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相吸

hn0122-00

其實性取向與頭髮、眼睛和皮膚一樣,儘管形形色色,卻都是與生俱來的。

我的高中生涯在加拿大卡城度過。除了第一個學期要念新移民英語課,其他科目都是一般高中課程。印象比較深刻的都是理科,尤其是理科的老師。生物課的日裔老師是催眠高手,他那平穩而低沉的聲音,不消十分鐘已把同學們帶進恍惚狀態。那負責化學課的來自歐洲,但英語不是其母語,所以口音有點滑稽。最記得還是教物理課的那位,外型有點像George Clooney,帶著銀絲眼鏡,斯文有禮。那時我還沒有認真去理解自己的性取向,但?心已知道自己被他的男性魅力吸引著。

生物、化學和物理,其實都和性方面的吸引力有密切的關係。當與心儀的人見面時,那獨特感覺和反應,都只是生理上、化學上和物理上的作用。首先是視覺,然後可能是聽覺和味覺都因接收到訊息而有所反應。俊俏的外型,開朗的笑聲,還有那含蓄男人味,雖然可能不及女兒香,但對男同志來?就已是「味」力十足!於是引起身體的化學作用,以致心跳加速。而同志具有的另類磁場也讓他們作另類反應,自然地同性相吸!

國外有人試圖把「攣」人拗「直」,還用電擊懲罰一切生理反應,難道就是想把人的磁場改變? 更有調查報告顯示,這「療程」能導致精神病和自殺傾向。我認為用這樣的方法去改變一個人的生理反應,和染髮一樣,只能短暫地改變表面。在1976年,Michael Bussee和另外四個男人共同創辦了一個提供「拗直」療程的組織,卻在1979年和其中一個共同創辦人雙雙退出,並宣誓終生廝守,成為圈內有名的一對ex-ex-gay戀人!

其實性取向與頭髮、眼睛和皮膚一樣,儘管形形色色,卻都是與生俱來的。現代科技固然可以將身體外表改變,但也必須當事人自願,勉強真的是沒有幸福。性向自由,和其他方面的自由一樣重要。

hn0122-01

專欄作家Amy Dickinson向來信求救把子女「拗直」的家長放話:不如你明天便變成「基」,示範給兒子看看。

Henry:

有個朋友曾問我,何時開始「變成」同性戀?我只記得在高中時代,和隔鄰的男同學比鄰而坐時,兩人前臂貼著前臂,那種若有若無的肌膚之親,竟然令我有種快感,但憑著當年中學少得可悲的性教育知識,我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升讀大學後,憑著網上零碎的資料,我才勉強拼湊出,自己喜歡男性的事實。

與其說我是何時「變成」同性戀,倒不如說我何時「發現」自己有同性愛的傾向。從前在同志網上討論區出道的年輕人,一般都是十三、四歲,剛好踏入青春期。一旦有性的覺醒,對哪種性別的人才會興起性衝動,是最自然不過的事。因此不少同志也在這時,發現並認清自己的性取向。這其實與異性戀男孩,喜歡女孩子一樣,只是我們剛好喜歡的,是相同性別的人罷了。另一與異性戀者相同的是,吸引同志眼光的也有很多款,「高富帥」未必人人愛,陽剛男人以外,還有書生斯文型、可愛陽光男、花美男,瘦削的、壯碩的、豐滿的,各種民族膚色的,人人也有各自的喜好。

我比較幸運,讀大學剛好唸生物,那時已有研究表明,有影響人喜歡相同性別的遺傳基因存在;同時我又遇上一個願意聆聽我感情煩惱,接納我性傾向的輔導員,給我很多有用的情感支援和建議。客觀的科學根據,以及可靠的傾訴對象,讓我的同志路並不孤單,能夠健康快樂地成長。十多年過去,還有好些人在執拗同性戀不是天生,還可以「改回來」。若真的可以改變,為何還有這麼多人是異性戀,但又有同性戀族群的存在呢?

hn0122-02

還有好些人在執拗同性戀不是天生,還可以「改回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