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母親去基吧

我的母親Ada,是一個既傳統,同時又很反傳統的一個華人女性。 她知道我的性向,也認識我的丈夫和他的家人,當然還有我們的朋友,她更曾在我辦的網上電台開咪教泰文! 最新的「壯舉」,是我慶生飯的那天晚上,她連同我幾個同志朋友,成群結隊去附近的同志酒吧喝酒! 她和我的關係一直很微妙。 母兼父職的她,和我的關係像一對並肩作戰的戰友多於母子。家裏的事她會問我意見,要填寫什麼表格辦手續的話也一定是我負責的,我們出門時還會手拖手。作為她眼中永遠的兒子,我還是很喜歡對她撒撒嬌,又或是任性的對她亂發少爺脾氣,但她都一一包容了。 總的來說還是喜樂多於一切的。 她對兒子的愛,在處理和這個同志兒子的關係上表露無遺。 我算是被逼「出櫃」的。二十歲才頭一次失戀的我,找了妹妹做傾訴對象。胡亂找身邊人分享心事從來都是錯誤的,證據是她因為和我吵架,選擇在吃晚飯時,在飯桌上公開這個秘密來作「終極」報復。 母親靜默兩秒,然後說:「我早知道了。」便繼續舉筷吃飯。 那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母親事後告訴我她如此做,都是因為疼惜我。 也對。發怒,打罵又如何?有幫助嗎?只傷了和氣。 和很多傳統的家長一樣,母親很長時間都不接受兒子是同志的事實,她想兒子娶老婆,她想兒子有兒有女,總跟我說這說那的,無非是想我去相親。 她也怕子女會被親戚朋友看不起,也怕我們老了沒人照顧會孤獨,也不清楚究竟同性戀還有同性性行為這些東西是什麼一回事,總之就擔心兒子過得不好,會被人笑,會染到病。當我把工作以外的全副精神,都投入到同志電台的工作時,她也默默地忍受著我因為太忙而減少回家吃飯的次數。 她的出發點都是因為我是她的兒子。 後來在拍攝紀錄片《異路同途》時,她曾這樣說過:「我替那些把同志子女趕走的家長心痛……應該慢慢和他們談話,談不來便算了。」 坐在她的旁邊,我很想給她一個吻! 兒子無論是怎樣,也是父母的兒子。兒子愛誰其實都不應影響雙方的關係才對啊。 而且,只要兒子開心快樂,有人照顧就好了。 「現在,我有兩個兒子啊!」母親不但接納了我,也接納了佳。佳閒時會去母親的家下廚,三母子一起吃飯。 我和佳結婚後,母親的態度也轉變了。還一改以住覺得家事不外傳的作風,主動告訴部份親友!當她喜孜孜地告訴我時,我還真的嚇了一大跳! 那天晚上帶著母親一起,和我的朋友吃生日飯,更一起去酒吧見識,她玩得開心之餘,更認識了這一班「兒子」,和大家談天說笑得不亦樂乎。 去年她生日時,也應邀去了小童群益會辦的同志子女家長組,我們三個人一起分享了結婚和相處的點滴,母親那天多受歡迎,還有蛋糕吃咧! 很高興因為母親能夠真誠地接受我和我的愛情,我的朋友。現在母親可以在我生命中近乎所有的環節,都有她的位置。 母親已認識到全部的我。我不用再遮掩什麼。 媽,我愛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