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定半裸?

Guy-Henry2-sized

Guy:

幾年前國内流行的所謂「裸婚」,若和同居相比,其實分別只在婚書一紙。不買房子,不買車,不買鑽戒,不設婚宴,不度蜜月,最大的消費,就是用來登記結婚的費用。只需花9塊人民幣,便可成爲合法夫妻。小登科本是人生大事,卻忽然變成生活小插曲,實在令人嘆息。

想不到「裸婚」居然還可以再分類,有「全裸」,也有「半裸」。根據網上的定義,我和Henry原來是「半裸」成婚的。那就是除了沒有車,沒有房子,其他的都有了。但不管是「全裸」或是「半裸」,總是讓人感到缺乏了什麽似的,不太正面。

有同事曾經對我說,他在婚前若没有能力買房子,女友的母親就不會讓女兒嫁給他。明顯地,對這個母親來說,房子比愛更重要。這個同事也真的買了房子才結婚。我也知道,他娶了一個「無飯」太太,她自己不下厨,家裏的厨房也不許丈夫「弄髒」。於是,要在自己家裏吃一顿飯已無望,幾乎一日三餐都是快餐。說是成家立室了,却不見他得到甚麼家庭温暖。

所謂貧賤夫妻百事哀,有情飲水飽的日子不能長久。要結婚,就算没有買房子的能力,當然也應該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保持著穩定舒適的生活水平,才不會為柴米油鹽等瑣事而煩惱,甚至發生矛盾或衝突。這就像演員文章在電視劇《裸婚時代》裏所說的「細節打敗了愛情」。我固然同意兩個人若結爲終身伴侶,是應該要同甘共苦。但内心深處,我卻只想讓他與我同甘,不想要他與我共苦。

我們一同創立的家,不是身外的豪宅,卻是心内的樂園。事在人爲,有房子不一定是有家,要有家也不一定要買房子。

Henry:

金融風暴後才投入社會,進入傳媒工作的我,習慣了持續的逆境,長年的拮据,早已打消買樓念頭,「裸婚」是命定的。

不過,若遇上真愛,裸婚與否其實我絕不介意。反而最重要的,是對方是否有互相扶持終生的承擔和勇氣,那我為他付出所有,也就無怨無悔的滿足。

台灣專欄作家吳淡如這樣提醒戀人:「若幸福是陽光,當你面向它時,別忘了它也造就你身後的陰影。」張愛玲也說過,生活像爬滿了蝨子的華服,而且生活條件愈差,蝨子愈多。

如何處理這些蝨子,最能考驗一個人是否自己真正的終身伴侶。新婚的人雖說過要同甘共苦之類的誓詞,但真正面對逆境時,卻往往失去包容的量度而剩下埋怨,很快就走不下去。

我很幸運能遇上佳,因為他真心要與我同甘共苦。但我以前也遇過,像那韓國礦泉水廣告中,窮得只剩愛情的男人。我一直盲目地為那個男人付出,卻換來萬分痛苦,負債累累。幸而最後我醒覺到,愛,應是為對方付出而快樂滿足,是為了讓對方有更好的發展,一起前進的生活方式才叫「愛」。

只給予對方痛苦,停留在口頭上的愛,並不是真愛。

猩猩天生有互相捉蝨的習慣。看見他們互相在對方一身毛髮中揀出蝨子,還津津有味地吃掉,我竟覺得有種莫名的幸福。

婚姻的幸福,就是這種簡單。

本文同時載於:

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http://thehousenews.com/author/%E5%A0%B4%E5%A4%96%E5%B7%B2%E5%A9%9A%E6%BC%A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