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搬愈多身外物】/ Henry

人生經歷過無數次搬家。

隨著生活和愛好所需,像大多數人一樣,家中的東西一向都是愈積愈多的。只要看看每次搬家愈來愈多的箱子就知道了。

佳的個人物品向來都是極少的,少得在認識我之前,搬家時有多少東西,不用再點也已經一目了然的那種少,後來搬家時,卻變成多是屬於我的物品。有時候,他會取笑我是個”Junk Collector”:紀念品、收藏品、書和雜誌,還有就是我覺得「有參考價值」的紙張單紙和小冊子等等,很快已佔去箱子的一半以上。

唯一的「大減量」是從香港搬到加拿大的時候。所有(宜家)傢具都賣掉了,家品、書和 CD 等則分送給朋友與鄰居或轉售出去。剩下的東西不夠多,不值得租甚至分租貨櫃箱。最後,我們決定「化整為零」,像螞蟻搬家搬把這數十年的香港生活,都塞進十個大紙箱裏。離港前兩個星期,我們逐個箱以手推車送到附近的郵局,每個二三十公斤的以平郵寄到滿地可去,所費也不過三四千港元。

20.jpg

來到加拿大後,在滿地可又輾轉再搬去多倫多,又要把那十個大紙箱原封不動的搬過去。

到了多倫多,正式安定下來後,東西才逐漸多起來。佳很快開始上班,留守家中的我則每天到散貨場 Home Sense 裏跑,找些質素不差又價錢相宜的日用品和裝飾,還有就是些小型家電;在香港賣傢俬得來的錢,正好花回在這些東西上;幸好,租來的地方本身就有些傢俱,又省下了買傢俬的錢。

衣著方面則主要是要添冬衣,主要也是趁附近的百貨公司減價,或者去 Outlet Mall 碰碰運氣。這裏的公司減起價來也真的很誇張,就算是名牌衣服一兩折也是常見的事。我們這些不太挑牌子的,不用太多錢已能購買好些質量不錯的衣服。只是有時實在便宜得像 Singlish 的名句:「Don’t Buy Also Cannot」,不知不覺地也是買多了而不自知。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兩年多過後竟又要搬回滿地可。這些年買的東西都是生活所需,但可也不少。查過搬運費連存倉的價錢,竟然跟由香港搬來加拿大的運費差不多!結果我們也就「故技重施」,把大部份的傢俱和可以輕易再買回的東西都一一賣掉,只餘下衣物和一些電器,找人僱了輛小貨車運回去,我們才再起程搬家。

屈指一算,這竟是我們一起快九年的的第十個家,怪不得已經解鎖這種節約的搬家技能。

_105192255_e26b56ad-6f69-4f85-b613-78ef890d4f88.jpg

早前看了 Netfilx Marie Kondo 的「斷捨離」節目。說來也真是巧,隨便選了一集來看,主人翁居然是一對年青同志作家情侶。二人對著家中雜物未能以下定決心,Marie 就說試試拿起每一件東西看看,是否能夠 ”Spark Joy”,即引起您快樂的感覺之物,才把它們保留下來。

大概不知下次搬家又是何時,間中也須先「斷捨離」才能準備好下次搬家吧?於是,上周末我們也試試看這種方法。衣服是捐走了一些,心情卻也是有點起落。每次拿起衣服,都不禁回想過去的這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經歷。好像把腦海中的婚後生活重現了一遍又一遍,也真是精采萬分。

完成收拾後,走進衣櫃時心的確寬了。雖然東西不在,但美好的記憶卻是丟不掉的。

無論去到何地,我都永遠愛你。

C70BC629-390D-4B59-B40E-FCA74963D50A.png

【食、做、瞓】/ Guy

5D1E8D58-EA4A-40BB-A9A9-17AA66A5AEEA.jpg

兜兜轉轉,又回到滿地可生活。

回想第一次來Québec省,是為了學法語。那時還在Calgary上大學,覺得既然是加拿大人,而加拿大是英法雙語國家,學會法語肯定有優勢。當發現了聯邦政府有資助學法語,就立即報名。不但學費,還有六個星期食宿都包了,我只要自付機票,實在是”Don’t go also cannot”. 還連續讀了兩個夏天。

第一次在Québec City,住YWCA。那時的我,短髮,中等身材,曬得黑黑的,加上紅色的頭巾,青春無敵。在Canteen裡聊天的女士們看見我路過,對我指指點點,給我發現了。於是上前問個究竟。原來她們想知道我是什麼國家的人。我讓她們猜,但六個人,居然沒有人猜得中!除了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人,愛斯基摩人,印地安人,還有最讓我詫異的墨西哥人!OK,我不像中國人。

第二次在Montréal。這一次更自由,除了住免費大學宿舍,飲食方面,政府就給了我幾百元,讓我自己安排。於是,除了食,我當然會去飲。去哪裡?Montréal Gay Village! 就這樣,我遇上了我的第一春。老實說,當時沒有想到若干年後,會和我的第二春回來此地。

離開了Montréal大概11年,期間雖然住在香港,但因工作關係經常去東京,星加坡,上海和北京。泰國,台灣,馬來西亞和越南也去過遊玩。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把這些地方和Montréal相比。離開了,我放得下。有緣的話,就會再回來。

果然是有緣。

想起來我真的很幸福。不但第一春仍然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和第二春也很合得來。最近第二春生日了,第一春還盛宴招待,他的現任和另外一個陳年好友也一起慶祝,飲飽食醉。

回來不久,很快就認識了新朋友,我們去他們家Potluck,他們來我們家Potluck。在外面找不到的美食,就自己做。上星期去舊同事家吃火鍋,由五點半吃小食到凌晨一時吃甜品,四個人都是快活不知時日過。

有人說,加拿大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食、做、瞓。

其實哪裡都一樣。至於是否食得痛快,做得開心和瞓得安樂,就要靠自己了。

【最好的接納就是理解吧?】

IMG_4575.JPG

本頁之前分享過以下一篇有關亞洲食物的小故事:
https://nextshark.com/asian-food-bully-teacher-helps/

有位網友小時候在加國上學時,因為帶去的便當被認為實在「太怪了」被白人同學欺負;後來亞裔老師發現了這孩子的便當「變正常」得悉事件後,出手帶了一堆亞洲美食與師生們分享,把這些矛盾都一一以美食化解,實在頗為暖心。

不過,現在多倫多已經是個「美食天堂」。因為多倫多居民一半以上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大家各自從家鄉帶來了祖國的美食。每年夏天(有機會再解釋為何主要在夏天)各區的街區節或民俗節都此起彼落,雖說主要推廣的是文化,但主要都離不開一個「吃」字。

IMG_4569.JPG

在多倫多, Greektown, Toronto 都會舉辦 Taste of the Danforth; Distillery District 和 Toronto waterfront(湖濱區)舉行盛大的伊朗節 Tirgan;在機場附近 Mississauga, Ontario 密西沙加則舉辦 Japan Festival;華人文化的節目則更多,包括唐人超市 T&T Supermarket 大統華超級市場 主辦的 湖濱大統華夜市 等等,總之就是吃貨的超級天堂。

多倫多的酒樓、中式餐館、居酒屋、拉麵、韓燒等不但大行其道,甚至在滿地可的商業大街 Rue St-catherine Centre Ville Montreal  西面的亞洲食店都是大排長龍,隊伍中泰半都是白人。

如果現在有白人還認為亞洲食物「怪怪的」,可能要帶他們「出城」見識一次,理解一下,那麼偏見就可以解決吧?

 

IMG_494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