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 Sharing the bed

上星期客串拍電影時,和主角相相赤裸著上身,躺在床上。雖然不用全裸,但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上床,還真的是第一次。與陌生人同床這動作,老實說卻不是第一次,那是當年年少衝動時所做的其中一個。

小時候家境一般,在政府公共屋村居住,當然沒有自己的房間,但一向都是自己一張床。記憶中也沒有參加過學校舉辦的露營或宿營,所以很少有所和別人同床的機會。

睡覺,這個不是一般人能隨時隨地都可以實行的「活動」,雖說是享受,卻也是人最脆弱的時候。有人在睡覺時遇上火災,從此長眠不醒。也有人在睡覺時遭殺害,這亦不是莎士比亞話劇裡獨有的橋段。簡言之,一個人睡著了,自衛能力已幾乎失去,不論天災人禍,也難以逃避。所以,很多所謂「一夜情」其實不會維持一整夜,雲雨過後便離開,回到自己家裡安全的被窩兒裡才睡。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二人同床共枕,除了代表了互相的信任,也確認了兩人非常親密的關係。雖然同居在現代社會裡已很普遍,但要名正言順地「同床」,還是要結婚。

我和 Henry 認識不到一年便「閃婚」了,這是我提出的。這麼火速結婚,原因有好幾個。其中一個可能別人一時不會想到的,就是我要他以後每晚都睡在我的枕邊。

最初的時候,我發覺他睡著時還是緊鎖雙眉,於是我用手按摩著他的眉頭,把它們放鬆了。可惜,不到一分鐘眉又皺起來。可想而知,那時他帶著很多憂慮入睡。 我不知道是新生活裡的哪一部份的影響,也沒有留意是在婚前或是婚後起的變化,但我發現,他現在睡著時,眉頭已再沒有皺著了。

可能, 他在夢中也會唱著:「眉頭今天不再猛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