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 True Love

若要我把過去曾經意外受傷的記錄寫下來,一時間也真不知道有多少次。小時候已頗好動,居然也曾是足球小將。印象比較深的一次受傷,就是在足場上『磨薑』。右腳的拇指甲都幾乎磨掉,流血不多,卻痛苦難當。已不記得當時如何處理,但小孩子受傷很快便復原,過不了幾天又蹦蹦跳跳地去球場玩耍了。我雖沒有真正與人打架的經歷,但在學校裏也上過武術班。有一次把腳背踢在對手的手肘上,下場可想而知。

成年後沒有印象曾受過比較嚴重的外傷,倒是有在醫院裏被開刀補耳膜的經驗。好朋友來接我出院後就直接去茶樓吃點心。盲腸幾年前也割了,可是『微創』手術幾乎不留痕跡,手術第二天還自己坐小巴離開醫院,去茶餐廳吃了午飯才走路回家。

不可以說是身經百戰,但也算是經驗豐富。

上一個周末膝蓋下部意外地割破了,去醫院縫了三針。這次因爲意外受了外傷而要縫針連接傷口,卻是我的第一次。

記得意外發生後,我站著時自己也看不到傷口,更還能走動,所以除了感覺到受傷處的一點痛楚,並沒有其他反應。Henry 的反應就不一樣了。

緊張的情緒明顯地表現在他的臉上。幾乎專業地把我的傷口包紮後,也立時把我當作傷殘人士,一步一攙扶。其實我走路時並沒有太大的痛楚,只是怕觸動傷口會流血,所以走小心一點而已。

由到達醫院,直至離開醫院,他一直說自己處理不夠好。我呢,看著他那份緊張勁兒,心裏反而有點甜絲絲。

患難見真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