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路/Guy

Picture1

小時候聽到別人談論電影裡的角色,首先會把角色歸類,非忠即奸。正反派分得清清楚楚,絕不含糊。主角一般是『忠』的,當反派的主角寥寥無幾。大明星當然更少擔演反派角色,一來大部份反派都是不好收場,二來演員又怕影響形象。在電影裡, 「忠」的角色自然比較吃香,誰想做「奸」的? 吃力不討好。 除非是主角,否則戲份一定不太多,也大多是不得好死,就像經典的石堅角色,慘叫一聲便「收皮」。

昨晚有幸欣賞一部叫做《路》的黑白粵語電影。雖然製作以今日水平來說是略嫌簡單,電影精彩與否全在於演員的演技水平。幸好這電影裡的演員個個表現出色,有其他的不足也不介意了。

因未能參與放映後的分享,不知道有否談到電影的名字和故事的關係。故事裡的『路』頗為曲折,從小鎮出發,經過日治時期的崎嶇荒野,到被困的舊房子, 再從舊房子的破牆走出,沿著小河逃生。這一條路真的不好走,但為了求生,為了自由,唯有勇往直前。

現實生活裡,人人也有自己的角色。除了家庭角色和職業角色, 還有性別角色。從步進幼稚園開始,每個人都忙著把這些角色演好,有些成功演繹,有些卻因角色與「原色」分別太大,表現未如別人的理想。所以,要活出原色,也不容易,也和用魔法一樣,要付出代價,要勇敢。

電影故事裡的「路」,其實和我倆正在走的路也有共同點。兩條路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來的自由之路。讓我們一起走吧,熱鬧些。

picture2

愛要信

1410784_608294915933925_8220771663558765060_o

Guy:

無論是一見鍾情,抑或是日久生情,在決定把心交給對方的那一刻,除了有愛情的存在,也肯定對愛人有一份信任,相信對方也是對自己真心。是的,只能說相信,因爲誰也沒法保證。什麽海誓山盟,越是說得動人,越是難以實踐。畢竟是兩個個體,能夠百分之百信任對方,確實難得。

雖然自問觀察力不是很出衆,但不知道是否真的和星座有關,我的第六感特別強。這個外國人的所謂”Gut Feeling”,不容輕視。同時,我也是一個非常講邏輯的人。多年從事和電腦軟件有關的工作,沒有邏輯是做不了的。有時一些身體語言、眼神或是説話的語氣都可以給我一些線索。這是因為每個人在説謊的時候,都有小動作。曾經和一些大話精交往,即使不是一眼看破,一般也不能把我欺騙太久。

不知道是缺點還是優點,欺騙過我的人,很難得到我給第二次機會。人說「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根據某些調查結果,若對別人有一個壞印象,要經過22次的良好表現,印象才會改變。當然,騙得越深,記憶越久。不是永不原諒,卻是太難忘記。

說Henry七情上面,絕不誇張。他心情愉快時便像小孩般蹦跳著,不開心或情緒不好的時候,就不自覺地滿臉愁容。他不想讓我擔心,回望著我時便強顔抿嘴一笑。這是一種善意的「欺騙」,也是讓人最窩心的「騙局」。

我想一般人都不會甘心受騙,或被人辜負。最可怕是答應了,承諾了,卻沒有做到,事後也沒有交代。然後若無其事,給我另一個承諾。咦?Henry又說要減肥?

Henry:

今年港台兩岸特別多已婚名人外遇,有的走避荒山野嶺私會,有的更是大搖大擺在商場閒逛故作親密,肆無忌憚大有示威之勢,結婚時說過的誓詞,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上篇提到Guy早期經常要到外地出差。我倆各自獨處多日,寂寞加上外間的誘惑,的確有大量機會出軌。但是,我倆毫不擔心。為的,是兩人之間的絕對信任,不會做出傷害對方的事,加上每天的充分溝通,保持著親密的關係,也減輕了懷疑的可能,關係也就不會被這種恐懼感乘虛而入。

有些伴侶會要求對方不停「打卡」報告行蹤,務求掌握對方每分每秒一舉一動,若找不到人便一百幾十個「追魂call」待候,以為這就能消滅外遇的可能性。但這正正顯示雙方的信任指數有多低。被監控的一方,隨時還會「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報復性地出軌,這才叫得不償失。

相信伴侶,相信愛情,這種關係才會健康地發展下去。一旦欺騙了對方,背著伴侶與別人共赴巫山,互信的關係被打破,此後的關係就難以維持了。

人無信不立。若沒有信任,甚麼關係也好,結果只有分手一途。

****記載兩人結婚歷程的紀錄片《異路同途》已推出DVD,各大影視店有售****

原載於:基緣巧合已婚漢facebook / 基緣巧合博客

愛不分

由於外圍發表園地的歸屬問題,我們決定重啟這博客。不便之處,請諒。

Guy:

科技資訊發達,對現代人的生活自然有一定的影響。聖誕新年期間,也不再在郵箱裏收到任何聖誕卡,人人都一般用電子信息去說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方便經濟。除了手機短信變成日常的溝通方法,通過網絡視頻的長途戀愛也越來越常見。在電影《戀10,000公里的愛》裡的男女關係,也就是經典的例子。

回想我過去的戀情,幾乎每一段都是由長途開始。最初當然還沒有WhatsApp,更沒有Skype,維繫一段長途感情,唯有用電話。相信過來人到記得那昂貴的電話費,換來的對話卻大多圍繞著差不多的話題。「你在做什麼?」,「我很想念你!」或者是「你想念我嗎?」的傻話。情話綿綿,相思不盡。關係發展得順利的話,一方就遷移到另一方,關係從此不再長途。倘若關係發展得不好,就像電影裡的情節,長途關係也一樣終結。

個人經驗告訴我,長途戀愛是怎樣也不會,不應,更不能永久。所以我終於決定,我的真命天子一定不會遠在天邊,而是近在眼前。鄧麗君唱得直接:「不要什麼諾言,只要天天在一起」。長途戀愛,一般也有蜜月階段。蜜月過後,猜疑、妒忌、不忠、謊言等一切負面東西都乘虛而入,導致電影中男主角一步一步的把七年的親密關係拉遠,更高的資訊科技也幫不了忙。

所以我自從和Henry在一起,到現在為止,從來沒有和他分開多過一個星期。畢竟相聚的時間,是不會越來越多的。我要好好珍惜。

每逢佳節倍思親。每個節日裏,有最親的人在身邊一起度過就足夠,我不需要其他禮物。

10000KM劇照

Henry:

我倆雖已婚三年多,但少見一刻,仍是會立即便開始掛念著對方。每天早上,我若比Guy遲出門,看著空洞的家,就已經開始感到不捨。按照Guy的說法,我們還是處於「見少一分鐘也不行」的熱戀期,才會如此難捨難離。「每逢佳節倍思親」,尤其是與親友同歡的聖誔及新年佳節,若我們這時候還是「天各一方」的話,這種空洞和落寞真的會令人抓狂。

愛一個人的化學作用,是兩個人在相處時才會發生的。他的笑聲、他的體溫、他的味道,若不在現場,就發法感受得到。感情基礎稍遜的朋友,少見了也會疏遠;伴侶少見了,儘管基礎有多深,時間也會慢慢磨蝕兩人之間的關係。就算我們利用現代網絡科技「看」到對方,但那只是模糊斷續的畫面和聲音而已,身體的不在場難以用科技來填補。其餘的大部份時間,究竟愛侶在做甚麼?是否掛念著自己?還是已經另有新歡?當掛念變成猜忌,關係也會隨著距離出現斷層。

李清照《一剪梅》把這種思念描述得很好:「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在通訊更不發達的古代,伴侶之間數月甚至數年沒有音訊是平常的事。古人的情義或許比現代人更簡潔更細水長流,能夠容忍長時間的分離考驗,但這也是建基於深厚感情基礎才得成事。若伴侶像小說《活著》的福貴,吊兒郎當的人,忽然「被消失」當兵數年再回家,了無音信之後,卻又忽爾出現,若我是他的妻子,也不知是否真的還要開門迎接呢。

原載於:基緣巧合已婚漢facebook

愛對方的話,是一刻都不願分離的。

愛對方的話,是一刻都不願分離的。

美男風景私房菜

10541405_643400979089985_2592696429869508414_o

(圖片取自TubeCrush.net)

Guy:

以前一個人出差,到過世界各地,每當看到美好的名勝風景,品嚐到當地的佳餚美食,也立即想與最親愛的人分享。一個人,就是體驗到最完美的,也好像欠缺了甚麼。有愛人在身邊,一切都不一樣。那種幸福和滿足感,讓人幾乎忘掉世上的一切遺憾。

Henry和我的嗜好品味都很協調。他對新鮮的事物充滿好奇,無論是異國文物,或傳統飲食,都懂得欣賞和享受,是一個旅遊的好伴侶。

我也喜歡介紹一些特別的外國美食給他,歐美的也好,中東的也好,他都樂於嘗試。當然,他最愛吃的,還是我做的私房菜。

一般來說,美食都要色香味俱全,才算完美。把色放在第一位,是因為食物未入口,先入眼。美食當前,很多人都卻讓手機先「吃」,拍下照片分享給家人朋友,就算他們未能親自品嚐,也可從視覺上感受到美食的滋味。

人人愛看俊男美女,也是同一道理。美色當前,不去欣賞一下,真是浪費。結了婚,不應看?不想看? 別騙人了。但其實大家都知道,一如照片裡的美食,看了不等於吃了 。最重要是,他對美色的欣賞,就像他對世上一切的美食的感覺:還是私房菜好吃。

那麼,看看又何妨?

Henry:

看到美好的事物,不禁多望兩眼欣賞一下,絕對是人的天性。在街上看到美男美女,我也會忍不住偷看幾眼,還真的有股衝動想把他拍下來慢慢欣賞。

有朋友見狀覺得奇怪,問我為何結婚了,還要隨便偷望別人。

我反問:「為什麼不可以?」

這分明是假道學。大家都愛看美男,多看幾眼就安上不忠之罪會否太嚴重?反而間中看看滿足了心理幻想,反而就不會真的出軌。

看人也當然有看的藝術,除了不能令被看者覺得無禮引起不安,伴侶在場時「觀賞」更需有個限度,絕不能因此忽略身邊的另一半,令他感到不被尊重。

我和Guy反而有個不成文的協議。在街上看到美男時,多會提醒對方一齊看。與其阻止對方看別人,倒不如一起欣賞。把禁忌變成兩口子的小情趣,出門時也就有更多驚喜。有時我倆審美的標準不同,被Guy質疑「這個也算美男?」鬥鬥嘴也很有樂趣。

這總好過勉強對方全天候看著自己,成為責任的話,就變成了負擔,也就很沒趣了。

況且,美男只是一剎那的風景,我最愛看的人,不就正在我的身邊嗎?

 

證婚與徵婚

HK19-01
Guy:

現今要結婚,已不需三書六禮,更未必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必須有證婚人。這人生大事,若是沒有人見證,似乎欠缺了什麽,有私訂終身的感覺,法律上也不達到要求。

過去幾年來,到外國去結婚的同志伴侶越來越多。在其他國家我不知道會如何安排,但在加拿大,若有需要,是會提供證婚人的。相信任何人都會覺得,讓兩個陌生人來見證自己的婚姻有點彆扭,但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雖然美中不足,也算是一個妥善的安排。為我和Henry證婚的,都是多年老友。他們一男一女,代表一個「好」的開始。

想不到三年後,我們也為好友作證婚人。最讓人高興的,是我們四人的領帶,雖然款色有別,料子卻不謀而合地一樣!那一行一行的鮮豔色彩,組成了繽紛燦爛的彩虹!

當晚婚宴喜氣洋洋,還安排了新郎拋繡球,帶來了久違的傳統及歡愉。

不過,人總有悲歡離合。最近內地有一「同妻」,與同志丈夫離婚後,穿著婚紗在街上徵婚。我想除了「同妻」,也有「同夫」。這些不同性傾向的男男女女,受不了各種壓力,把自己的終生幸福犧牲了,換來家人片刻的快樂。那些證婚人又怎會知道,他們當時見證的,不是幸福的來臨,而是悲劇的開始。

Henry:

和Guy結婚三年來,我們身邊的朋友,尤其是同志都陸續傳來結婚喜訊。我倆在慶賀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同時,也很高興自身經歷能承先啟後,令身邊人帶來改變。

上月底我們又出席了另一對同志的婚禮。最特別的是,我們的身份是「家長」和「證婚人」。新郎K是個很傳統的男人,過大禮、接新「郎」等繁瑣的程序都跟足規矩做了。當晚是重頭戲:在上環某酒樓擺下酒席,以中式飲宴大宴親朋。

貴賓廳中擺放了九圍酒席,過百好友和舊同事陸續到達,比我想像中更熱鬧。看到新人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們連聲道賀合照。我們的彩虹領帶剛好配襯上新人的彩虹煲呔,四人更添了莫名的聯繫。

席間主持開始儀式,新人的誓言充滿愛意不在話下,雖然不是法定儀式,但對伴侶的畢生承諾已令人感動。我想起三年前,在加拿大背山面海的好天氣,對著Guy說出「我願意」那一刻。此時此景,看到眼前一對新人結合,特別令人感動,我真是笑得合不攏嘴。

我們見證宣誓儀式之餘,還需簡短準備三分鐘的演說。Guy簡短演說過後,我竟有點語塞,準備好的漂亮詞藻都用不上,只是簡單地祝福在場的所有人:「希望這婚宴只是個起點,在場的朋友不論性向,都能與心愛的人成婚。」

整晚唯一的缺憾是新郎的家人不在場。我概嘆,直到何時同志的家人才能越過對性向的歧見,付出無私的愛祝福自己的子女?但願我們這「家長」不用再一直當下去。

P.S. 婚宴當日是7月26日晚上,在我們穿起禮服的當兒,卻傳來主場倒閉的消息。心情雖然受到平台結束的影響,但見證一段婚姻開始的喜悅,發現眼前人和事多麼的寶貴,都要好好珍惜。

喜歡此文章,請按以下連結返回 主場新聞博客群 畀like,及繼續瀏覽其他文章:http://goo.gl/WOjh1J

性驚

 

13901_639451156151634_8436245817938909558_n

Guy:

人說「相」由心生,其實「性」也由心生。人之初,性本「直」,這是大數。屬於小數的我,是性本「孿」。

而心這東西,真是身體裡令人最難明白的部分。幾乎所有對我們重要的一切,都和這部份有關。從心理、心態、心靈、心願、心意、心情、心醉、心動和心愛,到心事、心碎、心酸、心灰、心痛和心傷等,是正面或負面,一一亦由心而發。過農曆年時中國人互相祝福,有「從心所欲」和「心想事成」等句語。明顯地,「心」的意願,對所有人是一樣重要。

把「性」分開來寫,左邊是「心」,右邊是「生」,可見連創字人也有性本心生的概念。既然性由心生,那麽性向也不會例外吧。但當了解自己心裏所生的性向是與别不同時,也難免會被這玄「基」嚇一驚!

所驚者,是對同性的那份感覺是那麼實在而鮮明,一點也不含糊。心理和生理都本能地發揮着本性,一切反應更是全自動。

因此,若真的要我改變性取向,除非把心換掉,否則最多只能口不對心,做《天下無敵掌門人》了。

Henry:

同性之間的戀情,和其他異性戀者的愛情一樣,除了性吸引力,還有是性格和志趣等的內在美的互相吸引。不過看反對同性戀平權人士的種種言論,尤其來自教會組織的聲音,卻總離不開性。

性本是人與生俱來的生理功能,不只為了繁殖還可帶來歡愉親愛之感。沒有性生活的伴侶,若非因為生理缺陷或性冷感,就是兩人的感情出了問題。相愛的兩人若沒有與對方親熱的慾望,這才叫不正常吧?

衛道之士卻道貌岸然地拿著聖經,要消滅婚姻以外的(非繁殖的)性行為,包括自慰。我想,他們或許會連體位也要規定,使用傳教士式的男上女下,他們才會滿意吧!

他們反對同性戀者的理由,一定少不得「肛交」一項──不過,肛交只是眾多種性行為之一,而且不是男同性戀的專利。其實甚麼交也好,都是伴侶之間的閨房事,何需他人大驚小怪、批評論斷,甚至製造歧視呢?

以壓抑人性為樂,高舉聖經作攻擊別人的工具,這些人距離宗教的「神聖」實在太遠。

喜歡此文章,請按以下連結返回 主場新聞博客群 畀like,及繼續瀏覽其他文章:http://goo.gl/2yM9gA
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應有與爭取

10559789_638292319600851_6965313274682616880_n

Guy:

應該有的,不一定自動有。餐廳裏的紙巾、廁所裏的厠紙、酒店房間裏的牙刷、電腦裏的中文輸入法、工傷的賠償、大專學校裏夠資格的導師、反歧視的法例、婚姻的平權、言論的自由、真正的民主、持平的新聞報道、和以香港爲主場的新聞平臺,這一切一切,都是應該有,卻一定不是自動有。

對這些不是自動有的一切,最積極的處理方法,當然就是去爭取。這個表面簡單,又合邏輯的動作,卻不是每一個人的選擇。當然,也有些常見的個案,爭取也沒有用。例如父母子女或兄弟姊妹之間的愛,無奈也屬於應該有,卻不一定自動有的範疇。

那麽,應該有的,又可能爭取得到的,爲什麽不去爭取呢?

課室,也是一個社會的縮影。有同學發現導師的不足,決定聯署投訴,要求更換導師。我和Henry也義不容辭,和她合力起義。對我們的強烈要求,校方的處理起初不如理想,但經過我們幾番努力,終於達到共識,安排了另一導師為我們補課。

要學生主動爭取合格的導師,在一個Postgraduate的課程裏並不常見。有部份的同學選擇爭取應有的師資,其他的,卻選擇沉默。對於我們的行動,某同學曾回應:「每個同學報讀這課程的目的都不一樣,經過詳細考慮,我決定不參與。」其實這同學也曾表示不看好導師的資格,她最終這樣決定,實在讓人費解。難道,她是讓笨人出手,坐享其成?

難怪香港現在還有這麽多要爭取,我真笨。

Henry:

還在上大學的時候,遇上教學「悶蛋」的教授,很多同學包括我,多是以走堂或在堂上呼呼大睡應付便算,絲毫沒有想過要為自己爭取甚麼權益,卻不知是把自己學習的應得權利拱手相讓。

相隔十多年,再次與Guy攜手走進課室,修讀翻譯深造證書課程。哪知遇上一名「黃綠」導師,沒有備課而且還信口開河,亂作答案應付同學提問。

我們不是付數十元參與興趣班,而是付了萬五元進修的學生,要我們胡混過去「袋住先」門兒都沒有。幾個同學擬好投訴信,再聯絡同學作聯署。面對聯署這種「大是大非」的要求,同學反應各異,有同樣認為導師有問題,但希望與他對話要求改善的同學;還有決定甚麼也不做的同學,也有加入並給予投訴信不少有用意見的同學。

時值七一前後,看著電腦螢幕遮打道學生一個個被抬走的當兒,聯署一個接一個的被同學爭取回來,以至最後過半數,成功引起了校方回覆,雖然最初並不是正面回應,反之是抵抗、打擊、勸說、分化,甚至企圖逐個擊破,要求退出聯署的策略,卻令我們同學之間更加緊密,參與度也更大,到後來參與爭取的核心成員,也再不只三數個人,對最後「成功爭取」有莫大幫助。

回想起首堂課後那種無助心情,這才發覺,原來靠著集體的力量,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最終都可以達成。

那麼,有公民提名的普選、符合香港人需要和權益的東北發展、同志平權及婚權這些事情上,真的是那麼遙不可及嗎?在《主場》忽然關閉的當兒,我們真的可以甚麼也不做嗎?有很多權利,是我們應有的,若還不起來爭取,就真的甚麼都沒有了。

喜歡此文章,請按以下連結返回 主場新聞博客群 畀like,及繼續瀏覽其他文章:http://goo.gl/KZyYZT

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開放的同志?

HN01 (1)

「開放關係」,也就是伴侶之間在對方知情或參與下,進行關係以外的性接觸,但性與愛需要分開且不涉及感情。

Guy:

一個人的婚姻,一般只對當事人和其家人有特別的意義。從來沒有想過,我與愛人結婚了會受到陌生人、甚至社會的注意。雖然反應都是正面的,但卻因為已婚同志不常見,在香港公開的同性婚姻更少有,以致有時那些訪問,又或放映後的分享也會給我一種像罕有動物被研究的感覺。我發覺,那些最不理解同志婚姻,又提出最多與婚後性生活有關的問題的人,竟然大多是同志。印象比較深刻的一次,是居然有人問我們的關係是否開放式。這樣的想法實在讓我非常詫異。

對我來説,婚姻和開放式關係是背道而馳的生活方式。兩個人的感情關係是可以很複雜的。真正了解箇中玄妙,只有局内人。有些情侶可以由最初熱戀期或蜜月期的專一,發展到後來成爲開放式關係的「博愛」。這過程裏的感情變化,都是不足為外人道,旁人更無法完全體會那些感覺。所以,開放式關係,一如婚姻,每一段都是獨立個案,不能一概言論。但基本上,婚姻和開放式關係是有截然不同的目標和遊戲規則。主要的分別,只在於兩人之間的性生活方面。

記得最近在網上新聞裏說有一名西方女子,在知悉男友出軌的動機後,決定投其所好,還為他穿針引綫,更在旁觀戰,最後讓男友「一舉兩得」。這樣的女友,絕對是罕有動物,大受歡迎。沒錯,是女友,不是太太。這就是分別, 也是關鍵。

已婚的同志,心態我想都和其他已婚人士一樣,不是不能開放,而是不想開放。不知是誰開始用「食」來比喻性愛,真是恰當。因爲,兩者都是和口味有關。有東方人喜歡吃「西餐」,有人「偏食」,各適其適。有些人的口味一生不變,也有些是說變就變,這跟性取向並無關係。

HN02 (2)

荷里活影星韋史密夫及妻子珍達娉琪,長期被傳過著「開放式婚姻」生活。

Henry:

「你們將來會否考慮Open Relationship(開放關係)?」我倆在參與紀錄片《異路同途》巡迴放映的答問環節時,經常被在座的觀眾,尤其是男同志問及這個問題。

「開放關係」,也就是伴侶之間在對方知情或參與下,進行關係以外的性接觸,但性與愛需要分開且不涉及感情。不過我們追求的,是單對單的婚姻關係,與「開放關係」明明是背道而馳。因此,當我們屢屢被觀眾問及這種問題,我心中的確有點不是味兒,想像是否大家對男同志──準確點說應是「男人」都有種偏見,認為時日一久,必定要假以外求,找尋更豐富的性生活,才會有此一問?

後來回心一想,可能是大家都對長久維持一對一的婚姻關係存在疑問,而且不分性向。近日報章屢傳已婚名人外遇的新聞,出軌的性別男女都有,就更印證了這種質疑。有些我所認識的長期伴侶,也是因為其中一方外遇被另一半揭發,才退而選擇開放彼此關係,令大家關係得以維持下去。這或許是比較消極的做法,雙方是否真放得開去接受開放關係,抑或只是苟延殘喘,也還真說不準。

不過,兩個人相處不是也貴乎坦誠嗎?面對彼此的慾望,在雙方同意下開放關係就算是出路之一,卻也不是唯一。兩個人之間如何互相保持新鮮感,令性生活彼此滿足,不也是兩人婚後的畢生習作?而且,真心愛對方的話,能否作自認為對的事,包括控制來自外界的誘惑,才能尊重另一半呢?

長期被傳聞過著「開放式婚姻」生活的荷里活影星韋史密夫,他的妻子珍達娉琪接受電台訪問時,給了一個很值得深思的回應:「 我一直告訴韋,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要你照鏡子時看著自己,然後覺得那件事還對得起自己。」「歸根究底我只是他的夥伴,他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決定自己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愛一個人,給予他信任,也給予他思考和選擇的空間,或許這才是婚伴相處的真諦。

訪問片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d-_Ll7m9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