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也是一種愛

(為方便中文讀者,我一時技癢把原稿翻成中文版。)

作為兒子,Henry很高興擁有這樣一個「酷媽」Ada。

受著好奇的目光,坐在位於中環一家頗受歡迎的同性戀酒吧內,這位媽媽和Henry的朋友一起慶祝兒子的生日。

這是三月底一個沁涼的夜晚,十時左右酒吧還不是很嘈吵,DJ打碟播出的還不是節奏強烈的舞曲。除了這位特別的來賓,來客中絕大部份都是男人,半數以上是外國人。

雖然Ada不是第一個來這裏與友暢飲的女性,但以近七十歲之齡走進這類酒吧,這種情景看來還是少之又少。

Ada雖然一頭灰髮,但看上去絕不像這年紀。平時不常喝酒的她,在侍應介紹下還是爽快點了啤酒。侍應隨後送來了一杯特大的啤酒歡迎這位客人。她在相對男廁顯得極小,僅得一格的女洗手間門口等待時,路過的男女客人都向她投以異樣的目光,令她被望得有點不好意思。(譯注:根據受訪者原意稍作修改)

談到那晚在同志酒吧的不尋常經歷,兒子Henry和丈夫Guy笑個不停,三個人興奮地談著當晚的事情。

Henry形容Ada是個非傳統的母親。Henry的父親在中學時代過世,但母親沒有改嫁,一手帶大自己和幼妹。平淡的日子在一晚的餐桌上被打破--妹妹對母親說Henry是同志。她除了把哥哥告訴自己的秘密抖出,還在這家庭裏投下這個重量級炸彈。

當時年僅十九歲的Henry拿著碗筷嚇得說不出話來,但預期大吵大鬧的家變場面,卻被母親一句說話變得反高潮:「我知。」

如是者,飯照吃,一切如常。

但其實母親只是「扮嘢」,不知道兒子是同志的真正意思。她後來在電視看到關於男人之間的愛情,才知道這種「兄弟」關係的真正意思。

「我一直在想,為何我的兒子會這樣。」她說。她間中也會問兒子:「不如找個女人結婚吧?我很希望你有個妻子、生兒育女。」

兒子總是這樣回答:「我真的不可能愛上一個女人。就算結了婚也會害了她。」

兩人這種對話重複地經過了很多年。

「我知道母親擔心我被親戚及朋友們看不起,她也很怕我老了沒有孩子照顧,她更擔心我將來的路難行,會被取笑,會惹到病。」Henry在和丈夫合寫的博客《基緣巧合》裏這樣落筆。

但母親的憂慮在兒子認識Guy之後便煙消雲散。

Ada感到兒子明顯地變快樂了,就算兒子兀自坐著也看到他自然而露出的笑容。這位疼惜兒子的母親自然知道Henry正沐浴愛河中。

「只要我兒子高興就好,」她說。

Ada一次打電話給兒子談天,當時Henry正和Guy正在糖水舖吃甜品。「我媽媽想和你談!」Henry順從母親的要求求,把手機遞給Guy。「很謝你對我兒子那麼好,又照顧他,」這是母親的開場白。

因此Ada多了一個兒子,他還會為她做飯、出遊,還有談天說笑話。她對《中國日報》的記者如是說。「我喜歡這個男人,他比以前的成熟、年長。」

Henry和Guy相識僅十個月便在加拿大結婚。「我們能夠真正建立家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Henry媽媽接受我們。」Guy被問到為何有結婚的決定。「結婚不單只是一段關係,也需要父母和家人的祝褔。」Henry補充。

在二人結婚後,母親處理兒子性向身份也有著明顯的轉變。她開始告訴親友們兒子結婚的消息。Henry聞言問Ada,「姑姐會被嚇壞嗎?」Ada回答說:「她也說沒關係,」

(刊於中國日報亞太版,2012年4月20日)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