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過得很快樂-見證與分享

很榮幸得到城大社工系導師Diana的邀請,連續兩天在她任教有關性向多元的課堂上分享和阿佳結婚的點滴。 兩個相愛的男女結婚對很多人來說,本來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但兩個男人為愛而結婚,還正式註冊為具有法律地位的終生伴侶,卻是大家認為很值得分享的一件事。 這個課程很受學生歡迎,全場近百座位坐無虛席,我更發現有不是本課程的學生來上課!Diana請來了好幾位嘉賓從同志歷史,本地發展史和同志生活幾方面和學生們分享。我跟同學分享了我的同志經歷,結婚的前因後果,還有《異路同途》中婚禮片段和家人朋友的訪問。 我看著在宣佈成婚一刻自己的真情流露,心情還是有點激動的。播完片段後,我訪問了兩位同學,他們不約而同地覺得感動,其中一個女同學更留意到我看片段時的表情依然很有感覺! 這短短數十分鐘的分享,好像要我倒帶重溫這個愉快又難忘的經歷。記得我提到母親知悉自己身份那餐晚飯,她的反應如何令大家譁然;還有在提到和阿佳是「閃婚一族」時大家的笑聲。心情也因此輕鬆起來的我,偶而還有心情跟他們說冷笑話! 之前好幾次的電台訪問都和阿佳結伴同行,今次單人匹馬上陣心情不免有點緊張。但當我說出「多謝大家」的一刻,在場同學給我的掌聲把我感動了,我緊張的心情也因此消散不少。 回對同學的提問,我和同場的嘉賓好友,站出彩虹的Anthony以及姊妹同志的Eunice和Eleanor分別回應了同學的提問。Anthony跟大家笑說只要聽頭三個字就知道對方想問什麼,果然連續幾個問題都是很「基本」的。例如男同性戀是否很多性伴侶,有沒有分男女角色等這類問題,相信很多朋友都被聽聞過這些問題了吧?反而次日的三個問題,倒值得在此跟各位分享,答案如下,大家想想問題是什麼吧: (一)我跟阿佳像很多情侶一樣,情到濃時,在公眾場合也會拖拖手或來個擁抱,但我也像很多人一樣,不接受任何情侶公開地深吻,亂摸,有太親蜜的行為的。(二)很幸運沒有朋友聽到我婚訊時跟我說反對的!如果真的有反對我的朋友,我會問清楚他/她為什麼要反對呢?是因為同性戀?還是因為我個人的問題?(三)不少同志未必會選擇結婚,是因為他們未找到合適伴侶;或者沒有能力鼓起勇氣遠渡重洋去結婚;又或在長期沒有婚姻制度的制約下,同志根本沒有意識對伴侶給予這種承諾。 同學離去時跟我友善地微笑或開口道恭喜,也有分享個人感受,甚至和我握手再握手的!他們說看到這種正面的分享, 才發覺在平常的生活中還有我們的存在,而且也有家人朋友的祝褔,也能生活得很快樂。這場分享帶給他們的正能量是特別的,我在他們臉上親切的笑容,也能反照得到我當中的快樂。 當有朋友知道我去大學分享時,有跟我說「阿甲,你這樣跟他們出櫃分享,真的很勇敢!」,我才想起,啊我原來曾向共160名同學站出來說出我的身份和經歷,也即是大家所說的come out吧。可是回想起來,我也不是做過什麼勇敢的事情,我只是跟大家分享我的快樂,我的幸褔而已。相比從前的小說和網劇創作,我分享同志所思所想的,又何止這一百多人? [polldaddy rating=”507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