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過得很快樂-見證與分享

很榮幸得到城大社工系導師Diana的邀請,連續兩天在她任教有關性向多元的課堂上分享和阿佳結婚的點滴。 兩個相愛的男女結婚對很多人來說,本來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但兩個男人為愛而結婚,還正式註冊為具有法律地位的終生伴侶,卻是大家認為很值得分享的一件事。 這個課程很受學生歡迎,全場近百座位坐無虛席,我更發現有不是本課程的學生來上課!Diana請來了好幾位嘉賓從同志歷史,本地發展史和同志生活幾方面和學生們分享。我跟同學分享了我的同志經歷,結婚的前因後果,還有《異路同途》中婚禮片段和家人朋友的訪問。 我看著在宣佈成婚一刻自己的真情流露,心情還是有點激動的。播完片段後,我訪問了兩位同學,他們不約而同地覺得感動,其中一個女同學更留意到我看片段時的表情依然很有感覺! 這短短數十分鐘的分享,好像要我倒帶重溫這個愉快又難忘的經歷。記得我提到母親知悉自己身份那餐晚飯,她的反應如何令大家譁然;還有在提到和阿佳是「閃婚一族」時大家的笑聲。心情也因此輕鬆起來的我,偶而還有心情跟他們說冷笑話! 之前好幾次的電台訪問都和阿佳結伴同行,今次單人匹馬上陣心情不免有點緊張。但當我說出「多謝大家」的一刻,在場同學給我的掌聲把我感動了,我緊張的心情也因此消散不少。 回對同學的提問,我和同場的嘉賓好友,站出彩虹的Anthony以及姊妹同志的Eunice和Eleanor分別回應了同學的提問。Anthony跟大家笑說只要聽頭三個字就知道對方想問什麼,果然連續幾個問題都是很「基本」的。例如男同性戀是否很多性伴侶,有沒有分男女角色等這類問題,相信很多朋友都被聽聞過這些問題了吧?反而次日的三個問題,倒值得在此跟各位分享,答案如下,大家想想問題是什麼吧: (一)我跟阿佳像很多情侶一樣,情到濃時,在公眾場合也會拖拖手或來個擁抱,但我也像很多人一樣,不接受任何情侶公開地深吻,亂摸,有太親蜜的行為的。(二)很幸運沒有朋友聽到我婚訊時跟我說反對的!如果真的有反對我的朋友,我會問清楚他/她為什麼要反對呢?是因為同性戀?還是因為我個人的問題?(三)不少同志未必會選擇結婚,是因為他們未找到合適伴侶;或者沒有能力鼓起勇氣遠渡重洋去結婚;又或在長期沒有婚姻制度的制約下,同志根本沒有意識對伴侶給予這種承諾。 同學離去時跟我友善地微笑或開口道恭喜,也有分享個人感受,甚至和我握手再握手的!他們說看到這種正面的分享, 才發覺在平常的生活中還有我們的存在,而且也有家人朋友的祝褔,也能生活得很快樂。這場分享帶給他們的正能量是特別的,我在他們臉上親切的笑容,也能反照得到我當中的快樂。 當有朋友知道我去大學分享時,有跟我說「阿甲,你這樣跟他們出櫃分享,真的很勇敢!」,我才想起,啊我原來曾向共160名同學站出來說出我的身份和經歷,也即是大家所說的come out吧。可是回想起來,我也不是做過什麼勇敢的事情,我只是跟大家分享我的快樂,我的幸褔而已。相比從前的小說和網劇創作,我分享同志所思所想的,又何止這一百多人? [polldaddy rating=”5071022″]  

異路同途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轉眼間有關我和Henry結婚的紀錄片製作已接近尾聲,我倆就像一般父親為第一胎的孩子張羅著,希望給它起一個合適的名字。《異路同途》是我陪著Henry跑步時想到的。記得當時鬼馬地改著《鐵血丹心》的歌詞邊跑邊唱:「論老公,俗世中不知邊個好?」,因鬼才有限,便繼而接唱原版「或者,絕招同途異路!」。突然我靈機一觸,從此《異路同途》這四個字便揮之不去了。 所謂「異路」,就是同志們與生俱來卻又與別不同的一條人生路。這是我們沒用選擇的唯一道路。還沒有「出櫃」的,走的也是同一條路,只是選擇在黑暗裡走。而 早已奔向彩虹的,走的自然是陽光大道。 當在路上遇到了真命天子,便能「同途」一起走向另一個人生目標:建立家庭。 紀錄片的首要迅息,就是:”Yes, we are different. Yet, we are the same!”。不知道有多少人已說過,愛是沒有性別的。曾幾何時,跨文化與跨種族的婚姻也是被禁的配對。今時今日,戀愛自由,每一對都是理所當然如金童玉女,一男一女就可以了。再進一步,希望是接受兩個相愛的人,不論性別。 我想,在同志圈子裏的,已到了「而立」年齡的有很多,到了「而不惑」階段的也不少。未婚,也許是在黑暗裏的「異路」迷失了,找不到能「同途」的人。紀錄片的另一個意願,就是把這條像在香港旺角裏人又多巷又窄的「異路」擴寬和照亮,讓過路人走得輕鬆點,讓找到「同途」夥伴的機會提升,更讓他們一起邁步擁抱彩虹。

情歌 Love Song

「你的一切,對我太重要。。。」Timmy 充滿感情又溫柔的歌聲,加上悠揚的音樂,完美地襯托著婚禮完成時的畫面。每一次和親友翻看這錄像都讓我感動,直把我再次置身於史丹尼公園最浪漫的海角。現代科技,把甜蜜的時光幾乎戲劇化地記錄下來,好讓我和 Henry 重溫當日的一切。要知道,對我們來説,結婚那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特別珍貴,特別有意思。就連在宣佈禮成幾秒鐘前,剛巧在我們上空經過的小型飛機所發的噪音也例外地顯得有趣,相信大家可以想象一首窩心的情歌會帶來怎樣感覺。 情歌,在每一段戀愛裏都有一個重要的地位。它像是把一切不能言傳的感覺,用音樂這宇宙語言,赤裸地表達出來。歌曲的旋律和演繹者的歌聲,都能喚起心底内的愛,感覺甜蜜且溫馨。不論古今中外的戀愛故事,都常有以一曲傳情來求偶的環節,可見情歌的魔力。 當然,歌詞的内容也是激情催化劑。情歌的歌詞,除了用「我愛你」簡單直接地示愛,也會有細膩動人的内心描寫。“Something in the way he moves….”, 「問彩雲何處飛,願乘風永追隨。。。」, “Quand… je m’endors sur ton corps…”, 不論用任何語言寫的歌詞,都是表達著同樣的愛。 忽然想起一首沒有歌詞的歌。正因爲沒有歌詞,不能確定歌曲是否和愛情有關。但歌曲的名字和聼著原唱者的演繹,卻讓我不能不「忐忑」 起來。難道是一首同志在考慮出櫃示愛的歌?

「孩子」出生了

我們的孩子快要出生了! 雖然不是小人兒,但這個「孩子」也是我們結婚的副產品,所以也算是我們的「愛情結晶」吧! 其實這是紀錄了我們由籌備結婚、到溫哥華註冊,再回香港和家人朋友慶祝這大約半年經歷的紀錄片。這片子最初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幸褔分享短片,但在身邊朋友的支持和加入參與下,這個計劃慢慢有了自己的生命。最後一共有三個導演、三個攝影師還有很多各界人士參與了這個製作。 多謝異性戀的導演阿文,讓我們對結婚的過程有了新的視點。而不論在本片製作或我們的結婚過程本身,異性戀參與者的比例一直很高,高得讓我終於感到我們是身處真實世界之中,不再偏安只在同志的國度。 在這段期間製作一直很順利,身邊的人都很支持我們的結合,讓我們充份感受大家的愛。其中一個異性戀朋友說,在這異性戀人不想結婚的世界裏,我們的努力,讓她重新看到結婚的意義在哪裏。 現時我們已在剪接的最後階段,期望可以很快和大眾見面。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我們正在為影片命名而傷腦筋。大家想助我們一臂之力嗎? https://www.facebook.com/questions/10150465107122547/?qa_ref=q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