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與永佳 I can speak louder!

這一次爲了讓 Henry 好好體驗北京文化,特意選擇了在北京鼓樓附近的胡同印旅店 (HuTong Inn)。旅店在其中一個胡同裏,卻不是四合院格式。在旅店後面是北鑼鼓 巷,這條窄窄的小巷,卻是胡同區裏的「大街」。向南走不遠,便是有名的東大街,一條更熱鬧的馬路。 去長城的那天,二人不是聞雞起舞,卻是聞鬧鐘起床,七點半已出門。Henry 想吃一個有當地風味的早餐,剛好在北鑼鼓巷有一家很地道的食堂。那裏沒有菜單,於是看看別人吃 什麽,就點了兩樣估計會合口味的。不算是什麽美食,但地道,而且結帳才七塊五。 第二天去了「永和大王」吃早餐,但因早餐的時間剛過了,要吃早餐的話,除了豆漿,只能單點一些小吃。説來好笑,當時我有意讓 Henry 多練習他的普通話,所以沒有主動與服務 員點菜。那服務員跟 Henry 說不上幾句,説話的聲音就大起來,好像沒耐心回答 Henry 有關早餐的問題。當她最後大聲地確認 Henry 已點了的食物,我便再也控制 不了,用比她更大的聲音,出其不意的說了兩個字:「好的」!我想店裏所有的人都聼得見! 那時我們身旁站著其他正在排隊的顧客,他們和這個其實沒有惡意的服務員,都一起笑了。我也被他們的笑臉感染,一腔怒氣也就消了。付了錢,便坐下來等服務員把食物送上。小 吃包括那必食的油條,還有香腸和肉鬆飯糰,和那又香又滑的豆漿,都是絕配! 原來這「永和大王」已營業了十七年,但和臺灣幾乎同名的食處是沒有關係的。記得最近在桃園的「永和」吃宵夜,曾和當地朋友說笑,說我將來要在「永和」旁邊開一家叫「永佳」的,也是賣小吃 ! 誰知道?Henry 和我都喜歡臺灣,説不定真的有這麽一天!

食在北京 Beijing Feast!

航班慣性的延誤了一個小時, Henry 依照我的指示,自己坐北京的機場快線,然後再轉乘地鐵到我酒店附近的國貿站。與他會合時,已是晚上九點四十 五分。看著他從地鐵站閘口走出來,心情像在機場接機一樣興奮。 雖然翌日我還要上班,也已準備好帶他到三里屯逛一下,好讓他體驗到當地人所過的熱鬧夜生活。到達三里屯時已是十點半左右。走過那些龍蛇混雜,更有職員 在街上拉客的酒吧後,拐進了橫巷,眼前便是一條夜市般的小街道。到處都有吃的和喝的,我和 Henry 一時都被這場面弄得有點餓了。看到一家賣串燒 的,卻不是中國人做老闆,但像是家庭生意。火炭爐旁整齊地擺放著各種串燒,有菜有肉,還有軟骨!火炭爐上正燒著一些肉串,一陣陣烤雞肉和孜然的香味迎 面飄來。我們也不再多想,找了乾淨的桌子便坐下來。 選了五六種串燒,大概十串,再來一大瓶青島啤酒。給了三十塊人民幣,居然給多了!原來一大瓶啤酒才五塊!Henry 照例把食物用照相機「消毒」後,便 開始享受這地道的小吃。不到五分鐘,一半的串燒和一瓶啤酒都報銷了。於是再來一瓶! 接著第二天下午去了王府井裡的小吃街,卻沒有開懷大吃,因為吃晚飯的地方,就是以烤鴨有名的「大董」。這是饞嘴的 Henry 期待已久的一餐。幸好 一切都不負所望。每份菜都是色、香、味俱全。好一頓慶祝結婚一週年的晚餐! 他也許沒想到,今時今日,食在北京!

長城之旅 The Great Wall Trip

Henry 終於做了「好漢」。 我們在晴朗而清爽的天氣下出發,具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去體驗長城。因為不是週末,人流少,沒有那些把這郊外環境「污染」的旅遊巴士,長城便更能發揮出 它自然的魅力,宏偉又壯觀。 金山嶺的長城比八達嶺的更有原始感,體能挑戰性也相對地高。當我們到達最險要的幾個城台之下,正猶豫如何繼續,居然有貴人相助,指點迷津。原來城台旁 邊有小路,還是捷徑。小路有點崎嶇,但比起那些險峻的長城路,幾乎變成兒童樂園。 Henry 年輕卻不算力壯,我還算力壯但已不年輕,兩個人都要取長補短,終於花了大概四個小時,完成了我們在出發後,為了逃避那些像冤魂般的「自 僱」導遊而計劃的行程。 這個短短的旅程,可說是人生路的縮影,各方面的挑戰具備。 最開心的,就是 Henry 走在我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