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與歧視

當同性戀成為更衣室裏「不問不說」的禁忌,同志運動員往往因恐懼影響前途,而不敢公開性傾向 Guy: 俄羅斯明年舉辦冬季奧運會,總統普京擺明車馬不歡迎同志參加,還揚言要拉要鎖,引起各國同志不滿,以行動杯葛俄國。起初只是部分美國酒吧停售有伏特加的雞尾酒,也有人把這烈酒倒在俄國領事館門前。最近美國更宣布正副總統缺席冬奧,還改派兩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前運動名將出席開幕儀式。法國和加拿大領袖也已表態將不會出席。這些國家級的強烈反應,應該不是普京始料所及,否則態度未必會如此強硬。 普京這次決定把同志運動員拒於奧運門外,奧委會當然並沒有認同。這赤裸裸的歧視不但違背奧運精神和宗旨,在世界正慢慢接受同性戀的時代裏也特別顯眼。 不知是否有人預測到三十年後的衝突,抑或是同志對運動的興趣特別濃厚,特為同志運動員而組織的大型國際運動會,早在1982年,已在美國三藩市舉行了第一屆。這個匿稱「同志奧運會」的運作和奧運會非常相似,也是四年一屆。宗旨也和奧運差不多,更想讓社會借運動來進一步接受同志。雖然同志奧運會對運動員參賽資格並無特定要求,卻曾經有游泳健將打破世界紀錄,可見同志奧運的水平之高。 據悉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第三屆曾受當地保守團體打擊,還好這段同志遭受衝擊的歷史已經過去,今日即使岐視仍然存在,加國的保守勢力在提出異議時再也不能明目張膽地無視法例規範。希望本港類似團體也能放開胸懷,學會包容和共融,與世界一起進步,把真正的博愛精神,付諸行動。 俄羅斯總統普京,推出與世情違背的反同性戀法例,惹來國際齊聲抗議。 Henry: 普京推出與世情違背的反同性戀法例,引發國際社會的連串抗議行動。作為同志,我當然對各國首長缺席冬奧的抗議做法感到快慰。不過,值得留意的是,運動員和觀眾對同志的恐懼和歧視仍然嚴重,同志不但較易被隊友欺凌,社會學家Sartore及Cunningham於2009年的研究亦指出,家長不願把子女交給同性戀教練進行訓練。 當同性戀成為更衣室裏「不問不說」的禁忌,同志運動員往往因恐懼影響前途,而不敢公開性傾向。以極大勇氣高調公開身份的同志運動員,通常都是個人項目的選手,例如剛出櫃的英國跳水運動員戴利(Tom Daley)。至於團隊運動如足球、籃球、冰球等,敢於出櫃的選手仍是鳳毛鱗角。2月時前美國國腳,英超足球員羅比羅傑斯(Robbie Rogers)公開他的同志身份,卻同時宣布掛靴退役。 「過去25年我一直在害怕,出於恐懼不敢展示真我。我害怕別人的評判和排斥會阻止我追尋夢想和願望,害怕親人們知道秘密後會遠離我,害怕這個秘密會擋住我的尋夢之路。」-羅比羅傑斯 羅傑斯是英國足球史上第二位出櫃的職業球員。第一位是早在1990年出櫃的法沙奴(Justin Fashanu),可惜這名曾成為歷史上首位身價逾百萬英鎊的黑人球員,卻無法承受各界壓力,最後於1998年自殺,年僅37歲。 羅傑斯說:「秘密會對內心造成極大損害,人們喜歡誠實,而誠實讓事情簡單明瞭。」不同的是,在廿一世紀的今天,羅傑斯出櫃後受到外界和隊友的一致支持,更在短短三個月後便重返球壇,還成為首位在北美職業聯賽效力的同志運動員。雖然已出櫃的同志運動員仍屈指可數,但隨著更多年輕同志運動員勇敢出櫃,這些努力對其他未出櫃的同志來說,都是一種莫大鼓勵。 美國出席俄冬奧代表團的同志運動員代表上星期又添一人。88年卡加利冬奧男子花式溜冰名宿博伊塔諾(Brian Boitano)在聲明中表示,同性戀只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借口

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為何來管與你無關的事?你減肥,為何不許我吃冬甩? Guy: 今天在臉書看到一位哥哥因支持弟弟的同性婚禮而被人unfriend了,他在自拍的錄像裏哭著為弟弟抱不平。他還把那人在臉書説明把他unfriend理由的留言,在另一個網站刊出。我在看完那段留言後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個人沒有愛過。就像一個沒有吃過魚生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會理解魚生爲何讓人垂涎。 影片連結: 第二個想法就是這個人太專制了。若再用吃魚生來比喻,就是他本人不吃未經煮熟的海產,就也不讓別人吃魚生。那教徒口口聲聲的說經書裏怎樣批判同性戀,把自己個人的偏見徹底地掩飾之餘,還企圖用一本在二千年前寫的書來作今時今日的法例。若今日所有的國家,都還是依著二千年前的法例來管制,恐怕這世上沒有幾個人能好好地生活。 另外還有第三個想法,那是可以用一句中國成語來表達:狐假虎威。神說的話,誰敢不聼?我絕對尊重別人的信仰。 問題是,真的是神的話嗎?日本人也敢公然篡改歷史,又有誰敢保證經書裏記載的是百分之百的事實?好,就算經書裏記載的是事實,這教徒的理解,和神的原意可有出入?相信看得懂用希伯來文的教徒絕不是大部份。這人看的版本,大概是英文譯本。而前人的翻譯,當然也是前人的理解,很難保證沒有個人意見滲入其中,更不能小觀以訛傳訛的效應。光看教徒之間的意見分歧,就知道每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 連教宗都說自己不可以批判別人,一個普通的教徒,又憑什麽?還不是狐假虎威嗎? Henry:   11月30日多個宗教團體上街反對同性婚姻,部份人禱告醫治年青同志。(J. Michael Cole / Far-Eastern Sweet Potato) 人與人之間的愛其實很簡單,而且不應受到性別、種族、年齡、家庭等等背景的阻隔。但總有些人喜歡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別人身上,激起不必要的仇恨歧視,甚至造成人命傷亡。與香港僅一海之隔的台灣,多元成家法案的「婚姻平權」部份,在議院通過一讀激發起社會熱烈討論。當地教會團體反對聲音,更升至史無前例的高點。 為了反對,這些人可以去到幾盡?看見這些「理據」,我第一個反應是憤怒,我們明明各不相干,他們為何要反對至此;接著是為他們這些「小學雞」都不如的辯論水準感到可笑;最後是心痛,為何有些人,竟可以被如此洗腦說這以下的「理由」: 台灣博客「個人意見」,對於反對聲音有別有心裁的回答。 1.「同性結婚會提倡性解放、多P、人獸交」-反對同性結婚 劉畊宏半裸結婚照 為何異性戀一夫一妻框架下的這些人,滿腦子想着的都是性?香港代表蔡志森滿口都是肛交肛交肛交,依教條禁慾道貌岸然的人是否都很記掛這肛交?這我想起這首揶揄教徒選擇性遵守教條的歌曲(有字幕) 影片連結: 2.「Made by Mummy and Daddy」-質疑家庭組合方式 敢問一句,一夫一妻制的爸媽,為何生出他們口中不健康的「同志」?某些教徒所恃的聖經內容,還不是充滿連他們自己都不肯遵守的教條和傳統? 看看連結,這些令某些教徒難以置喙的對答。 3.「沒有血緣沒有愛」-質疑同性伴侶不能領養 我不必多說。膽敢說出這話的你,自己好好跟天下有收養子女的家庭解釋。(延伸閱讀: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1119/298194.htm) 4.「同性婚姻令異性戀婚姻一文不值」 這篇花我很多時間去寫,因為每天都有新的材料,就像以下這一個: 異性戀的偷換概念邏輯 以上是偷換概念的最佳示範。這個人把黃金與石頭相比,再拿一百分試卷與其他分數相比,然後把異性戀婚姻與同性婚姻相比,大家留意到當中的問題嗎?原來,異性戀婚姻就高人一等,很值得他炫耀了? 5.維護下一代/傳承健康家庭價值/中華民族傳統不能改(反對同性婚姻破壞健康婚姻制度/中華文化) 香港自由黨在街上公然掛出反對同性婚姻的橫額 這些人是否認為封建制度、一夫多妻、後宮三千都很健康嗎?而且,同性戀者也是你們所生的下一代!(請舉報此群組:https://www.facebook.com/bangaymarriagehk) 6.同性戀是靈,是巫術的權勢之一,會把你網羅,抓住,要斬斷,斬斷!(反同性戀吧?) 你,邪教嗎? 郭牧師指同性戀是靈,是巫術的權勢之一。 影片連結: 說到「邪教」,11月30日當天,一些不敢自稱教徒的「家長」「小市民」紛紛上街反對。如果他們認為走出來反對是正確的,為何都頭頂鴨舌帽臉遮口罩,扮成搶匪? 番外篇: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的妻子陳嘉君,深入反對隊伍中,向基督徒婦人循循善誘,講解為何有修法需要。 影片連結: 從片中的人可看到,這些民眾原來可以被洗腦,灌輸了很多明明不合邏輯的奇怪主張。 有人擔心若提起為同性戀反歧視或同性婚姻立法,會激起反對的聲音。不過,這是爭取平經必經的陣痛。若因怕面對反對聲音而選擇默不作聲。屬於小數人公義平等,永遠都是要主動爭取的。就像陳嘉君能說服那被洗腦的婦人,既然他們可被灌輸錯誤的知識導致盲目歧視,作為明辨是非的人,我們也有能力令他們搞清楚事實,才能令整個婚姻平權的辯論,朝更正確的方向前進。 Sunny Face Comic(https://www.facebook.com/sunnyfaceco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