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七)Henry:願意和他一生一世嗎?

第三年的情人,我送Guy的有機菜花束。
第三年的情人節,我送Guy的有機菜花束。

由收到 Guy 的提親短訊到我回覆的五分鐘內,我在想甚麼?

其實在我和 Guy 在相識不久,兩人投言擲語間,不經意他就跟我討論過婚姻這題目。

我們各自都有過一段長久關係。Guy 和法裔男友一起十九年,我和前度則分分合合十一年,但皆未曾走到婚姻這一步:加拿大在他回流那年,才正式通過全國性的同性婚姻;香港則連性傾向平權保障也沒有,何來有機會研究同性之間的婚約?

在那時候的香港,婚姻對同志來說,還是個很遙遠的概念。

不過,事實上,我在上一段關係,踏入第九年關係穩定時,我曾提過不如辦一場派對,作為結婚的宣稱儀式,與朋友們慶祝一下,也算是一件美事。不過對方認為,既不能合法結婚,這樣做也沒有意義,結果一口便拒絕了我。

Guy 問我:「如果很愛一個人,兩人之間的感情也穩定,會否考慮結婚?」討論這種嚴肅的事,對我來說還真新鮮。

「會啊!」我找不到否定的理由。既然希望長久在一起,為何不給予對方一生一世的承諾?雖然這承諾對同志來說,還是很虛無的。

想不到,Guy 現在正式來給我「提親」了。

我獨個坐在書桌前,拿著手提電話,發呆了好一陣子。盯著白底黑字的短訊,我幻想著他「說」這話時的表情。那時他每兩個星期就要出國公幹數天,我們經常小別,但思念只令我們的關係更緊密,而且我們也經常傳短訊,談 Skype。但萬萬想不到,正用短訊談論加拿大之旅的安排時,他忽然傳來這一句。

作為編劇和小說作者,我也想像不了,這個I.T.人居然使用短訊來「談婚論嫁」。後來受訪時也提到,Guy 這樣做實在很不浪漫呀。尤其他總說是「順便」結婚。我也無需甚麼無謂排場,至少想著他是深情看著我握我的手,跟我說「願意和我結婚嗎?」已很足夠。

但短訊嘛……也是太過實事求是了。

在苦笑過後,我想了幾個問題:

1. 我願意和 Guy 一生一世走下去嗎?雖然相識才幾個月,但我們相遇的那一刻的瘋狂觸電感覺,至今仍是擦得「電光火石」啪啪響的。那種一拍即合的感覺,在可見將來都不會消失。

2. 我準備好簽這紙婚書,負起成家責任了嗎?早說了,我若愛一個人,是想給他這承諾的。看來我這個孩子氣的人,也是時候長大了。

3. Guy 是個可靠的人嗎?他勤勞、目標明確、說到做到、凡事為我著想。他心直口快,母親喜歡他,家人喜歡他,朋友喜歡他。綠燈全開。

4. 我可以全心全意地愛他嗎?是的,和他一起,我不需憂慮他不夠愛我,我這白羊座就能十二十四分地愛他。

5. 法律效力:我們是到加拿大去結婚,所以還是合法的婚姻關係!有了實際的法律效力,這張婚約也就能保障我們作為伴侶的權利。

「好啊!」是我的答案。

更多文章見《基緣巧合》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