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的延續 Family Extension

家庭的延續,對兩個同性伴侶來説,除了領養小孩,好像沒有其他選擇。好幾次接受訪問時,都被問及是否打算領養。未談領養權益,先說要爲人父母的條件吧。首先,同性戀人雖然沒有生理的條件去「合作造人」,也未必不能肩起當父母的責任。倒是看過不少生理上絕對勝任的男女,卻沒有要當父母時最重要的條件,那就是在心理上的準備和經濟上的能力。

還有,培養下一代和結婚一樣,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有人想要小孩,但沒條件。有條件的,卻又未必想要。更要說緣分。被領養的小孩,爲什麽是這個,而不選另一個?事實上,又真的有選擇嗎?再説,領養只是一個開始,以後一起走的路才是真正的挑戰!我自問不是一個對當父親有很大欲望的人,雖然我應該會勝任。可能是我見過太多讓我卻步的例子,有時是不「稱職」的父母,有時是任性的小孩。

我想,一對同性戀者要當父母,一定是自己的意願,是一個慎重考慮後才作的理性決定。因爲那小孩肯定不會是一個由一時性衝動帶來的意外。所以,我和 Henry 也不例外。而考慮後的結論,就是我們暫時還沒有足夠條件去負起這龐大的責任。 在我們領養孩子之前,讓我們先好好學習去照顧自己和互相照顧。對我來説,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條件。

若不懂得照顧自己,又怎樣去照顧小孩?

反對歧視的聲音

二次上郭錦恩(Crystal)的香港電台英文台節目”Kwok Talk”接受訪問,探討婚姻生活、家庭、文化與政治。這次還有佳結伴一起開咪,心情因而輕鬆了不少。Crystal這個午間直播節目探討女性、健康、生活、同志與性等話題,貫徹她一向敢言大膽的作風。對於少有收聽港台第三台節目的我來說,真是大開眼(耳)界。

談起同性話題,話題自然會牽扯到歧視的問題上,不論在制度上還是社會氛圍,我們作為伴侶,在很多生活上的環節都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在近日接受的訪問中,不斷有提到這些話題,被提醒得多了,心中不免也有一些憤慨,為何相愛的兩人因為是少數而被奪去這些人人都有的權利?而且要生活得偷偷摸摸?有時我們連伴侶關係有時也不能明說,這些事情難免令人氣餒。

那節訪問除了我們倆,還有一對女同志透過電話接受訪問。看見Crystal和節目監製Elena,需以檯面的電話線接通二人進行訪問而不是由電台控制員主理的Phone-in系統,說是有些電台經驗的我,不禁跟佳面面相覷,這明明是歷史悠久設備齊全的大氣電台啊,怎麼可能這麼原始呢?

開咪前她們遇上一些技術問題,幸好訪問最後都還算順利。事後我不禁問Crystal和Elena,為什麼她們不使用phone-in系統呢?她們才告知這麼一個事實:直播室當然有Phone-in系統和人員的,但第三台是「小眾」台,故此不能像其他台一樣,有三數名人員在場協助,一切都要「一腳踢」沒有技術人員提供。

連同一電台大廈裏的不同頻道,竟有如此差別對待,這不也是歧視嗎?錄音室的眾人也不禁高呼要「打倒歧視」!

當然,社會資源和公義,永遠是先向強勢的一面。就像我們同志群體屬少數族群,撥款和服務一向比其他社群少,成員也分散,權益缺乏,人微言輕,怎敵得過像明光社一類組織性極強,動員力極高的宗教團體呢?我們沒有實力推動輿論創造言論空間,所以我們才遲遲沒有反歧視法,更遑論像結婚這一類權益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歧視,團結起來為自己發聲,才是唯一出路。

Vive la Différence!

I never thought I would be in the newspaper, even less I would expect to be part of a public report related to my sexuality in a Chinese national English newspaper.

I guess I’m really “out” this time.

Even though I have always been comfortable with my homosexuality, this aspect of me remained reasonably private. I did not have to pretend to be straight ever since I moved to Montreal. I even told the H.R. manager at work as I wanted the insurance plan of my ex-employer to cover my partner at that time. My principle is, anyone who should know, would know.

During those years in Montreal, I was not really in the gay scene as I had a very steady relationship and over 95 percent of my friends were straight. We were totally normal to them. The family of my “ex” also accepted me like a family member. In fact, we are still in touch. Come to think of it, it was kind of amazing that there was never any complications whatsoever in any area for being gay. Knowing how bad it could be in some Asian families, I know I was really lucky.

One of the reasons why I took Henry to Canada was to show him how being gay is nothing abnormal over there. Too bad he did not have the chance to meet my other friends in Montreal and have a drink in the gay village! It would have been a wonderful experience for him. Well, not this time but it’s in the plan!!

It may take a while but I’m sure one day, we can all embrace the French saying, “Vive la Différence!”

自知 Knowing myself

劉家昌有一首老歌,名為「我找到自己」。年青時覺得這歌名挺奇怪。自己也要去尋找?再看歌詞,原來歌者迷失了,迷失在寂寞痛苦裏。這個失戀的人在埋怨,不知怎樣去「找到自己」。一番掙扎後找到的,卻只是失落的過去。中段的歌詞是這樣的:

我再不要 徬徨癡迷……
我再不要 黯然無依……

歌者不斷地重複他所不要的,卻沒有提到他所要的是什麽。這讓我想起曾經約朋友吃晚飯,問他想吃什麽,他說隨便。於是連續給他幾個提議,卻又一一被否決了。再問他究竟想吃什麽,他說只知道不想吃的那些,但又想不出自己想吃的是什麽。他竟然也迷失了,迷失在食物裏!當時真讓我有取消這約會的衝動,讓他去「食自己」吧!一個成年人,對自己的飲食喜好都不清楚,優柔寡斷,恐怕在感情或其他方面亦是一樣。

記得在接受「戀愛小天后」的電台訪問時,主持之一陳秀慧說,一個成熟的人,是可以很快就知道身邊的情人,是否可以給自己所需要的一切,繼而依托終生。所以「閃婚」不一定是衝動,這一點我和 Henry 都知道。

我也知道,要了解自己,也不容易。所以我常抱著一種觀察的態度來評估自己的一切。你別説,有時候沒到最後關頭,也真不知道自己對某些事情的反應是怎樣的。當然,我不是時時刻刻都這麽有戒備,也會有到事後檢討才了解自己的情況。

哦!原來我是這樣的!

驕傲的台灣同志們

幾乎有一半香港朋友都對我們說會去台北參加當地的同志遊行,讓我和佳很吃驚。更令人吃驚的是當佳聞知台北有同志遊行後,竟對我說「不如也去吧!」令我真的很興奮,因為這是我和佳首次一起參與同志社會活動,更是一向沒參與這類活動的佳踏出的第一步!

還記得2003年10月,我和當時的男友一起去參觀台北第一屆的同志遊行(那時好像叫「同玩節」),那時還真的是戰戰兢兢的,既是華人社會的一大盛事,也真是我們的第一次參與。到達新公園前,還真的會擔心究竟有沒有人會來,想不到結果竟然有千多人參加!拿著攝錄機的我有幸拍下了很多珍貴的片段,更和當時的市長馬英九的近距離的接觸。那種震憾讓我感到我作為同志是真的很值得驕傲,和形形式式的同志們走在一起,浩浩蕩蕩走到大街上,以同志的真實身份面對群眾,是我身為同志五年以來都從未想過的事情。

回到香港他整理了相片,我寫了一篇《紅樓上的彩虹》(http://reportera.com/special/),一時竟引來五萬多點擊,讓我個人小站的伺服器兩天之內流量破表兼掛掉,雖然壯烈犠牲但令我再次感受到台灣同志的熱血,也因此結識了幾個在台的好朋友,有些更來自比較保守的南台灣,他們每年都有北上參加同志遊行,對活動真的非常支持,也讓我更愛上台灣這個地方。

他們對自己的身份感到驕傲,讓當時的我十分感動,才發覺原來同志有多麼希望分享生活和支持同路人的渴求。在香港當時我所能接觸的都是同志的網上討論區,一般都是吃樂玩樂或者落酒吧,對於爭取什麼我們都沒有太大想法,而且香港這彈丸之地也不容易讓每個同志都能上街遊行,想上街的也未必認同主辦者的抗爭手法,所以「上街」這種事情實在離我們很遠。所以能夠到台北參觀那一次的遊行,令我感觸良多,除了繼續我的同志小說創作,也興起了創立同志電台的構想,以網上的新力量去支援香港同運的行頭運動,試圖給予一個另類的機會給予身邊朋友們分享同志生活,這也是後話。

在這短短八年間,台灣的同志遊行規模已經由一千多人,達到今年的五萬人,甚至人多到要分兩條路線出發,可見各地同志們爭取遊行的決心。這種氛圍真的有感染到我們,也感染了不少包括我們在內的香港同志,同時也令我們這次參與度更高,想要直接加入隊伍中,和其他同志一起走在台北街道。所以我們便興高采烈地預訂行程,才知那個時候真的有很多很多同志都去,比較Hip的酒店未到九月都已爆滿了,這不是同志們的傑作嗎(哈哈)!直至出發前數天,我們還在想該穿著什麼服飾。有朋友提議我們不如就穿著六月在加拿大結婚的那套禮服吧!「結婚漫步台北」那感覺應該不錯吧?我想。所以便膽粗粗的決定了。臨行前,又機緣巧合地認識了當地電台節目《人來瘋》,逢星期五晚九時的同志時段《彩虹雷夢娜》的主持雷夢娜,才發覺原來他們比香港更早已能在大氣電波中向廣大的同志們發送同志訊息,當下我們就答應了參與遊行前一晚的直播,與他們分享我們作為香港同志的感覺和結婚的喜悅。

之前在香港的電台節目已經因此受訪兩次,這次去台北竟然又加插了這樣的行程,其實我也有擔心過佳會不喜歡。但可喜的是他竟也很爽快的答應了,讓我真的很高興。始終接觸媒體都不是他所習慣的東西,作為伴侶的我也要在其中先取得平衡。甫進錄音室,竟看到夢娜眼眶紅紅濕濕的,一問之下知道他聽說了我們的故事有些部份讓他甚為激動。被那紅紅的眼眶激勵了我的自信,讓我不怕自己那麼破的國語還敢開口侃侃而談!早已聽說過主持黎明柔小姐的大名,能夠參與當地的直播節目也是我電台生涯中其中一個很好的經驗,她對同志的包容和看著我們那結婚相冊分享到喜悅的那些畫面,讓我一一都記在心中。在那短短的六十分鐘的直播裏,我們真的被他們的熱情和祝褔都融化了。柔姐之後也接受我們紀錄片的採訪,也讓我們感受到非同志對我們的接受和支持。回到酒店去看了Facebook上電台節目的留言板,才發現反應是多麼的熱烈,我們被那大量的讚好和祝褔再次被「衝擊」了。我們就帶著那濃濃的喜悅準備第二天的遊行。

首次參與遊行的佳

翌日的遊行,我們和好友「青蛇」(雷夢娜)、「白蛇」以及當地的朋友一起參與。我們穿著禮服,接受了不少的祝褔,有好些遊行的人並不是同志,而是來支持同志的異性戀者,和他們談起來,發現他們並不是某某在隊伍中同志的朋友,而真的是純綷來為了支持同志們,那種單純的支持實在讓我們非常感動,也有的大聲對我們說「要幸褔哦」「支持你們」「要長長久久啊」更是多不勝數,讓我有回到溫哥華那時普通民眾對我們的支持和祝褔之感。我會在想,要是這些都能發生在香港的話那真多麼好。

更有趣的是我們在途中被《彩虹雷夢娜》的聽眾認出,有些甚至熱情地拉著我們就談了起來!很記得一對伴侶,在一起十五年了,聽罷節目後十分感動很高興能遇到我們,言談間我們也不忘熱情地鼓勵對方,希望也能修成正果吧!在遊行完結後天已經黑了,我們路經總統府,才看到原來夜色中的總統府原來可以很浪漫。我們當下找了路人為我們拍照,那個女孩子不但肯幫我們拍照,還一直咯咯笑聲拿著相機,為我們不斷調整拍攝角度,拍了好幾張照片甚至換了好幾個不同的姿勢,甚至她不怕危險走出馬路取景也毫不介意,那種熱情真的有震懾到我們!

這次遊行讓我感覺得台灣同志那種對追求平等的熱切,和對自身身份的正面觀感,有說台灣是華人社會中同志的平權算是走得最快的,我想也是因為他們的積極爭取吧!我希望有未來的日子,你們能夠作我們華人社會的先鋒爭取到更多同志的權利。再次感謝在這次旅程中支持我們的人,《人來瘋》的柔姐和夢娜和聽眾們,以及和我再次踏進同志遊行隊伍的伴侶~佳。

謝謝你們 ☺ Henry

更多相片請看「相片集」

台北版本結婚照


彩虹的夢 The Rainbow Dream

十月底去了臺北遊玩,除了一般吃喝玩樂和Henry為新小説做的一點準備,也為了參加亞洲最大規模的同志遊行,爲了彩虹征戰!

彩虹燦爛,令人振奮,有勵志作用。是的,它鼓勵同志!

臺北比所有亞洲城市都開放,電臺節目當然也不例外。我和Henry 有幸被邀請接受訪問,在《人來瘋》節目《彩虹雷夢娜》時段裏,與聽衆分享婚事的點滴。兩位主持談笑風生,一個小時輕輕鬆鬆就過了。

其實「彩虹」這東西,早在七八十年代已經流行臺灣。鳳飛飛有一系列以「彩虹」為主體的歌曲。除了我喜歡的「奔向彩虹」,還有一首「彩虹的夢」,歌詞仿佛在描述我和Henry這次來臺北的體驗:

天上雲飄動 引來一道虹
彩虹想問你 何處去尋夢
林間沒有夢 花間沒有夢
彩虹再問你 何處去尋夢
每一張笑臉都可愛 每一次相聚多熱情
彩虹心裡好感動 友情就是我的夢
天上雲飄動 引來一道虹
珍貴的友情 就是我的夢!

謝謝黎明柔、雷夢娜和各位臺灣朋友,讓我和Henry繼續為彩虹征戰,一起奔向彩虹!

不需開口的快樂

前晚和「戀愛小天后」伍諾韻和人妻皇后陳秀慧在咪前談了一個小時伴侶之間的相處問題,真的意猶未盡!諾韻聽過《自己人》電台訪問,覺得我和佳的相處關係,像是阿佳帶領(Lead)著我的。不知朋友們會否有同感?

因訓練工作的關係,阿佳已練就成一條「三寸不爛之舌」,要他不停授課講話兩個小時以上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我們走在一起的時候,興起談起話來,他說話的機率自然比較多。雖然我是急於分享自己心中所想的白羊座,喜歡搶佔說話的機會,但遇上阿佳這一個說話內容豐富有趣,又有幽默感,還懂得和人溝通交際的人,我自自然然就把一雙耳朵奉上,結果心情大好還笑個不停的,我何不享受輕鬆收聽的快樂時光?有些時候,我不需說話,佳已想到或提到我想要說或想要做的。那種感覺我想大家都曾經經歷過,也知道那會是何等窩心。

這是前所未有的一種體驗。不需開口,也可以得到快樂。不需咶噪,也能真正找到關心、愛護自己的人。

婚後我們多了一些向他人分享的機會,例如是小組分享會或者電台訪問。這種多向溝通的分享談話,對於佳來說都是一種新的體驗,而我們也做了不少幕後的協調、研究。事前事後協商談話的題目和重點,初期甚至會分配談話的內容。不過前提是兩個人都真正做到坦誠、持平,大方接受對方的意見、讚美和批評。每次的投言擲語,都是我們成長的機會。我們愈來愈懂得給對方分配發言的機會,會留意其他人的互動,且能輕鬆地收放自如,分享也自然愈來愈到位。聽罷這次的訪問,大家該會見證到我們關係的成長吧!

婚甘同味

剛從越南胡志明市回來一周,終於有時間把未寫的Blog追回一點內容。

相識一周年前夕,我和佳各自為對方安排了不同的慶祝活動!為了回味一年前我們相識後的澳門行,我和去年一起出遊的兩個朋友Viki和Gokcay(也是我們婚禮香港部份的伴郎和伴娘)再安排澳門一天遊,途中大家都回味了不少上年的快樂時光。佳給安排就是三天兩夜胡志明市的二人世界遊歷體驗。這兩個旅程也發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我們再另文再跟大家分享吧。

除此之外,機緣巧合下,我還帶給佳一個新體驗。我們結婚的消息傳開後,應香港電台第二台多元性向節目《自己人》之邀,我和佳一起去了香港電台,接受了梁兆輝先生(Brian)的訪問。

訪問主要是讓我們介紹當地結婚的步驟,還有就是分享我倆相認到結婚的一點經歷啦!我把載有溫哥華之行的自製相簿帶到錄音室跟大家一起分享旅程的喜悅。大家都顯得都很喜歡我的小小手工,佳很快便和大家傾談起來,期間我完全感覺到大家的羡慕之情!原定安排我們在Chit Chat環節後才錄音的,但不讓我們久等,臨時改了錄音次序先做我們的訪問,非常貼心。Brian很流暢地帶領我們一步步地講解了過程的種種,同場三位主持Tanner、Magie和Jean穿插其中的對話也很有趣,Jean間中出糗被大家取笑也令人笑得肚翻!我和佳在一個多小時的訪問中,互相照顧對方說話的時機和內容。佳因工作關係口才比一般人都好。平日生活上,我對著他有時還真的插不進話題,轉而都把說話機會都交給他,我也樂得學做一下聆聽的角色。不過那晚我們真的很合拍,佳的體貼讓我說話都比以前順暢了。

大家對結婚內容都很有興趣,擠了六個人的錄音室充滿了歡樂幸褔的氣氛。錄音完結後,其中一個主持還特地走過來再跟我們說一聲恭喜!得到大家真心的祝褔,我一時間也呆了只懂說感謝。另外,因為工作關係,我以前一直沒有機會跟港台有太多的合作。但隨著我和佳的結合,這種喜悅也蓋過了阻滯,讓我們能把幸褔和喜悅,藉這個節目帶給更多的聽眾,我也很希望能夠以自身的經驗,鼓勵更多自己人爭取愛的權利。在此謝過《自己人》以及各位主持。

星期六節目播出前,我們通知了家人們,雖然節目播出時間已是半夜,但他們還是熱烈地收聽了直播,之後還在facebook討論我們說的內容呢!至於我們呢,翌日清早就是澳門之行,但我們還是留在收音機旁,摟著對方收聽了直播。一年前的我們,真的想不到事情會有如此的發展。一切,都是大家捉緊了緣份,珍惜一剎那來到的愛情,還有就是維繫對方感情的努力所致。

節目播出後,在facebook收到很多祝褔,真的令人興奮!還有不少人告訴我們他們作為同志面對的難題,也有是問我們結婚的詳情的,我們也盡力一一解答。在解答大家的問題時,其實我自己也有很多難題要解決,從來人生就不是一帆風順的。可以肯定的是未來還有更多難關,我們在路上有很多東西要學。不過,人生從來就是一直學習的。我會和佳繼續努力。

訪問連結請按此
http://programme.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2%2Fwearefamily&d=2011-08-20&p=3433&e&m=epis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