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十五)Guy:囍宴三部曲

許冠傑有一首歌,既搞笑又現實: 「點解要擺酒,亂咁曬錢冇理由,人人為飲一杯酒,累到夫妻一世憂……」 結婚乃人生大事,不論在任何國家或文化傳統裏,都一定是喜事,會有所慶祝。當然,婚宴不一定要像做 show 給別人看一樣,或過份奢華。只要量入為出,能和家人朋友一起開心慶祝,是十分有意義的事,我們也不例外,安排了在婚禮後,與在場親友一起就在Ferguson Point對面的Teahouse 飲飽食醉。十八日的蜜月假期完滿結束後,我和Henry 便立即籌備兩個重要項目:一個是為我倆在香港的家人而設的私房婚宴,然後就是和好朋友一齊舉杯的雞尾酒會。 又一次全靠今日的網上資訊科技,我有幸在灣仔找到一家法式私房菜館,在出發加國前已完滿地安排了我倆的溫馨小婚宴。記得當晚還有《異路同途》的拍攝,把那喜氣洋溢的氣氛,真實地攝錄下來。印象最深的,是菜館老闆娘 Piann 在被訪問時說:「我也有很多同志顧客,但都只是和朋友一齊來吃飯。像這樣的家庭囍宴,是第一次見。」後來我和 Henry 再次光顧,獲悉有其他同志顧客從老闆娘口中知道我倆的事,因而也隨著我倆的腳步,到外地結婚去了。 七月的婚宴在私房菜館,八月的雞尾酒會場地也十分有特色。是天從人願,也是好友盛情,除了把她在灣仔的畫廊借出作酒會之用,還用佐酒的小吃和花葉做了一個很有藝術品味的擺設。加上我外甥精心泡製的西瓜雞尾酒和好朋友悉心的佈置,讓這囍酒會添上洋洋喜氣。同樣地,酒會當晚也有《異路同途》的拍攝。老實說,若不是後來看到紀錄片的內容,我也不知道原來酒會裏有那些訪問。 2011年的夏天,應該是我回流香港後最忙又最開心的季節。 基緣巧合已婚漢Facebook Advertisements

名字的意義

《異路同途》包含了Guy想表達的多重意思:Same Way,可以是同一路途、同一方法和同一狀況的意思。 Guy: 父母替兒女起的名字,不少都有特別意義。有時代表一份祝福,有時代表父母對子女的某種期望。也有一些名字是與孩子出生的時間、地點或情況有關。 我們現在沒有小孩子,卻有一部由我們的婚姻而衍生的電影:《異路同途》。這是我為這部紀錄片起的名字。英語翻譯成”Different Path, Same Way”。我比較喜歡英文的版本,因為Way這個字確實包含了我想表達的多重意思:Same Way,可以是同一路途、同一方法和同一狀況的意思。 一直以來,同志走在愛的路途上總比一般人更為艱辛。雖然歷史上也曾經有過一些獨特的年代或國度,讓同性戀愛受到尊重,但隨著時代改變和政權的更換,同性戀愛的「合法性」也十分反覆。一朝天子豈只一朝臣,還有不同的法例左右同志可以要走的路。 「愛不分性別!」這是同性戀愛支持者常說的話。只要有機會認識和感受那份愛,這其實是一個很容易就得到的結論。愛,當然有很多種和層次,但愛的感覺是不能用性別來分類。比如對父母的愛,也不會因爲他們的性別而有所差異,應該對兩個都是同樣地愛。有人會說,我愛我的爸/媽更多。 這固然有可能,但那是因為其他原因,和性別無關。 日前接受雜誌訪問,記者已婚,婚前他已和太太生活在一起。當他問到我們婚前和婚後的生活有何不同,我的答案跟他的個人經驗、感受都差不多。這就是「異路同途」。 Henry: 早前出席TEDxKowloon的致謝宴,與贊助商傾談時我以「老公」稱呼Guy,對方好奇地問那我是不是「老婆」? 答案當然是不。我們是對夫夫,沒有妻。 在異性戀者主導下的父系社會,人們往往對妻冠夫姓視為理所當然。就算是女婿改姓入贅,婚姻關係好像還是有種從屬意義。作為同性伴侶,是否又要跟隨這種充滿歧視的做法? 見過不少異性戀的傳統被同性戀群體內化,例如與同性伴侶拍結婚照,不論男男或女女,總是會扮成一對新郎與新娘──好端端的一個男人,只是愛上同性,並非將自己看成女人,何必去扮新娘惹人側目,加強外界對同志等於女人形的刻板印象? 所以,我們並沒有像張學友的情歌般,把那種《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的浪漫應用在我們的關係上。各位讀者,無論你是異性戀或同性戀,或許也可以想想自己是否需要跟隨這種向男性傾斜的傳統。 將來我倆若生孩子,孩子跟誰的姓可能是個問題。或許,我們可以效法電視劇《兩個爸爸》,因為兩個爸爸分別姓唐和姓溫,女兒就叫「唐溫蒂」,孩子其實也可以兼取我倆的姓氏作為名字,那樣應會較公平吧。 台灣電視劇《兩個爸爸》兩位父親兼取二人姓氏作為女兒的名字。

《異路同途》@港大通識「平等機會節2013」

《異路同途》有幸參與由港大通識主辦的「平等機會節2013」,合辦放映會及座談會。活動將於下星期五(15日)晚上6時至8時,假香港大學鈕魯詩樓K223室舉行。放映後港大輔導及心理培育總監梁若芊女士,將與導演翁志文及主角Guy及Henry進行對談。歡迎公眾參與,費用全免。 預先登記留位:http://hkuems1.hku.hk/hkuems/ec_regform.aspx?guest=Y&UEID=27561 (Eng version)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Screening and Seminar co-op with HKU General Education. Date: 15 Nov 2013 Time: 6.00 pm to 8.00 pm Venue: K223 Film Name: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異路同途 Director: Chi-man YUNG Guest speaker: Henry and Guy, the couple in the film Chi-man YUNG, Director of the film Dr…

場外漢,也可當推手

我們得到有心人的介紹,走進「主場新聞」開設《場外已婚漢》專欄,以同志夫夫的角度,分享對婚姻生活及同志平權的看法。 《場外已婚漢》@主場新聞 你好!我們(Henry與Guy)是本地同志夫夫,遠赴加國結合,並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兩口子並肩,走走看看,希望在這欄目將經歷感受,好跟有心人分享。 你們不像我或慢必有作為公眾人物的責任,作為普通市民也願意這樣做站出來,我很感謝、佩服你們。 -黃耀明   Henry: 歌手黃耀明去年出席我們的紀錄片放映會時,說了以上的話。對,我們和這裡的讀者一樣,都只是普通人,普通到連我的筆名都叫「記者甲」,只是一個偶爾寫點字的某某,並非甚麼焦點人物或領袖,根本可以安於現狀,無需站出來。2012年,我和Guy跑到加拿大結婚,將過程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為何我們會走前這一步,公開我們的私隱,跟大眾分享這段經歷?因為我們知道,若期望我們能在社會上獲得平等待遇,例如與愛侶結婚成家的權利,就不能再做旁觀者。 最清楚群眾需要的正是群眾本身,因此我們要發聲,讓大家知道我們的需要,所以製作這部紀錄片,進而建立自己的網誌,再有《主場》這個專欄。 網絡生活也是現實生活的一部分,從網絡出發,影響最終也可以回到現實之中。就像Gay Radio,本來只是三五好友自己製作的網絡清談節目,漸漸發展成數十人合作的電台,不但錄製廣播劇和網劇,還得到過老牌社福機構的資助、小說作家主動邀約合作,集合各方聲音,一步一步靠近生活。 今次加入《主場》,也是帶種從網絡走出去的意味。作為普通同志市民的你和我,今時今日也可以透過自己的一點力量,參與平權運動。你未必需要走上街頭,也未必需要遊行請願,但以文字藝術的力量,一個轉載,一個回應,大眾對少數族群的認識,就是從這一點一滴中積聚,平權的路途或許就能在這些積聚當中慢慢變得寬闊。 Guy: 我一向著重溝通、表達方法和效率,最怕浪費時間。在國外生活的時間比在香港還多,中文水平固然有限,卻熱愛寫隨筆。這次門外漢當兼演「場外漢」,有挑戰性,當然也有目的:分享是其一,熏陶是其二。主題環繞在國外和香港的同志生活,從吃喝玩樂到平權運動,讓讀者從另一個角度,看同一個世界。 在加拿大多年,卻沒有參與過任何平權運動。原因很簡單,那段時間,我一直沒感覺到有這樣的需要。無論是家人、新認識的朋友或舊同事,都讓我感到被尊重,更沒有給我任何壓力。所以,我沒有想過到要去爭取什麽。回到香港,那份自由和自然,也就不動聲色地消失了,像困在一個無形的櫃。若要重獲自由,當然就要出櫃。不但要出櫃,更要出一分力去爭取每個人都應有的權益。想起前年穿著結婚當天穿的同一套禮服,走在臺北市同志遊行的隊伍裏,竟是我多年來第一次參與的同運活動!今年也湊巧參加了台中的同志遊行,讓我更體會到臺灣同運團體的那份熱誠,實在感動。 除了參加遊行,過去兩年還接受了各個不同媒體的訪問。一切一切的舉動,都只是想讓香港知道同性婚姻對同志們的重要性,希望香港能名副其實當一個世界大都會。 我沒有絕食的勇氣,但還有拒絕歧視的文字,亦能在場外作精神上的支持,為香港同志打氣。 原載於「主場新聞」: http://thehousenews.com/lgbtq/%E5%A0%B4%E5%A4%96%E6%BC%A2-%E4%B9%9F%E5%8F%AF%E7%95%B6%E6%8E%A8%E6%89%8B/

朋友 Friends

昨晚,Henry悉心計劃和安排的「異路同途」特別放映和座談會,終於完滿結束。我坐在觀眾席上,再次像局外人一般,從大螢幕上欣賞著這紀錄自己結婚的影片。過去一年多的點點滴滴,尤其是婚禮當天的情境,都還在我的腦海裡面,記憶猶新。仿彿,我和他的婚禮,又再舉行一次,也讓我們再說一次「我願意!」。科學館的演講廳,比一般的小型電影院更寬敞舒適,音響效果也好。當司儀開始宣布這個晚上的程序,Henry便緊張起來, 而我卻感覺到一種甜蜜的興奮。畢竟這次放映和座談會的意義重大,也是「原色人」第一次舉辦的活動。最讓我感動和開心的,不是那些星級的嘉賓和黃耀明的驚喜出席,卻是「原色人」的組員和朋友的落力支持。從籌備工作開始,這一群熱心人,向著一個共同的目標進發,直到昨晚各方面的合作,包括迎賓、票務處理、司儀、即時傳譯、場地佈置和其他雜務,都顯得盡心盡力。更難得的,是合作時的那種和諧。 Henry 人緣不錯,有幸這次得到好朋友們的鼎力支持和幫助,終於為同志社群出一分力,推動社會共融。真的不能想像,沒有朋友的人生,能如何渡過。

《異路同途》特別放映及「同性婚姻生活與展望」座談會

放映日期:12月19日晚7時30分至9時45分 地點: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票價:60成人/35學生 主持:作家蘇美智小姐 嘉賓:平機會主席林煥光先生、基恩之家黃國堯牧師、香港大學社工系副教授何式凝博士 購票:直接到原色人網頁(www.primacoproductions.com) 設有英語及普通話即時傳譯服務

影像的吶喊

講述校園性侵的《無聲吶喊》電影和原著小說在韓國的成功,觸發全國維權運動,甚至逼使政府對案件的重審與修例,帶來了公義與改變。 記得還在Gay Radio負責創作節目的時候,也不時和朋友討論如何可以把同志的聲音帶給圈外的社會大眾。我們都覺得走上街頭大聲疾呼,一時確實可以搶佔報紙版面,但高音量的口號對路人來說影響或許只是幾秒間,卻不及像2005年一齣《斷背山》引來社會的討論與反響。除了令我們多了一個「斷背」的雅號,傳媒也開始對同志有更大的興趣。甚至藝人本身也接連「出櫃」,政治人物也來抽水「支持」,還有食古不化的原教旨主義者大力自反方催谷,正面或負面也好,近年同志佔有的傳媒空間反而比從前大得多。 說回《斷背山》,兩個男主角浪漫又淒慘的愛情關係,著實讓不少人動容,性向反而變得次要而成為了一種無界限的感覺,令不論性向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由於大眾對性向認知有限,若我們能供給他們刻板印象以外的資訊,提供多元的視點,大眾也許會更樂於接收和認識同志。 不只圈外朋友能被感動。就像網劇《我和他的99天》或者廣播劇《同愛猜情尋》、觸及的不單只同志圈內的問題,也涉及家人、父母甚或同學朋友間的關係。如果看看youtube的留言,可以發現有一些3、40歲的同志在那裏以留言「出櫃」。這一步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微不足道,但對因怕被歧視而走進衣櫃十多二十年的中年同志,卻是像踏足月球的一大步。作為劇集的創作人,看到這些留言當然極為感動,為圈中有如此多的恐懼感到悲哀之餘,亦為不少人對我們的欺壓覺得憤怒。 有著這些留言與感受,雖然前路崎嶇不平,但我們仍要堅持路向,以藝術表達現實的方式去感動其他人。 阿佳有一句說得很好,我們好給人家看,人家便不會有空拿起有色眼鏡看自己。為別人高興都來不及了,還要說什麼歧視呢?在大學播放《異路同途》的片段時,我從台下同學們的表情,就充分感受到阿佳所說的情況。現在每次為紀錄片報名參展和詢問發行的時間,我都以這樣的心態去提醒自己要堅持下去,花費的心力和金錢不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