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分

由於外圍發表園地的歸屬問題,我們決定重啟這博客。不便之處,請諒。

Guy:

科技資訊發達,對現代人的生活自然有一定的影響。聖誕新年期間,也不再在郵箱裏收到任何聖誕卡,人人都一般用電子信息去說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方便經濟。除了手機短信變成日常的溝通方法,通過網絡視頻的長途戀愛也越來越常見。在電影《戀10,000公里的愛》裡的男女關係,也就是經典的例子。

回想我過去的戀情,幾乎每一段都是由長途開始。最初當然還沒有WhatsApp,更沒有Skype,維繫一段長途感情,唯有用電話。相信過來人到記得那昂貴的電話費,換來的對話卻大多圍繞著差不多的話題。「你在做什麼?」,「我很想念你!」或者是「你想念我嗎?」的傻話。情話綿綿,相思不盡。關係發展得順利的話,一方就遷移到另一方,關係從此不再長途。倘若關係發展得不好,就像電影裡的情節,長途關係也一樣終結。

個人經驗告訴我,長途戀愛是怎樣也不會,不應,更不能永久。所以我終於決定,我的真命天子一定不會遠在天邊,而是近在眼前。鄧麗君唱得直接:「不要什麼諾言,只要天天在一起」。長途戀愛,一般也有蜜月階段。蜜月過後,猜疑、妒忌、不忠、謊言等一切負面東西都乘虛而入,導致電影中男主角一步一步的把七年的親密關係拉遠,更高的資訊科技也幫不了忙。

所以我自從和Henry在一起,到現在為止,從來沒有和他分開多過一個星期。畢竟相聚的時間,是不會越來越多的。我要好好珍惜。

每逢佳節倍思親。每個節日裏,有最親的人在身邊一起度過就足夠,我不需要其他禮物。

10000KM劇照

Henry:

我倆雖已婚三年多,但少見一刻,仍是會立即便開始掛念著對方。每天早上,我若比Guy遲出門,看著空洞的家,就已經開始感到不捨。按照Guy的說法,我們還是處於「見少一分鐘也不行」的熱戀期,才會如此難捨難離。「每逢佳節倍思親」,尤其是與親友同歡的聖誔及新年佳節,若我們這時候還是「天各一方」的話,這種空洞和落寞真的會令人抓狂。

愛一個人的化學作用,是兩個人在相處時才會發生的。他的笑聲、他的體溫、他的味道,若不在現場,就發法感受得到。感情基礎稍遜的朋友,少見了也會疏遠;伴侶少見了,儘管基礎有多深,時間也會慢慢磨蝕兩人之間的關係。就算我們利用現代網絡科技「看」到對方,但那只是模糊斷續的畫面和聲音而已,身體的不在場難以用科技來填補。其餘的大部份時間,究竟愛侶在做甚麼?是否掛念著自己?還是已經另有新歡?當掛念變成猜忌,關係也會隨著距離出現斷層。

李清照《一剪梅》把這種思念描述得很好:「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在通訊更不發達的古代,伴侶之間數月甚至數年沒有音訊是平常的事。古人的情義或許比現代人更簡潔更細水長流,能夠容忍長時間的分離考驗,但這也是建基於深厚感情基礎才得成事。若伴侶像小說《活著》的福貴,吊兒郎當的人,忽然「被消失」當兵數年再回家,了無音信之後,卻又忽爾出現,若我是他的妻子,也不知是否真的還要開門迎接呢。

原載於:基緣巧合已婚漢facebook

愛對方的話,是一刻都不願分離的。
愛對方的話,是一刻都不願分離的。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Add your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