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棉」不絕 Cotton Comfort

以前都只聽到過某伉儷慶祝銀婚或金婚紀念,知道是二十五和五十年的婚姻紀念年。那時自己身邊雖然也有穩定伴侶,但因爲沒有結婚,對這些紀念年也沒有什麽特別興趣,更談不上羡慕。當結婚的權利也沒有時,又有誰會對婚姻紀念年有任何憧憬? 所謂“never say never”, 我左手的無名指上,已戴上了一只結婚戒指。想起結婚一週年的酒會能夠在香港中環的一個室外公衆酒吧舉行,心底不禁又感到興奮。除了和家人朋友一起慶祝,也曾接受各個媒體的訪問,更有紀錄片的放映和座談會。從來也沒有想到別人對自己的婚姻有這麽大的興趣。 再過幾天,這結婚戒指就戴了兩年整了。這兩年裏的經歷多彩多姿,實是畢生難忘。 說囘對結婚紀念年的認識吧。因爲Henry用了在結婚後第一年,每個月裏特別的活動或日子拍下的照片,做成了一套十二張3D照片專輯,說是給我用紙做的禮物來紀念紙婚,所以知道結婚一週年是紙婚。而結婚兩週年是什麽紀念年,卻是上星期從臺北來的朋友告訴我才知道的。 棉,當然比紙強了。上網一查,原來還代表著溫柔純潔、自然無添加的意義。我卻只聯想到綿綿情意、綿綿不絕的意境。真有意思,也是好兆頭。一是開始,紙始終容易破碎。二是延續,還「棉棉」不絕呢!也許是過去這兩年實在精彩,時間比以前的更充實,所以感覺上似是很長的一段時間。 突然又想起人家的銀婚和金婚,不知道我們有否這福分?但無論如何,我倆會努力的。 Advertisements

紙福圍婚

天公做美,我和佳一周年結婚紀念聚會,順利地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舉行了。其實最初並沒想到又要為結婚周年辦慶祝活動,感覺好像已經辦太多這些大型的派對了。不過回心一想,難得家人好友加上新認識的朋友願意聚首一堂,一能慶祝的話,為什麼不安排呢?尤其上次基吧之行後,Ada還時常問起朋友們的近況,我也很希望她能跟我們所有認識的朋友一起慶祝。 地點選了中環天星碼頭頂層,維港兩岸大廈環抱的一個小地方進行。入夜時日夜交替,華燈初上的風景最是好看。沒有跟酒吧的經理明言我們是「同志結婚紀念」的活動,和佳都覺得沒有這種需要。同志也是凡人,特別提起更令人覺得彆扭。 來賓來自很多不同的背景。有我和佳的家人們;有佳的老街坊和舊同事;有我們的好朋友,也有因拍紀錄片而認識的新朋友們。與其說是同志活動,倒不如說是這個世界的小縮影,一批親友共歡比較恰當。 派對的前一晚還下大雨,像極去年婚禮的前一天,也是大雨連連。幸好一早起床,便見天空放晴,放下心頭大石,心情也好起來。 得到好友的協助,我們很早便到達會場開始佈置。派對場地是公共空間,那裡還有一些客人在享受美食與風景,小孩子在場地跑來跑去;我送給佳的二十一幀立體相片,紀錄我們每一個月的難忘時刻的照片,就貼在走道兩旁;客人沒有理會我們正在佈置,但卻被相片吸引在指指點點談論著,那個時候感覺其實也有點不自然。不過沒有兒童不宜的「肉照」,我想該沒有問題吧! 因為那裏是公眾空間,間中有些遊人會過來看風景和拍照,他們有些人對我們的相片很好奇,有些人甚至走過來恭喜我們。 賓客陸續到場,有些意想不到的特別來賓也到場祝賀。平機會的林煥光先生是我認識最好的一任平機會主席。他一向很支持同志平權,想不到他真的應邀出席我們的酒會,而我也終於有機會正式把佳、Ada和家人們介紹給他,真的十分開心!Ada與佳都能跟他談得投契,也令我戰戰兢兢的心情輕鬆了不少。還有基恩教會的黃牧夫婦、美智朱仔和兩個小孩、MajiTV的梁奕倫等新朋友也一一出現,讓我們感受到大家的祝福和愛護。 好幾次辦較大型的慶祝活動,深知每人分得的時間有限,扣除處理派對中的瑣事,忙碌之中幾小時便快速地過去了。希望沒有令任何賓客覺得待慢了。 好友大都到場,節目趕及在入黑前開始。佳致詞的這麼一段令我感受良多:有一些朋友人問及我們結婚,又拍紀錄片、又接受電台報章訪問、又寫部落格,好像行事太過高調。不過佳和我都覺得,為了令更多同志和社會大眾了解同志的愛,有著天時地利的我倆,唯有把部份私隱犠牲。我們沒有特別要十分高調,但當這些能接觸更多人的機會來拍門時,為何還要讓它白白浪費呢?我個人只希望大眾的報道能夠持平,也不會為身邊的人造成太多壓力。 不少好友為這派對勞心勞力,先在此一一致謝:擔任主持人的Aries;為各位獻唱的Laurence;協助我們運輸及佈置的Stan;做的蛋糕成為全場焦點的蛋糕人Kevin;護糕使者Leo;接待的Brandon;為我們拍攝的Ivan和Chris、贊助遊戲服裝的Viki等等。 謝謝所有身邊人對我們的愛護與關懷。

365=1

How long is a day? I guess everyone will have a different answer as it really depends on many things. But in short, it simply has to do with how the day is spent. Someone may say a busy work day will make it seem longer. Then another may think the day went by so…

03062011

成年人的時間,總是感覺上過得特別地快。尤其是開心的歲月,更是超速。一年容易又春天。去年今日,我和 Henry 已經身在溫哥華,遊玩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就緒,還約了主婚人在酒店樓下咖啡廳談談婚禮的程序。 記得那個星期的天氣也算不錯,雖然比我預計的涼快,據説竟然是幾十年來溫度最低的一個春天,幸好還不缺陽光。 婚禮的前一天,我首次和那幾個從加州遠渡而來參加婚禮的朋友會面,其中包括我們兩個證婚人其中之一。想不到一個星期的陽光後,那天居然整天下著毛毛的細雨。我和 Henry 不禁擔心婚禮是否會在這樣陰沉的天氣下舉行,更不知道我們那透視更透風的禮服,能否抵禦這意外的低溫。 一直都有留意天氣的預測,都說六月三日有暖流,但天有不測的風雲,真的很難保證。我們只好隨機應變。晚上雨停了,按照原定計劃,晚飯後便和兩個僅有的「男賓相」一起去夜總會玩樂,算是一個象徵式的 Bachelor Party。 到吃了夜宵後回到酒店時,已是淩晨時分。 當我和 Henry 一覺醒來,打開窗簾,看到外面燦爛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心裏的那份喜悅確實是難以形容的。 那是我們的大日子。吃了簡單的午飯,便開始準備拍記錄片。首先要化妝,然後理髮,穿禮服,開車到加拿大廣場,拍照,再開車到婚禮場地,換禮服,拍照,行禮,拍照,致詞,晚宴,訪問,再拍照……。一切在緊密的安排下順利完成。 這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天,可惜時間不能停頓,我們只好歡送它過去。 再過兩天, 又是六月三日。 結婚快一年了,心内的感覺,卻仿如當日。

「夫」復何求? Nothing more to ask.

日劇「阿信的故事」當年甚受歡迎,最近還意外地被重新包裝在某電視台重播。我們都需要別人鼓勵,而這勵志的劇集故事更是動人真摯。「命運是對手,永不 低頭!」這是多麼勇敢的人生態度! 我發覺自己年紀越長,越是相信命運。這世上再沒有巧合,一切恍惚都早已定下。可以控制的事,其實比我們相信的少。近年來很多人都同意性格會影響命 運。而「江山易改,品性難移」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那麼推斷起來,一個人的命運豈不也就是一早定下來,而且難以更改? 性格雖是改不了,但處事方法和習慣卻還會有改進的機會。因此「固執」是我們的公敵。再說,要改變世界,要人人接受同性婚姻,先由自己開始,不是嗎? 我和 Henry 在加國合法結婚後,我們的世界也有一定的變化。沒想到,我也有機會參加紀錄片的製作,寫有關同志婚姻生活的博客,更在幾個廣播電台 裡接受訪問。最近還在獨立同志電影中客串。 我們的日常生活也變得踏實,名符其實地生活在二人世界裡面,享受著自己「創造」的幸福。 人生在世,「夫」復何求?

星星月亮太陽 The Stars, the Moon and the Sun

我喜歡旅遊,除了可以欣賞不同的文化,當然就是觀光。每當到達一個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都有種莫名的興奮,難以形容。記得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踏足祖 國,既熟悉又陌生。當時期上海跟北京還沒有正式開發,對我這個在加拿大長大的「竹升」,還是有它們的魅力,那時所感受到的一切,畢生難忘。 另一個印象深刻又特別的地方,是南非。每一次談起那一次特長的飛行航程,都說當時真的以為要在月球降落了。走出機艙時,那空氣的味道和日間的光線,都 隨著看到的陌生環境一起變得野性了。這不是心理作用,雖然非洲一向都給與人那原始野性的感覺。 但我無論身在何方,星空總讓我覺得渺小,月夜是一樣的溫柔,太陽也仍然給我溫暖。和我身邊的終身伴侶一樣,給我安全感,也讓我在生命的意義裡,有所啟 發。和 Henry 結合之後,他就變成一個星星、月亮和太陽的混合體,讓我得到平靜、溫柔、溫暖和動力。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卻知道,婚姻是愛情的果實。

情歌 Love Song

「你的一切,對我太重要。。。」Timmy 充滿感情又溫柔的歌聲,加上悠揚的音樂,完美地襯托著婚禮完成時的畫面。每一次和親友翻看這錄像都讓我感動,直把我再次置身於史丹尼公園最浪漫的海角。現代科技,把甜蜜的時光幾乎戲劇化地記錄下來,好讓我和 Henry 重溫當日的一切。要知道,對我們來説,結婚那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特別珍貴,特別有意思。就連在宣佈禮成幾秒鐘前,剛巧在我們上空經過的小型飛機所發的噪音也例外地顯得有趣,相信大家可以想象一首窩心的情歌會帶來怎樣感覺。 情歌,在每一段戀愛裏都有一個重要的地位。它像是把一切不能言傳的感覺,用音樂這宇宙語言,赤裸地表達出來。歌曲的旋律和演繹者的歌聲,都能喚起心底内的愛,感覺甜蜜且溫馨。不論古今中外的戀愛故事,都常有以一曲傳情來求偶的環節,可見情歌的魔力。 當然,歌詞的内容也是激情催化劑。情歌的歌詞,除了用「我愛你」簡單直接地示愛,也會有細膩動人的内心描寫。“Something in the way he moves….”, 「問彩雲何處飛,願乘風永追隨。。。」, “Quand… je m’endors sur ton corps…”, 不論用任何語言寫的歌詞,都是表達著同樣的愛。 忽然想起一首沒有歌詞的歌。正因爲沒有歌詞,不能確定歌曲是否和愛情有關。但歌曲的名字和聼著原唱者的演繹,卻讓我不能不「忐忑」 起來。難道是一首同志在考慮出櫃示愛的歌?

求婚 Marriage Proposal

上星期網上的國際新聞裏報導一名美國男子,在一場籃球賽中場休息時向女友求婚,可惜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拒絕了。女友的反應也令人太難堪,居然不發一言,站起來便離座而去。可能是在電影或電視劇裏看得太多類似的情節,而且一般都是Happy Ending 的關係,這個現實版本便特別叫人失望。 那男子把指環拿出來時還這樣對他的女友說:「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知道有一天會向你求婚。」他對她顯然是一見鍾情。當時情況雖然極爲尷尬,但長痛不如短痛。我想,她對那男子就是沒有深厚的愛情,也該有一點感情吧。他的一片真誠除了換來被拒絕的失望,更難受的是當衆出醜。她這樣獨自離開,表示她毫無考慮到男子的感受。試問對一個深愛自己的人,又於心何忍?最少也應為他保留一點面子。要分手,就拉著他先一起離開大衆的注視吧,何必還要讓他受辱?所以我個人認爲,這個女子根本不值得他去愛。 去年在台北過生日時也曾和 Henry 一起見證過一個求婚的過程,是男人在眾親友前給女人的一個「驚喜」,幸好結果是預期般美滿。相愛的情侶要結婚,其實是不用“求”的。原因很簡單,因爲這都是雙方的意願。 Henry 在朋友問及我求婚的方式時,都會笑著說我用短訊求婚,太不浪漫了。我卻知道,當時那簡單的一問一答所帶來的興奮和喜悅,已經補償了,甚至超越了任何求婚形式上的浪漫。更何況,浪漫的一刻又怎比得上浪漫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