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六)Guy:提親

737991_10151169218747547_1774089212_o

中國傳統裡,好像沒有直接求婚這回事,最多找個人來提親。人說「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因而衍生了「媒人」這行業。男人為免因求婚不遂而下不了台,更怕因當眾被拒絕而難堪,找個代言人,神不知鬼不覺。若能如願,當然最好,那時再向親友宣布喜事也不遲。否則,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還有機會「再見亦是朋友」。

外國人古時也有類似的動作。直到現代,大部份成年人戀愛自由,婚姻也自由。於是提親這環節,便自己「搞掂」算了。在某些人的心中,求婚是利誘的一刻。最近不是有人在香港花了幾十萬去把求婚過程示眾嗎?可惜這樣的誇張求婚,把二人的浪漫「演」變成城市的新聞和茶餘飯後的話題。本來是一個 Proposal,現在卻像是一場戲。

說到 Marriage Proposal, 一般都是情到濃時,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Will you marry me?”。這是問對方是否願意,但不算是請求。我也是真真正正的向 Henry 提親(proposed)。

嚴格來說,並沒有「求」婚。

Henry 喜歡寫作,也曾經出版過小說。我相信旅遊增廣見聞,對寫作有幫助。於是自相識以後,一有機會便安排和他一起在亞洲旅遊,由澳門和台灣,到上海和東京,都玩得十分開心。我當然也知道,一起去旅行是對情侶一個相處的考驗。但這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卻把我倆的感情更鞏固了一些。於是靈機一觸,立心把他帶到加拿大去,好讓他感受一下加國的風情和自由。

在安排越洋到加國的過程中,我漸漸覺得這旅程是我們結合的機會,也可為我倆的將來鋪路。也不記得是2011年1月哪一個日子,我正在東京公幹。Henry 在沒有預告的情況下收到我這樣的一個短訊:「不如我們在加拿大結婚?」我就像在提議到哪個地方去吃晚餐一樣輕鬆,但他沒有立即回應。我在電話的另一端安靜地等著,心情不能說一點都不緊張。大約兩分鐘後,電話螢幕上便顯示出簡單的兩個字:「好呀!」我並沒有立即感受到那份幸福,好像所有都只是預料中事。

然後,那份難以形容的喜悅淹蓋了我。我和他要結婚了!心中的興奮,讓我在公司幾乎無法專心工作,只會一邊幻想著我們的婚禮,一邊不自覺地微笑。

在接受訪問時,Henry 總說我的「求」婚不夠浪漫。我卻認為無論求婚時有多浪漫,都只是瞬間的事。那麼,最浪漫的事又是什麼呢?那就是和他一起慢慢變老。

全文見《基緣巧合》Facebook fanpage:

d0039085_256257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