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62011

成年人的時間,總是感覺上過得特別地快。尤其是開心的歲月,更是超速。一年容易又春天。去年今日,我和 Henry 已經身在溫哥華,遊玩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就緒,還約了主婚人在酒店樓下咖啡廳談談婚禮的程序。 記得那個星期的天氣也算不錯,雖然比我預計的涼快,據説竟然是幾十年來溫度最低的一個春天,幸好還不缺陽光。 婚禮的前一天,我首次和那幾個從加州遠渡而來參加婚禮的朋友會面,其中包括我們兩個證婚人其中之一。想不到一個星期的陽光後,那天居然整天下著毛毛的細雨。我和 Henry 不禁擔心婚禮是否會在這樣陰沉的天氣下舉行,更不知道我們那透視更透風的禮服,能否抵禦這意外的低溫。 一直都有留意天氣的預測,都說六月三日有暖流,但天有不測的風雲,真的很難保證。我們只好隨機應變。晚上雨停了,按照原定計劃,晚飯後便和兩個僅有的「男賓相」一起去夜總會玩樂,算是一個象徵式的 Bachelor Party。 到吃了夜宵後回到酒店時,已是淩晨時分。 當我和 Henry 一覺醒來,打開窗簾,看到外面燦爛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心裏的那份喜悅確實是難以形容的。 那是我們的大日子。吃了簡單的午飯,便開始準備拍記錄片。首先要化妝,然後理髮,穿禮服,開車到加拿大廣場,拍照,再開車到婚禮場地,換禮服,拍照,行禮,拍照,致詞,晚宴,訪問,再拍照……。一切在緊密的安排下順利完成。 這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天,可惜時間不能停頓,我們只好歡送它過去。 再過兩天, 又是六月三日。 結婚快一年了,心内的感覺,卻仿如當日。 Advertisements

驕傲的台灣同志們

幾乎有一半香港朋友都對我們說會去台北參加當地的同志遊行,讓我和佳很吃驚。更令人吃驚的是當佳聞知台北有同志遊行後,竟對我說「不如也去吧!」令我真的很興奮,因為這是我和佳首次一起參與同志社會活動,更是一向沒參與這類活動的佳踏出的第一步! 還記得2003年10月,我和當時的男友一起去參觀台北第一屆的同志遊行(那時好像叫「同玩節」),那時還真的是戰戰兢兢的,既是華人社會的一大盛事,也真是我們的第一次參與。到達新公園前,還真的會擔心究竟有沒有人會來,想不到結果竟然有千多人參加!拿著攝錄機的我有幸拍下了很多珍貴的片段,更和當時的市長馬英九的近距離的接觸。那種震憾讓我感到我作為同志是真的很值得驕傲,和形形式式的同志們走在一起,浩浩蕩蕩走到大街上,以同志的真實身份面對群眾,是我身為同志五年以來都從未想過的事情。 回到香港他整理了相片,我寫了一篇《紅樓上的彩虹》(http://reportera.com/special/),一時竟引來五萬多點擊,讓我個人小站的伺服器兩天之內流量破表兼掛掉,雖然壯烈犠牲但令我再次感受到台灣同志的熱血,也因此結識了幾個在台的好朋友,有些更來自比較保守的南台灣,他們每年都有北上參加同志遊行,對活動真的非常支持,也讓我更愛上台灣這個地方。 他們對自己的身份感到驕傲,讓當時的我十分感動,才發覺原來同志有多麼希望分享生活和支持同路人的渴求。在香港當時我所能接觸的都是同志的網上討論區,一般都是吃樂玩樂或者落酒吧,對於爭取什麼我們都沒有太大想法,而且香港這彈丸之地也不容易讓每個同志都能上街遊行,想上街的也未必認同主辦者的抗爭手法,所以「上街」這種事情實在離我們很遠。所以能夠到台北參觀那一次的遊行,令我感觸良多,除了繼續我的同志小說創作,也興起了創立同志電台的構想,以網上的新力量去支援香港同運的行頭運動,試圖給予一個另類的機會給予身邊朋友們分享同志生活,這也是後話。 在這短短八年間,台灣的同志遊行規模已經由一千多人,達到今年的五萬人,甚至人多到要分兩條路線出發,可見各地同志們爭取遊行的決心。這種氛圍真的有感染到我們,也感染了不少包括我們在內的香港同志,同時也令我們這次參與度更高,想要直接加入隊伍中,和其他同志一起走在台北街道。所以我們便興高采烈地預訂行程,才知那個時候真的有很多很多同志都去,比較Hip的酒店未到九月都已爆滿了,這不是同志們的傑作嗎(哈哈)!直至出發前數天,我們還在想該穿著什麼服飾。有朋友提議我們不如就穿著六月在加拿大結婚的那套禮服吧!「結婚漫步台北」那感覺應該不錯吧?我想。所以便膽粗粗的決定了。臨行前,又機緣巧合地認識了當地電台節目《人來瘋》,逢星期五晚九時的同志時段《彩虹雷夢娜》的主持雷夢娜,才發覺原來他們比香港更早已能在大氣電波中向廣大的同志們發送同志訊息,當下我們就答應了參與遊行前一晚的直播,與他們分享我們作為香港同志的感覺和結婚的喜悅。 之前在香港的電台節目已經因此受訪兩次,這次去台北竟然又加插了這樣的行程,其實我也有擔心過佳會不喜歡。但可喜的是他竟也很爽快的答應了,讓我真的很高興。始終接觸媒體都不是他所習慣的東西,作為伴侶的我也要在其中先取得平衡。甫進錄音室,竟看到夢娜眼眶紅紅濕濕的,一問之下知道他聽說了我們的故事有些部份讓他甚為激動。被那紅紅的眼眶激勵了我的自信,讓我不怕自己那麼破的國語還敢開口侃侃而談!早已聽說過主持黎明柔小姐的大名,能夠參與當地的直播節目也是我電台生涯中其中一個很好的經驗,她對同志的包容和看著我們那結婚相冊分享到喜悅的那些畫面,讓我一一都記在心中。在那短短的六十分鐘的直播裏,我們真的被他們的熱情和祝褔都融化了。柔姐之後也接受我們紀錄片的採訪,也讓我們感受到非同志對我們的接受和支持。回到酒店去看了Facebook上電台節目的留言板,才發現反應是多麼的熱烈,我們被那大量的讚好和祝褔再次被「衝擊」了。我們就帶著那濃濃的喜悅準備第二天的遊行。 翌日的遊行,我們和好友「青蛇」(雷夢娜)、「白蛇」以及當地的朋友一起參與。我們穿著禮服,接受了不少的祝褔,有好些遊行的人並不是同志,而是來支持同志的異性戀者,和他們談起來,發現他們並不是某某在隊伍中同志的朋友,而真的是純綷來為了支持同志們,那種單純的支持實在讓我們非常感動,也有的大聲對我們說「要幸褔哦」「支持你們」「要長長久久啊」更是多不勝數,讓我有回到溫哥華那時普通民眾對我們的支持和祝褔之感。我會在想,要是這些都能發生在香港的話那真多麼好。 更有趣的是我們在途中被《彩虹雷夢娜》的聽眾認出,有些甚至熱情地拉著我們就談了起來!很記得一對伴侶,在一起十五年了,聽罷節目後十分感動很高興能遇到我們,言談間我們也不忘熱情地鼓勵對方,希望也能修成正果吧!在遊行完結後天已經黑了,我們路經總統府,才看到原來夜色中的總統府原來可以很浪漫。我們當下找了路人為我們拍照,那個女孩子不但肯幫我們拍照,還一直咯咯笑聲拿著相機,為我們不斷調整拍攝角度,拍了好幾張照片甚至換了好幾個不同的姿勢,甚至她不怕危險走出馬路取景也毫不介意,那種熱情真的有震懾到我們! 這次遊行讓我感覺得台灣同志那種對追求平等的熱切,和對自身身份的正面觀感,有說台灣是華人社會中同志的平權算是走得最快的,我想也是因為他們的積極爭取吧!我希望有未來的日子,你們能夠作我們華人社會的先鋒爭取到更多同志的權利。再次感謝在這次旅程中支持我們的人,《人來瘋》的柔姐和夢娜和聽眾們,以及和我再次踏進同志遊行隊伍的伴侶~佳。 謝謝你們 ☺ Henry 更多相片請看「相片集」

世外“逃”源

在兩個外出公幹中間的一個長周末,我和Henry一起“逃”到一個從未踏足的地方–越南胡志明市,慶祝我們相識一周年。 一年的感情,究竟代表什麽?有很多人拍拖拍了十多年,卻爲了種種原因,不想或不能結婚。而我們卻在相識一周年的三個月前,就已經結婚了。 所以,一切都是相對的。一直同意愛恩斯坦的相對論,世上所有的一切評估,都是相對論的產品。數量與素質,是一般作評估的工具。而數量與素質的關係,也有相對的一面。 兩個人的愛情或感情,又怎樣去評估呢?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相識時間的長短,與那内心感覺的深淺,不一定成正比。有一見鍾情,也見過五十年的婚姻也孕育不出愛來的實例。囘心一想,愛的感覺,真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當然,愛有很多版本。 一個長周末,也可以在愉快的心情下變短了。快樂更知時日過。忽然想起, Henry 買了的一本相薄,背部印上了一首英文老歌Time in a Bottle的首兩段歌詞。Henry覺得句子有意思,卻不知道原來是歌詞。我看了一眼,就唱了出來。然後就立即登入Youtube, 讓他好好欣賞Jim Croce的原裝演繹。那令人感觸的歌詞,加上優美的旋律,充滿感情的歌聲,很自然地讓我在心靈上再一次深切地共鳴。 If I could save time in a bottle, the first thing that I’d like to do. Is to save every day till eternity passes away just to spend them with you. If I could make days last forever, if words could make wishes…

“Duo Adventure”, take one. Action!!

Timing has always been important to me. Do the right thing is not enough, I must do it at the right time. Otherwise, the right thing to do will become the wrong thing to do. And the time was right for us to get married. Of course, we also have everything else required. Among other…

I melted in his hand…

Yes, he was really happy when he found me, just like when he touched the snow for the first time. And I was like the snow ball in his warm hand, I melted. 與你情如白雪,永遠不染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