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天堂 Heart of Heaven

Henry 在家裏用電腦工作時,一般都喜歡同時播放一些音樂或歌曲。一來音樂可以鬆弛神經,讓思路敏捷些;二來太靜的環境有時反而令人沒有靈感寫作。我沒有在家寫作的習慣 (呵呵),在公司又不放便聼音樂,所以我並沒有什麽選擇。 昨晚還在廚房裏忙著,忽然聽到一把甜美的歌聲從飯廳裏傳來。歌曲的旋律優美,只聼得出是用普通話唱的歌,歌詞卻聼不清楚。Henry 告訴我是國内的女歌手,還介紹那蠻有意思的歌曲名字 :「三寸天堂」。 一掌之握,一心之房,三寸見方,三寸天堂。 意思是人人都想把幸福緊握在手裏,藏在心中,而拳頭的大小又和心臟差不多,大概三寸左右,因此形容幸福的天堂只有三寸。 有朋友曾經苦著臉説:「我死後真是不大願意去天堂的。」這個人人都嚮往的地方,他居然不想去!問他爲什麽,他才鬼馬地說:「我的好朋友都往地獄去了,我會寂寞死的!」我想,這笑話也有它的道理。倘若在天堂裏我最愛的那些人都不在,那上天堂還有什麽意思?我還會覺得幸福嗎?我也寧願去地獄算了。 曾看過一本小説,主角死後在天堂裏重遇五位故人。這些人都曾在他活著時有關鍵性的影響。五個人裏,除了親人,居然也有陌生人。記得那時看完了小説後,便喜歡問問身邊的親朋,在天堂裏若可以選擇和五個故人會面,會選擇誰? 天堂這地方,三寸也好,三千方尺也好,都可能只是一個虛構的地方。我還是和身邊的愛人好好的生活比較實在。   Advertisements

想要跟你飛

[polldaddy rating=”5071022″] 生離死別,人們最害怕但又最沒法避免。上天也許要我們找到另一半的蘋果合而為一,可是兩半蘋果合起來,始終是兩半蘋果。人的親情、感情和友情,得得失失,總是這樣吊詭。九十年來奉為經典的「鐵達時」手錶廣告如是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帶點阿Q的精神,但也說出事實:牽手不等於永久。 《Sex in the City》裏,Big 和 Carrie婚後避免老夫老妻協議每周「放假」兩天。我和丈夫雖沒有類似協議,但由於有三分一時間他都出差在外,事實上我們的「假期」更長,更密。我一直把這預設的安排視為樂事,既能保有私人空間創作氛圍,又能常有「小別勝新婚」的感覺。 不過在剛過去的情人節,接連傳出名歌手去世的消息。其中一個是台灣「帽子歌后」鳳飛飛。香港的朋友對她認識並不多。她是台灣人心目中的「國民歌后」,出道比我出生還早;七十年代是她的天下,綜藝節目的收視保證,台灣工業加工區的女工全靠她的歌聲滋潤枯橾的工作。阿佳極喜愛這位歌手,電視旁邊總放著她三十五周年演唱會的DVD。我頭一次聽到她的歌聲時也被她歌聲獨有的力量震懾了。當下我們說好了要去看她的演唱會,但結果去年的演唱會因病延後,今年傳出巨星殞落了,演唱會也再沒機會再開唱。 鳳飛飛也成了我們之間的遺憾。 她在2009年的最後作品《想要跟你飛》,歌詞有以下幾句: 想要跟你飛 不用再尋找 陪在你身邊 我什麼都不缺 你那裡有沒有人能聊天 我想要愛你疼你像從前 想要跟你飛 天涯海角 多遠我都不累 牽你的手 歲歲年年 她的丈夫在灌錄大碟的前一年被癌症奪去性命。故這首歌充滿著思念亡夫的情懷。MV表露這位寡婦的生活現實:一個人在家,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思念。「想要跟你飛,牽你的手,歲歲年年」,何嘗不是經歷過生離死別的伴侶最想達成的事情?當我還在沾沾自喜我們擁有的「假期」時,我有否想過這些累積而成的「小別」,最後會否讓我後悔相遇太遲的我們「相見太少」?對於很需要自己空間的我來說,這是令我極度予盾的心事。 比利時有項調查問及老人最後悔的事。前五名分別是: (1)虛度青春,人生一事無成; (2)選錯職業; (3)子女教育失策,後代成就平庸; (4)不珍惜枕邊人; (5)身體不好,經常進出醫院。 除了子女一項我未需煩惱外,其餘四項都是我最害怕會變成現實的事。很早喪父的我,比誰都明白,人生擁有的東西,不懂珍惜,未曾努力爭取最後註定後悔。可是有時為了追尋理想,我們未免冷落其他部份的人生。究竟要怎樣我們才能取得不讓自己後悔的平衡?看來這是我要不停鑽研的問題。 我可以做的,就是盡全力做好每件事,活得健康,活得長久,至少要比對方長。 但這一刻,因為看完MV而痛哭的我,真的很想丈夫在身邊。 甲甲 二月二十七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