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已婚漢》電台節目試播

Guy 同 Henry 嘅《基緣巧合已婚漢》專欄,正式由文字轉化成聲音!多倫多嘅food scene同香港有咩唔同?雖然搬到加拿大接近一年,不過兩口子仍然心繫香港,呢邊嘅食物又是否能慰解鄉愁?今集試播版同大家簡短分享一下。 對節目有任何建議或提問,請PM我們。四月十三日起,逢星期三正式播放。 Youtube 鏈接: https://youtu.be/lbFV_gb1m68 下載連接:

同志本色

                  同志一年一度走上街頭表態,但熱鬧過後,我不禁自問,同志是否已藉此向大眾展露了本色?(Credit:Joey KWOK photography) 和Henry在街上走路,偶爾也留意到有同志迎面而來。外國人有一説法:“It takes one to know one”。一個人的性取向是可以看得出來的,關鍵在於觀察者的「慧眼」。過去曾有馬來西亞政府官員提出一些評估標準,結果成爲同志的笑柄。不過,他們説那些穿V領兼顔色鮮豔(尤其是粉紅色)T-Shirt的,就一定是同志,也不是沒有原因。 雖説紅男綠女,男子漢穿上純紅或粉紅色的衣服,並不是華人的傳統。即使是嬰兒,一般也是男的穿粉藍,女的穿粉紅。衣服的顔色,無疑也是對外界一個信息。所有禮服、喪服和制服都有它們特定的顔色。當然,不同的國家傳統也會有差別。比如白色,是歐美國家用來做結婚禮服的顔色,而在亞洲國家,一般卻是喪服之用。           同志也有自己一系列的顔色。六色彩虹旗是來自一名三藩市藝術家Gilbert Baker的創意。每一種顔色,代表著不同的意義。從1978開始到今時今日,已廣泛地象徵著同志社群(LGBT)。                               同志遊行成功佔了大篇幅報道,但卻難以讓大多數同志成功「現身」。截圖取自《蘋果日報》網站 Henry: 每年各地的同志遊行,成為外界焦點的,幾乎都是穿泳褲大騷身材,背負天使翼或繽紗條狀氣球的健美壯漢,身穿皮革裝拿著皮鞭的男人,又或者是花枝招展的扮裝皇后,盛裝出席舞會的公主修女聖母等等。結果大眾透過傳媒看到的,多數就只有這些「同志」,徒然加深同志在他們心目中的既有印象。 這些扮相,真的是同志的「本色」嗎?雖然同志的性傾向與大多數人不同,但是否代表這些人,就有著與眾不同的「本色」呢? 我記得負責編導的同志網劇《我和他的99天》播出時,有觀眾留言批評演員演出太「娘娘腔」。我當時很不解,因作為導演,我從沒要求演員要這麼演。現在我才明白,可能是同志被污名化已久,擔心被展示的形象,有任何負面或偏差的地方,惹來外界無謂的誤會,尤其是被自己人所塑造出來的形象。一部劇集就能令觀眾這麼著緊同志形象,何況上街遊行面對大眾呢? 其實同志亦凡人,正常過正常。上星期我參加同志遊行,看到大部份出席的朋友,不論同志與否,根本與普通人無異。可是平凡的大多數永遠不能成為焦點,一年一度同志現身的難得機會,卻往往被組織或商戶的吸睛宣傳,加上找尋噱頭的傳媒鏡頭所忽略,對同志的形象工程來說究竟是否一件好事? 當然每個人都有決定自己穿著的權利。不過他們若能在此之前,先教育大眾下列常識,或許對作為大多數的普通同志較為公平: 男同志,也是男人,女同志,也是女人; 男同志無需扮演女性角色;女同志也不等於要扮Man; 喜穿女裝的男人是易服(Cross-dressing);裝扮成女性表演的男人叫扮裝皇后(Drag Queen),都與性取向無關; 想變成女性的男性,不是男同志。 同志當然可以很「Pride」很「fabulous」,但還有更多不同「本色」存在。但這些「本色」又如何能令外界得知? P.S….

《異路同途》@港大通識「平等機會節2013」

《異路同途》有幸參與由港大通識主辦的「平等機會節2013」,合辦放映會及座談會。活動將於下星期五(15日)晚上6時至8時,假香港大學鈕魯詩樓K223室舉行。放映後港大輔導及心理培育總監梁若芊女士,將與導演翁志文及主角Guy及Henry進行對談。歡迎公眾參與,費用全免。 預先登記留位:http://hkuems1.hku.hk/hkuems/ec_regform.aspx?guest=Y&UEID=27561 (Eng version)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Screening and Seminar co-op with HKU General Education. Date: 15 Nov 2013 Time: 6.00 pm to 8.00 pm Venue: K223 Film Name: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異路同途 Director: Chi-man YUNG Guest speaker: Henry and Guy, the couple in the film Chi-man YUNG, Director of the film Dr…

《婚甘同味》食譜分享:泰式生蝦醬汁簡單做法

Henry:我上載和老公享用泰式生蝦的相片後,有許多朋友都很有興趣知道酸辣沾汁的做法。其實做法非常簡單。徇眾要求,在此分甘同味齊齊試做吧  材料:青檸1個半,若買不到可轉普通黃檸一個 紅辣椒4-5隻 蒜頭3-4瓣 芫荽1小束 魚露1-2茶匙 砂糖1-2茶匙 做法: 1. 把檸檬切半、榨汁、挑走果核; 2. 紅辣椒開邊,挑走果核以減低辣度,再切碎備用; 3. 切碎蒜頭及芫荽備用; 4. 將紅辣椒、蒜頭及芫荽碎酌量拌入檸檬汁內攪勻; 5. 拌勻後加入魚露試味; 6. 酌量加入砂糖,按喜好調節酸辣度。 7. 餘下的紅辣椒、蒜頭和芫荽,則舖上生蝦上作裝飾; 8. 若不能吃辣者,請減少紅辣椒用量,一隻已足夠,並且記得挑核。 順帶一提,凍肉店和吉之島(AEON)等大超市都有預先包裝的急凍越南生蝦發售。一般為18隻裝,售價47-68港元。室溫解凍即食,也可作日本刺身。 雖然我母親是泰國華僑,我也因此有較多機會接觸泰國美食。不過只要多吃多做,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泰國菜!  

「想吃手造麵」

昨天我看罷主場生活的食譜,說了一句「想吃手造麵」,佳真的依樣製作了一頓美味的西式全蛋麵晚餐。 二人一起買材料回家,他開始弄粉糰,我在旁準備檯面和弄沙律等細活。他一邊做,還一邊跟我分享煮食心得。這種交流很有趣,既學到東西,又吃到充滿愛心的一餐,比單純外出進餐有意思多了。

場外漢,也可當推手

我們得到有心人的介紹,走進「主場新聞」開設《場外已婚漢》專欄,以同志夫夫的角度,分享對婚姻生活及同志平權的看法。 《場外已婚漢》@主場新聞 你好!我們(Henry與Guy)是本地同志夫夫,遠赴加國結合,並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兩口子並肩,走走看看,希望在這欄目將經歷感受,好跟有心人分享。 你們不像我或慢必有作為公眾人物的責任,作為普通市民也願意這樣做站出來,我很感謝、佩服你們。 -黃耀明   Henry: 歌手黃耀明去年出席我們的紀錄片放映會時,說了以上的話。對,我們和這裡的讀者一樣,都只是普通人,普通到連我的筆名都叫「記者甲」,只是一個偶爾寫點字的某某,並非甚麼焦點人物或領袖,根本可以安於現狀,無需站出來。2012年,我和Guy跑到加拿大結婚,將過程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為何我們會走前這一步,公開我們的私隱,跟大眾分享這段經歷?因為我們知道,若期望我們能在社會上獲得平等待遇,例如與愛侶結婚成家的權利,就不能再做旁觀者。 最清楚群眾需要的正是群眾本身,因此我們要發聲,讓大家知道我們的需要,所以製作這部紀錄片,進而建立自己的網誌,再有《主場》這個專欄。 網絡生活也是現實生活的一部分,從網絡出發,影響最終也可以回到現實之中。就像Gay Radio,本來只是三五好友自己製作的網絡清談節目,漸漸發展成數十人合作的電台,不但錄製廣播劇和網劇,還得到過老牌社福機構的資助、小說作家主動邀約合作,集合各方聲音,一步一步靠近生活。 今次加入《主場》,也是帶種從網絡走出去的意味。作為普通同志市民的你和我,今時今日也可以透過自己的一點力量,參與平權運動。你未必需要走上街頭,也未必需要遊行請願,但以文字藝術的力量,一個轉載,一個回應,大眾對少數族群的認識,就是從這一點一滴中積聚,平權的路途或許就能在這些積聚當中慢慢變得寬闊。 Guy: 我一向著重溝通、表達方法和效率,最怕浪費時間。在國外生活的時間比在香港還多,中文水平固然有限,卻熱愛寫隨筆。這次門外漢當兼演「場外漢」,有挑戰性,當然也有目的:分享是其一,熏陶是其二。主題環繞在國外和香港的同志生活,從吃喝玩樂到平權運動,讓讀者從另一個角度,看同一個世界。 在加拿大多年,卻沒有參與過任何平權運動。原因很簡單,那段時間,我一直沒感覺到有這樣的需要。無論是家人、新認識的朋友或舊同事,都讓我感到被尊重,更沒有給我任何壓力。所以,我沒有想過到要去爭取什麽。回到香港,那份自由和自然,也就不動聲色地消失了,像困在一個無形的櫃。若要重獲自由,當然就要出櫃。不但要出櫃,更要出一分力去爭取每個人都應有的權益。想起前年穿著結婚當天穿的同一套禮服,走在臺北市同志遊行的隊伍裏,竟是我多年來第一次參與的同運活動!今年也湊巧參加了台中的同志遊行,讓我更體會到臺灣同運團體的那份熱誠,實在感動。 除了參加遊行,過去兩年還接受了各個不同媒體的訪問。一切一切的舉動,都只是想讓香港知道同性婚姻對同志們的重要性,希望香港能名副其實當一個世界大都會。 我沒有絕食的勇氣,但還有拒絕歧視的文字,亦能在場外作精神上的支持,為香港同志打氣。 原載於「主場新聞」: http://thehousenews.com/lgbtq/%E5%A0%B4%E5%A4%96%E6%BC%A2-%E4%B9%9F%E5%8F%AF%E7%95%B6%E6%8E%A8%E6%89%8B/

照亮黑夜的《藍寶石天后》

父親節約了母兼父職的母親吃午飯看電影,意外地發現《藍寶石天后》(The Sapphires)。這部去年橫掃澳洲的歌舞片 ,在國外宣傳和發行都相對低調。電影有如澳版”Dreamgirls”,講述四個澳洲土著女孩,如何靠著美妙歌聲與改變生活現狀的勇氣,與潦倒嗜酒白人男琴師合作在戰火連天的越南以騷靈歌聲勞軍,抵抗歧視創出新生與愛的故事。 真人真事改篇的電影,其中一位編劇正是其中一名主人翁的兒子,令影片更添親和力和說服力。個人認為藝術手法,能軟性地補足社會平權運動,到現在還在歧視有色人種的白人,很難不對 《寫出友共鳴》(The help)黑傭被欺負壓迫的遭遇有所反思;就算對同志反感的人,也很難不被《斷背山》難捨難離的悲情所打動;就算看《阿凡達》(Avatar)也會知道保衛環境家園的重要。要讓對方知道少眾的苦處,就給他們看活生生的人證吧。紀錄片或劇情片只要貼近現實,都能成為強而有力的載體。 故事背景在1968年越戰正酣,反戰意識和黑人平權運動正在美國不斷滋長的大時代。編劇巧妙穿插大事大非的史實,令個人故事能與社會大眾接軌,加大感染力量。交代澳洲政府對土著的歧視也是點到即止,富有美感又沒有過份渲染,白人小孩對主角初登舞台獻唱給予的掌聲,恰恰摑了歧視的成人清亮的巴掌;皮膚較淺的Kay,其角色的安排也恰到好處,把白人政府偷走的一代,拆散家庭衍生的矛盾衝突帶出切膚之痛。幽默又刻薄抵死的對白,在硝煙的沉重壓力中也堪苦中作樂。 四姊妹歌喉無懈可擊,加上美術選角皆令人賞心悅目,配樂的明快節奏,令我連腳板也不自覺跟著節拍起舞。更不要說片中多首的經典名曲。要說不足的地方是篇幅所限,不能交代太多的角色性格,配角也流於刻板及功能性,各女角的心理描寫也不能深入,影響發揮,令感動性打了折扣。 母親就算追不上字幕,還是被這部戲感動,也對種族平權增添了解。我想,我送對了一份不錯的父(母)親節禮物吧。題外話,閱報見有「慈父」竟要替子女等位飲茶還要付帳,這個世代究竟發生了甚麼問題? 家庭關係如是,種族歧視到現在還有人命犧牲,不過相比三四十年之前的橫蠻黑暗,總算有所改善,只是平權路遙遙。我想,透過這部片的影像紀錄,這四位能歌善舞的女子,就像四顆閃亮的藍寶石,照亮世上正被壓逼歧視人們的希望。 甲甲 2013-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