蠔餅,稱不上蠔烙。Henry在很多方面都得到媽媽的遺傳。雖然他也曾自認花心,他的心卻已被我打磨得光滑無暇,只要我小心不把它弄碎,相信也不會「花」了。

很久以前,我也曾經心碎。心,被別人弄「花」了,唯有「移情別戀」,企圖再換一個,總不能永遠保留著一顆破碎的心。因爲是被動式,所以不合格,不能視爲「花心」。
就像我和Henry 都喜歡的歌曲《情人路》裏所建議的:

請放心,更休傷心,在愛的路途繼續行。
請愛惜完美的一顆愛心,等待情人將真心印。

事先聲明,倘若我先走,Henry 另尋續絃對象,不算「花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