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的意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異路同途》包含了Guy想表達的多重意思:Same Way,可以是同一路途、同一方法和同一狀況的意思。

Guy:

父母替兒女起的名字,不少都有特別意義。有時代表一份祝福,有時代表父母對子女的某種期望。也有一些名字是與孩子出生的時間、地點或情況有關。

我們現在沒有小孩子,卻有一部由我們的婚姻而衍生的電影:《異路同途》。這是我為這部紀錄片起的名字。英語翻譯成”Different Path, Same Way”。我比較喜歡英文的版本,因為Way這個字確實包含了我想表達的多重意思:Same Way,可以是同一路途、同一方法和同一狀況的意思。

一直以來,同志走在愛的路途上總比一般人更為艱辛。雖然歷史上也曾經有過一些獨特的年代或國度,讓同性戀愛受到尊重,但隨著時代改變和政權的更換,同性戀愛的「合法性」也十分反覆。一朝天子豈只一朝臣,還有不同的法例左右同志可以要走的路。

「愛不分性別!」這是同性戀愛支持者常說的話。只要有機會認識和感受那份愛,這其實是一個很容易就得到的結論。愛,當然有很多種和層次,但愛的感覺是不能用性別來分類。比如對父母的愛,也不會因爲他們的性別而有所差異,應該對兩個都是同樣地愛。有人會說,我愛我的爸/媽更多。 這固然有可能,但那是因為其他原因,和性別無關。

日前接受雜誌訪問,記者已婚,婚前他已和太太生活在一起。當他問到我們婚前和婚後的生活有何不同,我的答案跟他的個人經驗、感受都差不多。這就是「異路同途」。

Henry:

早前出席TEDxKowloon的致謝宴,與贊助商傾談時我以「老公」稱呼Guy,對方好奇地問那我是不是「老婆」?

答案當然是不。我們是對夫夫,沒有妻。

在異性戀者主導下的父系社會,人們往往對妻冠夫姓視為理所當然。就算是女婿改姓入贅,婚姻關係好像還是有種從屬意義。作為同性伴侶,是否又要跟隨這種充滿歧視的做法?

見過不少異性戀的傳統被同性戀群體內化,例如與同性伴侶拍結婚照,不論男男或女女,總是會扮成一對新郎與新娘──好端端的一個男人,只是愛上同性,並非將自己看成女人,何必去扮新娘惹人側目,加強外界對同志等於女人形的刻板印象?

所以,我們並沒有像張學友的情歌般,把那種《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的浪漫應用在我們的關係上。各位讀者,無論你是異性戀或同性戀,或許也可以想想自己是否需要跟隨這種向男性傾斜的傳統。

將來我倆若生孩子,孩子跟誰的姓可能是個問題。或許,我們可以效法電視劇《兩個爸爸》,因為兩個爸爸分別姓唐和姓溫,女兒就叫「唐溫蒂」,孩子其實也可以兼取我倆的姓氏作為名字,那樣應會較公平吧。

HN12-02

台灣電視劇《兩個爸爸》兩位父親兼取二人姓氏作為女兒的名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