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十三)Henry:情人的眼淚

ho-lam-1851

在主婚人宣布我們成婚的一刻,看著眼前泛著日光的青山綠水,我還是忍不住哭了。

記得我們飛往溫哥華的航班起飛時間很晚,臨近午夜。吃過晚飯後我會提前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還有兩三小時,我還在離境大堂趕電台廣播劇的劇本。

我身在機場,想到將要正式踏上結婚旅程,既是興奮更是緊張。這陣子的公私兩忙,竟是最好的鎮靜劑。當時很親蜜的朋友D,知道我首次如此遠行,或許想要人陪伴,熱情地送我和 Guy 一直到機場,直至進入禁區為止;朋友傳來短訊祝我旅程順利,大家的關愛,我都收到了。

本來只是二人同遊加拿大探親之旅,竟然就此順便結婚「親上加親」。這個「順便」把輕鬆的旅程滲進了一絲絲緊張。除了 Guy 預設好的每日行程,還有在港先要準備的禮服、選購婚戒,再到通知參與賓客等等,這些工夫準備了幾個月,這些心血結晶都放在我們的行李箱裏,拿起來還真的感到重甸甸的,就等婚禮到來的那一日。

在婚前,我見了 Guy 在溫哥華的家人和朋友。他們一開始就待我有如家人,讓我感到陣陣溫暖。和 Guy 的姐姐在她平靜舒適的家中閒話家常,和她們一起下廚、吃飯、玩Wii,過了一兩天簡簡單單的家庭生活。我不禁想像,將來和 Guy 擁有共同的家,會否也是此情此景?

加拿大的確是山明水秀,幅員廣大;比起香港的擠逼,這裏實在讓我呼吸到自由潔淨得多的空氣。人也友善得多;走在街上,隨便就能跟身邊人攀談,人與人的距離,隨時可以變得很近;協助我們籌畫婚禮的人,每個人都很周到、貼心,對我們的同性伴侶身份並無「特別」的對待。這些,都是我從未體驗過的。

我想,這種識見的「長大」,也就是結婚成家的意義之一吧。透過連日來的密集旅程,不但我和 Guy 的關係變得更緊密,我們的結婚旅程,在這種文化衝擊下,被賦予了多重意義。多得 Guy 讓我見多識廣了,這種心神激盪就更為強烈。

結婚當天,多得老天爺眷顧,一反昨日傾盤大雨的陰霾,抬頭只見晴空萬里。經過半天的忙碌,兩口子下午五時準時在海濱公園舉行簡單的儀式。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在陽光映照下閃著漁光;後面是雙方的親友,默默為我倆見證並送上祝福。

在主婚人唸唸有詞,把誓詞內容一一讀出時,我想,這就是公開的承諾,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你,林國賢,是否承諾向何永佳付出自己的愛
為伴侶的支援,和為了解的忍耐?
你又會否承諾與他平等分享,本來為你所得所享的生活所需,
尊重他的個人尊嚴,和不能外於他本人的個人權利?
還有確認從今以後,家居所有事務,
他都有權給予意見,也要聆聽他所想?

……

我願意。

……

既有各位見證,和我本人主持,
同時你們亦已交換戒指,那是你們對對方誓言的證明。
現按卑詩省政府授予我的權力,
我宣布你們已正式結下婚盟。
祝你們享受日後的生活,願望能夠實現,
內心感到平和幸福。
……

這不是隨口說說的,愛你一生一世。這是有法律效力,不是鬧著玩的長久承諾。想到這裏,我不禁激動起來。

「我是 Guy 的人了。」想到這裏,我就忍不住,不爭氣地傻傻的哭起來了。

「唔好喊啦!傻仔。」當時 Guy 原來有擁著我說了這句。我事後要回看紀錄片才記起呢。

(下周四待續)
跟進我們的臉書專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