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婚與徵婚

HK19-01
Guy:

現今要結婚,已不需三書六禮,更未必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必須有證婚人。這人生大事,若是沒有人見證,似乎欠缺了什麽,有私訂終身的感覺,法律上也不達到要求。

過去幾年來,到外國去結婚的同志伴侶越來越多。在其他國家我不知道會如何安排,但在加拿大,若有需要,是會提供證婚人的。相信任何人都會覺得,讓兩個陌生人來見證自己的婚姻有點彆扭,但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雖然美中不足,也算是一個妥善的安排。為我和Henry證婚的,都是多年老友。他們一男一女,代表一個「好」的開始。

想不到三年後,我們也為好友作證婚人。最讓人高興的,是我們四人的領帶,雖然款色有別,料子卻不謀而合地一樣!那一行一行的鮮豔色彩,組成了繽紛燦爛的彩虹!

當晚婚宴喜氣洋洋,還安排了新郎拋繡球,帶來了久違的傳統及歡愉。

不過,人總有悲歡離合。最近內地有一「同妻」,與同志丈夫離婚後,穿著婚紗在街上徵婚。我想除了「同妻」,也有「同夫」。這些不同性傾向的男男女女,受不了各種壓力,把自己的終生幸福犧牲了,換來家人片刻的快樂。那些證婚人又怎會知道,他們當時見證的,不是幸福的來臨,而是悲劇的開始。

Henry:

和Guy結婚三年來,我們身邊的朋友,尤其是同志都陸續傳來結婚喜訊。我倆在慶賀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同時,也很高興自身經歷能承先啟後,令身邊人帶來改變。

上月底我們又出席了另一對同志的婚禮。最特別的是,我們的身份是「家長」和「證婚人」。新郎K是個很傳統的男人,過大禮、接新「郎」等繁瑣的程序都跟足規矩做了。當晚是重頭戲:在上環某酒樓擺下酒席,以中式飲宴大宴親朋。

貴賓廳中擺放了九圍酒席,過百好友和舊同事陸續到達,比我想像中更熱鬧。看到新人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們連聲道賀合照。我們的彩虹領帶剛好配襯上新人的彩虹煲呔,四人更添了莫名的聯繫。

席間主持開始儀式,新人的誓言充滿愛意不在話下,雖然不是法定儀式,但對伴侶的畢生承諾已令人感動。我想起三年前,在加拿大背山面海的好天氣,對著Guy說出「我願意」那一刻。此時此景,看到眼前一對新人結合,特別令人感動,我真是笑得合不攏嘴。

我們見證宣誓儀式之餘,還需簡短準備三分鐘的演說。Guy簡短演說過後,我竟有點語塞,準備好的漂亮詞藻都用不上,只是簡單地祝福在場的所有人:「希望這婚宴只是個起點,在場的朋友不論性向,都能與心愛的人成婚。」

整晚唯一的缺憾是新郎的家人不在場。我概嘆,直到何時同志的家人才能越過對性向的歧見,付出無私的愛祝福自己的子女?但願我們這「家長」不用再一直當下去。

P.S. 婚宴當日是7月26日晚上,在我們穿起禮服的當兒,卻傳來主場倒閉的消息。心情雖然受到平台結束的影響,但見證一段婚姻開始的喜悅,發現眼前人和事多麼的寶貴,都要好好珍惜。

喜歡此文章,請按以下連結返回 主場新聞博客群 畀like,及繼續瀏覽其他文章:http://goo.gl/WOjh1J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