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出櫃

Guy: 類似Facebook的社交網站近年越來越多,不過Facebook的地位目前仍難以替代。不知不覺間,它已成爲數百萬人每天的溝通工具。我們也通過這個渠道,結識了不少身在世界各地的好朋友。 在自己的首頁裏,一般人都會填上基本的個人資料。其中一項,是關於感情生活的狀況 。它列出了世上所有不同的感情狀況任君選擇,包括獨身、蜜運中、訂婚了、結婚了、離婚了、分居了、守寡中、開放關係和複雜關係等等。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總有一樣適合你的感情關係狀況,真厲害! 在加拿大結婚後,我倆便自然地把自己的感情關係狀況由蜜運中,改爲結婚了,還清楚地指出另一方是哪個Facebook用戶。我用的是英文版,寫著 “Married To Henry Lam” 。Henry喜歡用中文版,我就無奈地被稱爲他的太太了!他們的邏輯很簡單,男的結了婚,另一方就一定是太太。用了大半年的時間,Henry終於成功地讓Facebook追上時代,也讓我恢復男兒身,當他的配偶。 我們就這樣在Facebook無聲無息地跟所有親戚朋友出櫃了。只要是我們的臉書朋友,包括部分舊同事,都能得知我們的關係。本來別人也未必那麽快就會留意到我們的感情狀況,但當看見我們新貼的結婚照片,也就一目了然。要出櫃,其實不一定要鄭重地宣佈,或在Facebook的感情狀況選項中交待。回想好久以前,那時還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生活,我和一位女同事聊天,當提起自己的密友時,在言語間只用了一個字便出了櫃,那就是「他」字了(法語和英語一樣,從代名詞可以聽出性別;廣東話的「佢」,就只有化成書面語,才可以分辨雄雌)。 Henry: 性傾向和身家多少一樣都屬私人事務,首次見面便主動告訴人家無疑是煞有介事。交朋結友應基於個人品格和興趣,私生活例如伴侶身份等等,應隨著交友的深度,再決定他值得知道多少。 能坦蕩地交往當然是件美事,但仍需摸清對方底蘊,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和衝突。通常我不會隨便將感情事告訴別人,而會等大家慢慢互相認識更多,也明白他們對同志的看法,才尋找適當讓對方知道這部份的我。 最理想的當然是不經意露出蛛絲馬跡,讓他們自己發現。就像Guy所提過的Facebook「關係」一欄,加我為好友時,對方便自然看到我有個好丈夫。不過網絡現在如此發達,有時也超出了我的控制。一個同事的共同朋友在我Facebook相片的留言回覆,簡單幾個字就令我出了櫃;另一個同事則是因為「主場」而得悉我的身份。在首篇博客刊出後翌日,她在閒談間,忽然說看到我在主場的文章,想跟我說聲恭喜。 雖然那時我真的被嚇了一跳,但至少她衷心的祝福,真的給我很大的鼓勵。也令我們在Facebook開設了《基緣巧合已婚漢》的專頁,讓更多人可以接觸到我倆的故事。 曾有同事告訴我,因為擔心我介意她知道我的性向,得知我的身份也不敢告訴我,徒添彆扭。說不定,還有一些正在閱讀這篇博客的同事和朋友,正猶豫著是否應該跟我「表白」呢? 若你能夠接受完全的我,儘管告訴我吧!無任歡迎! 本文同時載於: 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http://thehousenews.com/lgbtq/%E4%B8%80%E5%AD%97%E5%87%BA%E6%AB%83/

朋友 Friends

昨晚,Henry悉心計劃和安排的「異路同途」特別放映和座談會,終於完滿結束。我坐在觀眾席上,再次像局外人一般,從大螢幕上欣賞著這紀錄自己結婚的影片。過去一年多的點點滴滴,尤其是婚禮當天的情境,都還在我的腦海裡面,記憶猶新。仿彿,我和他的婚禮,又再舉行一次,也讓我們再說一次「我願意!」。科學館的演講廳,比一般的小型電影院更寬敞舒適,音響效果也好。當司儀開始宣布這個晚上的程序,Henry便緊張起來, 而我卻感覺到一種甜蜜的興奮。畢竟這次放映和座談會的意義重大,也是「原色人」第一次舉辦的活動。最讓我感動和開心的,不是那些星級的嘉賓和黃耀明的驚喜出席,卻是「原色人」的組員和朋友的落力支持。從籌備工作開始,這一群熱心人,向著一個共同的目標進發,直到昨晚各方面的合作,包括迎賓、票務處理、司儀、即時傳譯、場地佈置和其他雜務,都顯得盡心盡力。更難得的,是合作時的那種和諧。 Henry 人緣不錯,有幸這次得到好朋友們的鼎力支持和幫助,終於為同志社群出一分力,推動社會共融。真的不能想像,沒有朋友的人生,能如何渡過。

Karma and reincaration

I don’t quite remember since when I was deeply interested in Shirley Maclaine. I have read all her books. Not only I appreciate her witty writing style and straightforwardness, I am also fascinated by her rich and adventurous life. I would certainly not expect an American movie star with a Catholic background would be so…

小數服從多數 Majority Rules?

五個朋友們一起相約去吃晚飯,本來問題不大。可是,有人不吃豬,有人不吃牛,更有人不吃魚。終於這頓飯還是一起去吃了。好朋友聚餐,食物其實不是主角。無論是宗教原因,抑或是食物敏感,甚至只是偏食,別人選擇不吃任何東西,我們都無權也無法去干涉或反對(小孩偏食例外)。 我奉信觀音,兩年多前就開始不吃牛肉了。對我來說,這一項小小的食戒,一點難度也沒有,更沒有為任何人帶來不便。這樣我想起一個笑話,說某人自稱不算偏食,因爲只有兩樣東西不愛吃。旁人追問到底是哪兩樣不吃,答案卻原來是「這樣」和「那樣」。 個人的喜好,除非直接影響了別人自由或安全(包括他或她自己的安全),否則其他人一般都不會勉強另作選擇。個人的,那就是私人的,別人要尊重。同性戀,不是個人的一面,難道是大衆的?因此不應,也無權反對。以前的傳統和觀念,也不能一一遵從。事實上,不少傳統已被廢除。清代貴族女性的三寸金蓮,我想今時今日,人們對它的價值已改觀。黃沾的經典作品裏,也提醒著大家:「知否世事常變,變幻才是永恒!」 大部份人都不會喜歡冬泳,但世上喜歡冬泳的人也不少。更有些歐洲國家,還在新年這寒冷的大日子,在海灘舉辦水上活動。有游泳、跳水或其他形式的比賽。人家就是喜歡在冰冷的海水裏嬉戲,他們當然是樂在其中。我們不必研究,更不用明白。他們當然有他們的理由和自由。沒有聽説過不喜歡冬泳的人會反對別人冬泳。和異性戀比較,同性戀的人數當然相對地少,但實際數目也不少,不容輕視,更莫說歧視。 少數不一定要服從多數。不是說,世事無絕對嗎?

前世今生 Past life times

不知道從哪時開始,我開始對沙莉麥蓮(Shirley Maclaine) 產生濃厚的興趣。她所寫的書我都看過。我欣賞她的文筆,她的風格,更被她豐富又奇特的人生迷住了。 她在書裡面經常提到的,不是什麼西方文化,卻是佛教其中最基本的理念:因果關係。正是人在做,天在看,是積德還是作孽,其實都是自己一手做成。 另外牽連的題目,當然就是輪迴。從小就聽過有人因趕路,不小心碰撞到旁人時被咒罵:「趕著去投胎嗎?」所以對這概念也並不陌生。 記得第一次去法國旅遊,就有那似曾相識的感覺,法語裡也有所謂 Déjà Vu,就是形容這個體驗。 除了地方,對某些人也有一見如故實例。雖是萍水相逢,卻極為投緣。也有另一些經常接觸的人,卻永遠擦不出火花。 Henry 和我確是有緣人,不但有緣,還是姻緣。不知道我倆前世有過什麼關係,今生雖是同性,卻仍然註定一起漫步人生。這讓我想起民間傳說中的「七世姻緣」,其中梁祝的愛情尤其曖昧。更曾有舞台劇版本顯示梁山伯的同志本性,還為同性的愛情辯論!他到最後鬱鬱而終,不是為失戀,卻是因為發現祝英台原來是女兒身! 很多思想開放的人都會說:「愛是沒有性別的!」我卻另有補充:「被愛的人,有男的,也有女的。而愛別人的那個,也可男可女。但若真是同性戀者,就不會愛上異性。」 「攣」拗「直」? 不可以,也不可能。

只有你一個 I have only you!

最近因 Henry 的媽媽 Ada 介紹,我居然在看韓劇!幸好網上有整套原版配中文字幕,不但原汁原味,也沒有被電視台刪掉部份内容來爭取時間去賣廣告。更可隨時有空便收看,沒有限定的播放時段。 記得第一次接觸韓國同志愛情電影,是幾年前的「霜花店」。戯裏皇帝的演技尤其精湛,内心戯從閃爍的淚光和憂傷的眼神感人地表演出來。印象中還用大特寫,他那俊秀的臉把整個銀幕都填滿了,仿佛可以看到他的内心深處。 說到演技,這韓劇裏的演員也是一流的。尤其是那個演同志醫生的媽媽的那位,把母愛演繹得真實而自然,特別的感人。戯裏除了有寫實又有趣的情節,對白更是一針見血,直接又到位。更難得的是戯裏的兩個同志男主角都沒有被醜化,也不像那些Stereotype,給人不正面的印象和不合理的誤導。其中一個男主角更是氣宇軒昂,高大英俊。他的衣著明顯地有人為他精心設計,把那誘人的身段顯示得恰到好處,沒有因過份地誇張而淪爲粗俗。 前幾天和 Henry 在家裏一邊吃晚飯,一邊上網收看這韓劇,也算是一種家庭享樂。像所有愛情故事,戀人都經過悲歡離合,爭吵和表白是指定動作之一。其中有一句對白,令我特別地感動。那是幾乎是哭著說的一句:「我只有你一個」。 可不是嗎?我世上最最最親的,也就只他一個。

反對歧視的聲音

二次上郭錦恩(Crystal)的香港電台英文台節目”Kwok Talk”接受訪問,探討婚姻生活、家庭、文化與政治。這次還有佳結伴一起開咪,心情因而輕鬆了不少。Crystal這個午間直播節目探討女性、健康、生活、同志與性等話題,貫徹她一向敢言大膽的作風。對於少有收聽港台第三台節目的我來說,真是大開眼(耳)界。 談起同性話題,話題自然會牽扯到歧視的問題上,不論在制度上還是社會氛圍,我們作為伴侶,在很多生活上的環節都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在近日接受的訪問中,不斷有提到這些話題,被提醒得多了,心中不免也有一些憤慨,為何相愛的兩人因為是少數而被奪去這些人人都有的權利?而且要生活得偷偷摸摸?有時我們連伴侶關係有時也不能明說,這些事情難免令人氣餒。 那節訪問除了我們倆,還有一對女同志透過電話接受訪問。看見Crystal和節目監製Elena,需以檯面的電話線接通二人進行訪問而不是由電台控制員主理的Phone-in系統,說是有些電台經驗的我,不禁跟佳面面相覷,這明明是歷史悠久設備齊全的大氣電台啊,怎麼可能這麼原始呢? 開咪前她們遇上一些技術問題,幸好訪問最後都還算順利。事後我不禁問Crystal和Elena,為什麼她們不使用phone-in系統呢?她們才告知這麼一個事實:直播室當然有Phone-in系統和人員的,但第三台是「小眾」台,故此不能像其他台一樣,有三數名人員在場協助,一切都要「一腳踢」沒有技術人員提供。 連同一電台大廈裏的不同頻道,竟有如此差別對待,這不也是歧視嗎?錄音室的眾人也不禁高呼要「打倒歧視」! 當然,社會資源和公義,永遠是先向強勢的一面。就像我們同志群體屬少數族群,撥款和服務一向比其他社群少,成員也分散,權益缺乏,人微言輕,怎敵得過像明光社一類組織性極強,動員力極高的宗教團體呢?我們沒有實力推動輿論創造言論空間,所以我們才遲遲沒有反歧視法,更遑論像結婚這一類權益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歧視,團結起來為自己發聲,才是唯一出路。

公開的愛 Open Love

在臉書看到昨晚慶祝結婚一周年的一張照片,引起了一個從來未有過的感覺。這照片是朋友乘著我和 Henry 完成了切蛋糕的儀式後,在賓客們的要求下接吻時拍的。當時我和 Henry 都閉著眼睛,雖然沒有感覺到強烈的閃光,但也可以肯定大部份賓客都在拍照。況且他們有的是時間,因爲司儀本來要倒數九秒鐘,但在中途又加長時間,數來數去都數不完。 這照片在臉書上載了不到半日,除了有心人的祝福,更已經有多過一百個用戶的「讚」賞。其實,昨晚的酒會,跟所有慶祝新婚或類似的場合並沒有太大分別,主角倆都會給客人拍到這樣的照片。若果不談二人的性別和照片的素質,照片的内容確實並沒有什麽值得人家去特別地留意。就像看到一條狗在水裏游來游去,不會引起別人太多的注意。 言而我和  Henry 這張照片,卻讓別人有像看到兩只貓在游泳的感覺。 是的,有些貓會游泳,我見過。但數量應該比會游泳的狗少,因爲大部份的貓都怕水。 是的,兩個男人也能相愛,結婚。我是其中一個。根據某些統計,男同志的數量本來就不多,大概只是人口的十分之一。而有幸找到伴侶結婚的,便更少。我覺得自己是一只會游泳的貓。 難怪一張在結婚周年接吻的照片,即使像「大會指定動作」一樣常見,也能為別人帶來驚喜。 從我們的親友來看,我和 Henry 的婚姻並沒有給他們任何負面的感覺。相反地,他們見證了我們凴著愛的那份勇氣。 參與昨晚的慶祝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同志,也有異性戀人。這群人可以說是一個小小的社會。真的希望有一天,這個小小的社會慢慢地擴大成長,裏面每對戀人都可以把他們的愛,自由地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