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三)Guy:我不是一舉成名,卻是一舉成婚!

163654_476835207881_3715884_n 622355_10151554992292882_2087251290_o

我不是一舉成名,卻是一舉成婚!

喝酒舉杯,本來是一個為了慶祝某個特別的日子或聚會的指定動作,但一般都是舉向相識的人。我在酒吧向一個陌生人舉杯,應該不是第一次,卻肯定是對我生命影響最大的一次。真是一個小動作,換來一個大歡樂。

說起指定動作,很快便想起“見家長”。這是一對戀人,戀情發展成熟後,在需要家人的認可和支持時,特別安排的一個指定動作。而我倆見家長的過程,也和相識的過程一樣充滿戲劇性。

記得當晚二人正在如常拍拖,除了心裏感覺甜蜜,口裡也同時嚐著甜品。就在甜上加甜之際,Henry的手機響了,原來是他的母親大人Ada的來電。從Henry口中,我知道他和母親的感情很好,二人相依為命多年,母慈子孝。 Henry和她談了一會之後,突然把手機遞過來,說媽咪要跟我說話!我本也打算相約Ada一起吃晚飯,完成這個指定動作。誰料她比我更著急!她肯定是留意到兒子近期的正面改變,然後從Henry那邊知道我的存在,於是一心想早日認識和了解我這位疑似真名天子的偷心者。

「喂!伯母妳好!」我一時有點驚惶失措,沒有預料到見家長前會先有個Phone Interview. 她那邊的聲音平穩,帶著誠懇的語氣,一開口就說:「多謝你對我的兒子那麼好!」她還說希望我會日後好好照顧Henry, 幾乎像托孤一樣。我當時立即向她承諾,我們會好好互相照顧。到氣氛慢慢輕鬆起來,我便約她吃晚飯,她也爽快地答應了。

我深深明白,”There is no second chance to give a first impression”。聽說Ada喜歡吃魚生,於是安排在銅鑼灣一家比較像樣的壽司專門店聚餐。其他的不用說,相信她還記得那些從日本空運過來的刺身。當然,我當晚的表現也沒有讓刺身比下去,讓她老懷安慰。當晚,Ada不要我叫她伯母,要叫她媽咪!我也就突然多了一個媽媽。

Henry見家長的過程雖然沒有我那麼官方,但想來卻更有難度。因為他要見的家長,不是我父母,卻是我在香港的一群家人。
當時也是中秋,那時我倆認識了只不過一個多月。剛好我的外甥女婿在公司的會所安排了一個燒烤會,我就藉著這個機會,讓Henry一次過和我的家人見面。其實我對Henry和自己的感覺是充滿自信的,否則也不會讓他過這一關了。果然,Henry當晚就像和我家的男女老幼都已認識很久一樣地相處,大方不怯場。還記得我那最年長的外甥女,在Henry去幫忙拿食物時笑著跟我說:「佳舅父,這個不錯呀!」我便喜形於色地回應:「是嗎?想不到他和你們這麼快就混熟了!」
從此,我們每年在中秋都會用魔術,把月餅裡的鹹蛋黃變成甜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