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逃”源

在兩個外出公幹中間的一個長周末,我和Henry一起“逃”到一個從未踏足的地方–越南胡志明市,慶祝我們相識一周年。 一年的感情,究竟代表什麽?有很多人拍拖拍了十多年,卻爲了種種原因,不想或不能結婚。而我們卻在相識一周年的三個月前,就已經結婚了。 所以,一切都是相對的。一直同意愛恩斯坦的相對論,世上所有的一切評估,都是相對論的產品。數量與素質,是一般作評估的工具。而數量與素質的關係,也有相對的一面。 兩個人的愛情或感情,又怎樣去評估呢?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相識時間的長短,與那内心感覺的深淺,不一定成正比。有一見鍾情,也見過五十年的婚姻也孕育不出愛來的實例。囘心一想,愛的感覺,真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當然,愛有很多版本。 一個長周末,也可以在愉快的心情下變短了。快樂更知時日過。忽然想起, Henry 買了的一本相薄,背部印上了一首英文老歌Time in a Bottle的首兩段歌詞。Henry覺得句子有意思,卻不知道原來是歌詞。我看了一眼,就唱了出來。然後就立即登入Youtube, 讓他好好欣賞Jim Croce的原裝演繹。那令人感觸的歌詞,加上優美的旋律,充滿感情的歌聲,很自然地讓我在心靈上再一次深切地共鳴。 If I could save time in a bottle, the first thing that I’d like to do. Is to save every day till eternity passes away just to spend them with you. If I could make days last forever, if words could make wis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