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男人 A Family Man

民以食為天,一日三餐,日日如是,但一般是沒有人會厭倦的。小時候有媽媽或爸爸做菜,地方小,進不了廚房。直到移民到加拿大後,應該是念大學期間,我就開始照顧自己三餐。 記得在加拿大最普遍的娛樂,就是請好友們來家裏吃飯。以前家裏最多的就是廚具和杯碟,方便招待朋友家人。還有少不了的,當然就是洗碗機了。雖然我一般的煮食習慣都比較整潔,不像有些人把廚房變成戰場,還要別人收拾殘局。 我的廚藝不算很精,但一向喜歡煮食。除了享受美食,我也享受整個過程。從選擇菜單、到市場去賣材料、到在廚房裏準備一切,都是樂趣。有朋友曾經對我說,不如自己開餐廳,我卻沒有興趣把自己的嗜好商業化。我說,我只喜歡做給我的家人朋友吃。 Henry 饞嘴,我只要告訴他我打算弄點什麽吃的,再簡單地說一說做法和菜色的配搭,他就已經喜形於色,不停地叫好。 看著他那份喜悅,讓我真的慶幸自己有這門手藝。可以安排的話,他會來到我公司門口等我下班,一起去附近的市場買菜,然後回家做晚飯。 和 Henry 一起生活之後,常有機會結識一些新的朋友。我也開始習慣性的邀請他們來家裏吃飯。其實我也曾想,要是我不用上班,能好好的當一個住家男人也不錯。 就如我常說,一個家的溫暖是來自廚房的。

男人的肚子 A man’s craving

曾經在電視劇或是電影裏有女人說:「要征服一個男人,先要征服他的肚子」。不知道是誰創作的對白,我雖然並不完全同意用那「征服」的態度,但也能理解美食對大部份男人的威力。尤其是在一個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裏,丈夫下班回家時讓他最窩心的,莫過於一桌由太太炮製的住家菜。難怪那些「阿二靚湯」那麽有名,美食和美色原來同樣引誘。 我一向喜歡下廚,除了是為了可以享受自己愛吃的美食,我也十分喜歡整個烹飪的過程。由訂下菜單、去市場買材料、到在廚房一一準備,都有它的樂趣。我更認爲,一個溫馨的家,由廚房裏的香味開始。對我來説,沒有炊煙的廚房,就像沒有人住的房子。那就是說,不是一個家。有同事的太太不但不會下廚,更不讓人用廚房煮食,以免把她的廚房弄得「不整齊」,真是匪夷所思。 加拿大的生活比較悠閒,有的是時間,家裏也有足夠的地方讓一桌人舒適地享受一頓自製的晚餐,所以下廚的機會相對地多。香港的生活環境和節奏,都很容易讓人把下廚這個動作荒廢。一包只不過五公斤的米,也可以吃上好幾個月! Henry 好吃,對我做的菜也頗欣賞。每當我花一點心思,上菜時把菜稍添姿色,他便急不及待地去把照相機拿來,做那食評般的「指定動作」。臉上喜盈於色,然後情不自禁地說:「正!」。 這就是我烹飪過程中,最喜歡的一刻。

冰箱「大掃除」

難得周日沒節目,奢侈地晚一點起床後,到巷口的麥當勞吃了一個簡單的早餐。自從搬到這新居,巷口的麥當勞便成爲 Henry 的早餐店。這麥當勞以前也來過幾次,大多是在周末午夜後。因爲這分店二十四小時營業,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之下便跑到這裡宵夜。沒想到現在每天出門都在它門口經過。 早餐後回家已是十一點多,我和 Henry 便各就各位,一個躲在書房埋頭寫作,一個躲在廚房,把午餐、下午茶甜品、晚餐等,陸續製作推出。新居的廚房不算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也足夠我一個人享受烹飪之樂。用心中的食譜計劃出來的菜單固然令人興奮,但隨意為冰箱裏的「孤兒」組織新家庭,也是人生樂事。偶爾來一次冰箱「大掃除」,環保之餘,也經濟實惠。當然,要把剩餘物資變成人間美食,除了要有一定的創意和膽量,廚藝也要有一定程度。據説有人把剩下的草莓也放入鍋裏和其他菜肉一起炒熟,結果未如理想。只因草莓過熟,難免面目模糊,味道也不一定配合。 我家冰箱裏的食物,打破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的説法。有一次我以爲冰箱裏的燈泡壞了,或是沒有電源。卻原來是食物太多,把燈光完全擋住了。Henry 也會把冰箱裏已過期的各樣食品,一一清理。同樣是冰箱「大掃除」。分別是,我把食物放到鍋裏,他把食物放到垃圾桶裏。

老饕老公和伙頭老公

一般以為異性戀夫妻老婆會扮演煮飯婆的角色,但在認識愈來愈多對不平凡夫妻後開始改觀。就算同性戀情侶和夫夫/妻妻,也不見得一定是誰會掌伙頭之職,是「有能者居之」。 「食」能反映出一個人對生活的品味要求有幾多,從而推論他有多愛自己的生活。所謂「修身、齊家」,若能煮出一手好菜,這個人至少對餵飽自己,甚至家中的悠悠眾口有他/她的辦法。和他家的伴侶關係也不會差到那裏去。 佳由於至少在外國長大並獨立生活的關係,能煮出一手好菜,這不是指那些大廚什麼酒店級精緻的名菜,而是巧手好吃的菜式,有西餐,有中東菜,也有中西合壁的家常菜。有時在外吃到好菜式,也能用自己的方法重造一遍。有時也不拘泥於特定的材料,以手到拿來的材料,配以同樣的作法,也令讓我這個饞嘴的老公吃過不亦樂乎。 他素知我愛吃,有時他只需把餐單略略介紹一下,我已立時垂涎三尺,邊說「好啊好啊好啊」,所以他也為我起了個「林老饕,名亨利,字國賢」的戲稱。 左圖那兩碟精美的西餐,就是佳情人節前煮給我們吃的,看上去不賴吧! 雖然我很喜歡吃到他所作的西式菜肴,但我更加喜歡平時煮出來的家常二菜一湯,加上一碗熱騰騰的白飯佐陣,在我寫作得翻天覆地心神恍惚時,走出飯廳便能安心坐下吃個好飯,感受那家庭的溫暖,之後回到工作檯上,心情也自然地好起來。因為我有個溫暖、可靠的老公,在幕後以愛心和好吃的菜支持著我。 所以這次搬到新居,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擁有那「真正的廚房」。由以往一個電磁爐變成兩頭煤氣煮食爐,可望吃到很多很好的「老公菜」,這個「家」也就更加完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