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

我正式上班已經接近兩個星期,雖然只是一份半職的工作,不過空餘時間像一下子少了很多,直到現在我還是很不習慣!  或許是因為上工沒數天便病倒的緣故,很多應在月底完成事情都一拖再拖。佳作為丈夫擔心之餘,我自己也急如熱鍋螞蟻,但卻無計可施。 新的工作是報館的翻譯,譯外電寫新聞稿,是老本行,也和寫作有關。我們說要找尋這類工作已經有一段時間,幸好非常幸運地一擊即中,花了不夠一星期便找到了。 這是經歷了一年多自由工作者的生活後,首份固定的工作,也算是我的受薪學習機會。 以一個興趣掛帥的人,從前找到的多數是自己喜歡的工作:電視台的編劇、副導、雜誌報紙的記者、都是跟我的興趣相關,就算工作時間長一點,辛苦一點也沒關係。 遇到佳的時候,我的職位是一家船公司的客戶服務主任。這份做了五年的工作,純綷是為了時間和金錢,方便投入同志電台的工作才勉強選擇的職位。 那是我第一份真正的辦公室工作。時間很固定,人工僅餬口,工作很累人,最不喜歡坐著一整天。下班後,腦筋和精力都花光光了,還得勉強打起精神去和電台主持們開會和製作節目,本來已經很累人,當然還沒計算到期間一些讓我百上加斤的變化。 那時我終於改變了與電台的合作形式,還搬回了母親家中。所以,我那份薪水不需再像之前的一年半那樣,幾乎全拿去交電台的租金。信用卡最低還款額也付不起的時代也一併成為過去,當然整份薪水轉而向銀行進貢,但至少重擔一點一滴地在消減。 這種重擔在工作營營役役間,早已讓我迷失而不自知。 這樣的事當然瞞不過阿佳。他眼見我每天早上漫無目的地上班下班,終日花費自己的青春在一份毫無發展,也毫無感情的工作上,只為了還債。 求婚後,他向我提出:不如辭職好嗎?你想全身投入自己喜愛的範疇上嗎? 我應該第一時間說「是」吧?結果我想了三個月才決定遞辭職信。在這段期間,我想先把欠款盡力壓低。我很清楚,Freelance等於收入不穩,先作了最壞打算,不想給他任何負擔。當負擔幾近解脫的一刻,我終於答應了。 還記得那個時候,我真的感到一身輕鬆,同時又躊躕滿志。 零五年出版了第一本小說後,我為了營運網上同志電台,犠牲了自己的寫作夢。在這期間,雖然創作了好幾個人們喜愛的廣播劇還有網劇,可是人們不會視自己為真正的「作家」。 執筆寫小說始終是我的夢想。 時間轉眼過了一年,這段期間我們經歷了很多。談情說愛、結婚、離開電台、搬家、紀錄片……一如我多心的性格,期間確實用了很多時間做了其他的事情。小說寫了一稿不算滿意,還是在修改當中。 錢不是賺得很多,但期間的經驗是令我一輩子難忘的。回想起過去一年,對丈夫我完全感受到,他對我濃濃的愛。 愛一個人,就是要有讓對方幸褔的想法。他說過,想一直看到我的笑臉,讓對方得到幸褔,他就能開懷地笑了。 幸褔的定義每個人都不同,對我來說,不過是有個我愛的人在身邊,找到人生目標,和做到我喜歡做的事情而已。 這一年讓我清楚自己不足之處。現在,為了前途,到了落實要做的事,學習我需要的知識,打開另一些門的時間。 這翻譯的工作,是第一步。未來的每一步,都希望能有佳的陪伴。 佳,感謝沿途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