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62011

成年人的時間,總是感覺上過得特別地快。尤其是開心的歲月,更是超速。一年容易又春天。去年今日,我和 Henry 已經身在溫哥華,遊玩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就緒,還約了主婚人在酒店樓下咖啡廳談談婚禮的程序。 記得那個星期的天氣也算不錯,雖然比我預計的涼快,據説竟然是幾十年來溫度最低的一個春天,幸好還不缺陽光。 婚禮的前一天,我首次和那幾個從加州遠渡而來參加婚禮的朋友會面,其中包括我們兩個證婚人其中之一。想不到一個星期的陽光後,那天居然整天下著毛毛的細雨。我和 Henry 不禁擔心婚禮是否會在這樣陰沉的天氣下舉行,更不知道我們那透視更透風的禮服,能否抵禦這意外的低溫。 一直都有留意天氣的預測,都說六月三日有暖流,但天有不測的風雲,真的很難保證。我們只好隨機應變。晚上雨停了,按照原定計劃,晚飯後便和兩個僅有的「男賓相」一起去夜總會玩樂,算是一個象徵式的 Bachelor Party。 到吃了夜宵後回到酒店時,已是淩晨時分。 當我和 Henry 一覺醒來,打開窗簾,看到外面燦爛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心裏的那份喜悅確實是難以形容的。 那是我們的大日子。吃了簡單的午飯,便開始準備拍記錄片。首先要化妝,然後理髮,穿禮服,開車到加拿大廣場,拍照,再開車到婚禮場地,換禮服,拍照,行禮,拍照,致詞,晚宴,訪問,再拍照……。一切在緊密的安排下順利完成。 這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天,可惜時間不能停頓,我們只好歡送它過去。 再過兩天, 又是六月三日。 結婚快一年了,心内的感覺,卻仿如當日。 Advertisements

Vive la Différence!

I never thought I would be in the newspaper, even less I would expect to be part of a public report related to my sexuality in a Chinese national English newspaper. I guess I’m really “out” this time. Even though I have always been comfortable with my homosexuality, this aspect of me remained reasonably private….

「不同」的天空 Sky’s the limit!

天空有很多種:晴朗的、灰灰的、藍藍的、紅紅的、多雲的、無雲的、狹窄的、曠濶的……,不同的時間和地點,可以看到不同的天空。天空的顔色、高低、大小、都能千變萬化。記得小時候和鄰居的小孩一起看著天上的白雲不停地變幻。雲朵的形狀像動畫一般,隨著自己的幻想,變成各種小動物。這場免費的演出,也不是想看就去看,非有天時地利不可。除了藍天作背景,白雲在前台,還有那不可缺少的清風! 天色的變化,一直對我的情緒有一定得影響。在不知不覺之間,我的心情和心態,會隨著眼前的天空一起變化。看到晴空萬里,我會感覺精力充沛,平靜而充滿希望。烏雲密佈的天空,卻讓我失去安全感,心裏的世界也頓時變得灰暗。忽然想起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句話: 人在做,天在看。天,對中國人來説,另有意義。它代表正義,更有無上的權威,掌握世間一切。 我想Henry 對加拿大最深刻的印象,應該就是那裏的天空。國外的月亮不一定更圓,但加國的天空肯定比香港寬闊。在溫哥華,沒有過多的摩天大廈遮擋著,擡頭看到的天空,親切又實在。這應該是 Henry 第一次體驗到沒有「恐同」的環境,那輕鬆自由的感覺,讓整個世界也和天空一樣,寬闊起來。 原來,除了那些沒有感情的建築物,身邊的人群也能把同志們的「天空」縮小。我們要繼續努力,好讓不「同」的世界,「同」樣海闊天空,一起畫出彩虹!

“Duo Adventure”, take one. Action!!

Timing has always been important to me. Do the right thing is not enough, I must do it at the right time. Otherwise, the right thing to do will become the wrong thing to do. And the time was right for us to get married. Of course, we also have everything else required. Among other…

I melted in his hand…

Yes, he was really happy when he found me, just like when he touched the snow for the first time. And I was like the snow ball in his warm hand, I melted. 與你情如白雪,永遠不染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