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你一個 I have only you!

最近因 Henry 的媽媽 Ada 介紹,我居然在看韓劇!幸好網上有整套原版配中文字幕,不但原汁原味,也沒有被電視台刪掉部份内容來爭取時間去賣廣告。更可隨時有空便收看,沒有限定的播放時段。 記得第一次接觸韓國同志愛情電影,是幾年前的「霜花店」。戯裏皇帝的演技尤其精湛,内心戯從閃爍的淚光和憂傷的眼神感人地表演出來。印象中還用大特寫,他那俊秀的臉把整個銀幕都填滿了,仿佛可以看到他的内心深處。 說到演技,這韓劇裏的演員也是一流的。尤其是那個演同志醫生的媽媽的那位,把母愛演繹得真實而自然,特別的感人。戯裏除了有寫實又有趣的情節,對白更是一針見血,直接又到位。更難得的是戯裏的兩個同志男主角都沒有被醜化,也不像那些Stereotype,給人不正面的印象和不合理的誤導。其中一個男主角更是氣宇軒昂,高大英俊。他的衣著明顯地有人為他精心設計,把那誘人的身段顯示得恰到好處,沒有因過份地誇張而淪爲粗俗。 前幾天和 Henry 在家裏一邊吃晚飯,一邊上網收看這韓劇,也算是一種家庭享樂。像所有愛情故事,戀人都經過悲歡離合,爭吵和表白是指定動作之一。其中有一句對白,令我特別地感動。那是幾乎是哭著說的一句:「我只有你一個」。 可不是嗎?我世上最最最親的,也就只他一個。 Advertisements

習慣也是一種愛

(為方便中文讀者,我一時技癢把原稿翻成中文版。) 作為兒子,Henry很高興擁有這樣一個「酷媽」Ada。 受著好奇的目光,坐在位於中環一家頗受歡迎的同性戀酒吧內,這位媽媽和Henry的朋友一起慶祝兒子的生日。 這是三月底一個沁涼的夜晚,十時左右酒吧還不是很嘈吵,DJ打碟播出的還不是節奏強烈的舞曲。除了這位特別的來賓,來客中絕大部份都是男人,半數以上是外國人。 雖然Ada不是第一個來這裏與友暢飲的女性,但以近七十歲之齡走進這類酒吧,這種情景看來還是少之又少。 Ada雖然一頭灰髮,但看上去絕不像這年紀。平時不常喝酒的她,在侍應介紹下還是爽快點了啤酒。侍應隨後送來了一杯特大的啤酒歡迎這位客人。她在相對男廁顯得極小,僅得一格的女洗手間門口等待時,路過的男女客人都向她投以異樣的目光,令她被望得有點不好意思。(譯注:根據受訪者原意稍作修改) 談到那晚在同志酒吧的不尋常經歷,兒子Henry和丈夫Guy笑個不停,三個人興奮地談著當晚的事情。 Henry形容Ada是個非傳統的母親。Henry的父親在中學時代過世,但母親沒有改嫁,一手帶大自己和幼妹。平淡的日子在一晚的餐桌上被打破--妹妹對母親說Henry是同志。她除了把哥哥告訴自己的秘密抖出,還在這家庭裏投下這個重量級炸彈。 當時年僅十九歲的Henry拿著碗筷嚇得說不出話來,但預期大吵大鬧的家變場面,卻被母親一句說話變得反高潮:「我知。」 如是者,飯照吃,一切如常。 但其實母親只是「扮嘢」,不知道兒子是同志的真正意思。她後來在電視看到關於男人之間的愛情,才知道這種「兄弟」關係的真正意思。 「我一直在想,為何我的兒子會這樣。」她說。她間中也會問兒子:「不如找個女人結婚吧?我很希望你有個妻子、生兒育女。」 兒子總是這樣回答:「我真的不可能愛上一個女人。就算結了婚也會害了她。」 兩人這種對話重複地經過了很多年。 「我知道母親擔心我被親戚及朋友們看不起,她也很怕我老了沒有孩子照顧,她更擔心我將來的路難行,會被取笑,會惹到病。」Henry在和丈夫合寫的博客《基緣巧合》裏這樣落筆。 但母親的憂慮在兒子認識Guy之後便煙消雲散。 Ada感到兒子明顯地變快樂了,就算兒子兀自坐著也看到他自然而露出的笑容。這位疼惜兒子的母親自然知道Henry正沐浴愛河中。 「只要我兒子高興就好,」她說。 Ada一次打電話給兒子談天,當時Henry正和Guy正在糖水舖吃甜品。「我媽媽想和你談!」Henry順從母親的要求求,把手機遞給Guy。「很謝你對我兒子那麼好,又照顧他,」這是母親的開場白。 因此Ada多了一個兒子,他還會為她做飯、出遊,還有談天說笑話。她對《中國日報》的記者如是說。「我喜歡這個男人,他比以前的成熟、年長。」 Henry和Guy相識僅十個月便在加拿大結婚。「我們能夠真正建立家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Henry媽媽接受我們。」Guy被問到為何有結婚的決定。「結婚不單只是一段關係,也需要父母和家人的祝褔。」Henry補充。 在二人結婚後,母親處理兒子性向身份也有著明顯的轉變。她開始告訴親友們兒子結婚的消息。Henry聞言問Ada,「姑姐會被嚇壞嗎?」Ada回答說:「她也說沒關係,」 (刊於中國日報亞太版,2012年4月20日) -----------------

Our first interview with Ada Mama!

So glad we got the chance to be interviewed by China Daily, as they needed a story of family with gay members – and now our family has two! It was my mother’s first interview with the media and I was worried that she might not feel comfortable to do it, but she said if we could help some…

帶母親去基吧

我的母親Ada,是一個既傳統,同時又很反傳統的一個華人女性。 她知道我的性向,也認識我的丈夫和他的家人,當然還有我們的朋友,她更曾在我辦的網上電台開咪教泰文! 最新的「壯舉」,是我慶生飯的那天晚上,她連同我幾個同志朋友,成群結隊去附近的同志酒吧喝酒! 她和我的關係一直很微妙。 母兼父職的她,和我的關係像一對並肩作戰的戰友多於母子。家裏的事她會問我意見,要填寫什麼表格辦手續的話也一定是我負責的,我們出門時還會手拖手。作為她眼中永遠的兒子,我還是很喜歡對她撒撒嬌,又或是任性的對她亂發少爺脾氣,但她都一一包容了。 總的來說還是喜樂多於一切的。 她對兒子的愛,在處理和這個同志兒子的關係上表露無遺。 我算是被逼「出櫃」的。二十歲才頭一次失戀的我,找了妹妹做傾訴對象。胡亂找身邊人分享心事從來都是錯誤的,證據是她因為和我吵架,選擇在吃晚飯時,在飯桌上公開這個秘密來作「終極」報復。 母親靜默兩秒,然後說:「我早知道了。」便繼續舉筷吃飯。 那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母親事後告訴我她如此做,都是因為疼惜我。 也對。發怒,打罵又如何?有幫助嗎?只傷了和氣。 和很多傳統的家長一樣,母親很長時間都不接受兒子是同志的事實,她想兒子娶老婆,她想兒子有兒有女,總跟我說這說那的,無非是想我去相親。 她也怕子女會被親戚朋友看不起,也怕我們老了沒人照顧會孤獨,也不清楚究竟同性戀還有同性性行為這些東西是什麼一回事,總之就擔心兒子過得不好,會被人笑,會染到病。當我把工作以外的全副精神,都投入到同志電台的工作時,她也默默地忍受著我因為太忙而減少回家吃飯的次數。 她的出發點都是因為我是她的兒子。 後來在拍攝紀錄片《異路同途》時,她曾這樣說過:「我替那些把同志子女趕走的家長心痛……應該慢慢和他們談話,談不來便算了。」 坐在她的旁邊,我很想給她一個吻! 兒子無論是怎樣,也是父母的兒子。兒子愛誰其實都不應影響雙方的關係才對啊。 而且,只要兒子開心快樂,有人照顧就好了。 「現在,我有兩個兒子啊!」母親不但接納了我,也接納了佳。佳閒時會去母親的家下廚,三母子一起吃飯。 我和佳結婚後,母親的態度也轉變了。還一改以住覺得家事不外傳的作風,主動告訴部份親友!當她喜孜孜地告訴我時,我還真的嚇了一大跳! 那天晚上帶著母親一起,和我的朋友吃生日飯,更一起去酒吧見識,她玩得開心之餘,更認識了這一班「兒子」,和大家談天說笑得不亦樂乎。 去年她生日時,也應邀去了小童群益會辦的同志子女家長組,我們三個人一起分享了結婚和相處的點滴,母親那天多受歡迎,還有蛋糕吃咧! 很高興因為母親能夠真誠地接受我和我的愛情,我的朋友。現在母親可以在我生命中近乎所有的環節,都有她的位置。 母親已認識到全部的我。我不用再遮掩什麼。 媽,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