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的愛 Open Love

在臉書看到昨晚慶祝結婚一周年的一張照片,引起了一個從來未有過的感覺。這照片是朋友乘著我和 Henry 完成了切蛋糕的儀式後,在賓客們的要求下接吻時拍的。當時我和 Henry 都閉著眼睛,雖然沒有感覺到強烈的閃光,但也可以肯定大部份賓客都在拍照。況且他們有的是時間,因爲司儀本來要倒數九秒鐘,但在中途又加長時間,數來數去都數不完。 這照片在臉書上載了不到半日,除了有心人的祝福,更已經有多過一百個用戶的「讚」賞。其實,昨晚的酒會,跟所有慶祝新婚或類似的場合並沒有太大分別,主角倆都會給客人拍到這樣的照片。若果不談二人的性別和照片的素質,照片的内容確實並沒有什麽值得人家去特別地留意。就像看到一條狗在水裏游來游去,不會引起別人太多的注意。 言而我和  Henry 這張照片,卻讓別人有像看到兩只貓在游泳的感覺。 是的,有些貓會游泳,我見過。但數量應該比會游泳的狗少,因爲大部份的貓都怕水。 是的,兩個男人也能相愛,結婚。我是其中一個。根據某些統計,男同志的數量本來就不多,大概只是人口的十分之一。而有幸找到伴侶結婚的,便更少。我覺得自己是一只會游泳的貓。 難怪一張在結婚周年接吻的照片,即使像「大會指定動作」一樣常見,也能為別人帶來驚喜。 從我們的親友來看,我和 Henry 的婚姻並沒有給他們任何負面的感覺。相反地,他們見證了我們凴著愛的那份勇氣。 參與昨晚的慶祝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同志,也有異性戀人。這群人可以說是一個小小的社會。真的希望有一天,這個小小的社會慢慢地擴大成長,裏面每對戀人都可以把他們的愛,自由地公開。

Vive la Différence!

I never thought I would be in the newspaper, even less I would expect to be part of a public report related to my sexuality in a Chinese national English newspaper. I guess I’m really “out” this time. Even though I have always been comfortable with my homosexuality, this aspect of me remained reasonably private….

檳城之旅 Penang 2012

「馬來亞春色綠野景緻艷雅,椰樹影襯著那海角如畫⋯⋯」。從小就被《檳城艷》的歌詞感染,心裡充滿幻想,對檳城這個情侶天堂非常嚮往。十二年前在星加坡工作了一年整,去了馬六甲,沒有去檳城。七年前在吉隆坡也住了兩個月,又去了馬六甲,仍然沒有去檳城。於是,幾個月前決定和 Henry 到檳城一遊,安排在上個週五,農曆新年前出發。 農曆新年,無疑是中國人的大節日。小時候在新年除夕時興奮到睡不著的那種感覺已不知從哪年開始就消失了。不知是環境變了,或是我長大了,那依稀還記得的濃烈新年氣氛,也已悄悄地消失了。過年如過日。 這一次在檳城,雖然才年二十左右,時間尚早,但到處已是喜氣洋洋。那些紅燈籠,大大小小,真是無處不在。還有就當然是以金龍為主角的龐大擺設,商場裡的,街上的,都金光燦爛。最具感染力的,自然是輕快的賀年音樂與歌曲。「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口裡的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 檳城另外有名的,是 Henry 期待已久的美食。但他也很快就留意到當地人的體積,更猜想是飲食裡有太多的椰子產品的關係,所以也沒有太放任地吃。話雖如此,甚麼喇沙、海南雞飯、炒粿條、燒䱽魚、咖喱羊和那經典的「辣死你媽」,他都一一嘗過。 這次旅遊,在Henry 媽媽的陪同下,浪漫雖不足,尤幸口福有餘,旅途愉快。

花心 Heart Breaker

在東京渋谷地鐵站口,Henry 帶我去看一頭狗的銅像。Hachiko「八ち公」的銅像比我們想象的小。下一次有機會,定要去上野國家科學博物館看它的標本。這一頭狗由兩歲開始,每天就在這火車站門口等候它已瘁死的主人回來,等了九年,終於也病逝街頭。狗的長情,把人也感動了。銅像和標本,都是爲了表揚它的忠心。相比之下,有些人就是「禽獸不如」地花心了。 「花心」可説是人的特性,見異思遷,人之常情。誰不想得到更好的?有的是對人花心,有的卻只對物花心。我自問是後者。有些人被誤會是花心,卻原來根本從未付出真心。本來就沒有心,所以就花不了。 Henry 的媽媽很長情,對人,也對物,尤其是食物。她常說,只有她媽媽做的潮州蠔烙最好吃。我想,其他的版本,只可以算是蠔餅,稱不上蠔烙。Henry在很多方面都得到媽媽的遺傳。雖然他也曾自認花心,他的心卻已被我打磨得光滑無暇,只要我小心不把它弄碎,相信也不會「花」了。 很久以前,我也曾經心碎。心,被別人弄「花」了,唯有「移情別戀」,企圖再換一個,總不能永遠保留著一顆破碎的心。因爲是被動式,所以不合格,不能視爲「花心」。 就像我和Henry 都喜歡的歌曲《情人路》裏所建議的: 請放心,更休傷心,在愛的路途繼續行。 請愛惜完美的一顆愛心,等待情人將真心印。 事先聲明,倘若我先走,Henry 另尋續絃對象,不算「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