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stic Surgery/Guy@場外已婚漢

廣東話,因為是母語,粗話對我是特別傳神和到位。在香港,「膠」或「尻」是廣東粗話,罵別人用的形容詞諧音。而「戇直」這個形容詞,雖然有貶義,但一般不是罵人用。意思只是傻頭傻腦、渾渾噩噩而已。但若把那個「直」換上一個「膠」,就是罵人了。然後,有人索性把「戇」字刪除,只把單單一個「膠」字放在名字後面,意思是行為不切實際,自我感覺良好,甚至破壞行動的本來意義。 像有些在佔領期間的社運人士,在佔領區進行「快樂抗爭」後,就有人稱之為「左膠」。 自紀錄片《異路同途》在亞洲各地放映開始,我和Henry都嘗試通過各種傳媒訪問,來讓當地社會大眾知道同志亦凡人,結婚成家也是人生目標和幸福之一,能得到家人、朋友和社會的支持是很重要的。 婚姻和家庭,都是個人隱私,沒有必要的話,我當然不想犧牲。好在紀錄片的焦點,其實不在我和Henry,而是同性婚姻在亞洲,特別在香港的狀況。 香港同性戀是合法的,除了各種同志組織的誕生,同志遊行也舉辦了好幾年。可惜唯一讓香港在有關同志的法例更進一步的,是William Leung 在2005年為男子肛交合法年齡司法覆核成功的個人努力,和任何同志組織的努力無直接關係。 在新加坡,同性戀還是刑事罪,若被逮捕就要坐牢。 雖然這幾年政府沒有積極地執法,同志酒吧門外的彩虹旗居然還能放肆地飄揚。但當地同志為了避免麻煩,也不能明目張膽地安排大型同志聚會,於是首創了Pink Dot這項目。在這樣的背景情況下,Pink Dot是聰明之舉。 在香港呢? 現今香港同志是活在一個可悲的狀況,連反歧視立法也渺茫,真的沒有什麼值得去公開慶祝。 這樣的「快樂抗爭」,是膠或是不膠,this is the question。 原載於作者博客《基緣巧合已婚漢》 Advertisements

小數服從多數 Majority Rules?

五個朋友們一起相約去吃晚飯,本來問題不大。可是,有人不吃豬,有人不吃牛,更有人不吃魚。終於這頓飯還是一起去吃了。好朋友聚餐,食物其實不是主角。無論是宗教原因,抑或是食物敏感,甚至只是偏食,別人選擇不吃任何東西,我們都無權也無法去干涉或反對(小孩偏食例外)。 我奉信觀音,兩年多前就開始不吃牛肉了。對我來說,這一項小小的食戒,一點難度也沒有,更沒有為任何人帶來不便。這樣我想起一個笑話,說某人自稱不算偏食,因爲只有兩樣東西不愛吃。旁人追問到底是哪兩樣不吃,答案卻原來是「這樣」和「那樣」。 個人的喜好,除非直接影響了別人自由或安全(包括他或她自己的安全),否則其他人一般都不會勉強另作選擇。個人的,那就是私人的,別人要尊重。同性戀,不是個人的一面,難道是大衆的?因此不應,也無權反對。以前的傳統和觀念,也不能一一遵從。事實上,不少傳統已被廢除。清代貴族女性的三寸金蓮,我想今時今日,人們對它的價值已改觀。黃沾的經典作品裏,也提醒著大家:「知否世事常變,變幻才是永恒!」 大部份人都不會喜歡冬泳,但世上喜歡冬泳的人也不少。更有些歐洲國家,還在新年這寒冷的大日子,在海灘舉辦水上活動。有游泳、跳水或其他形式的比賽。人家就是喜歡在冰冷的海水裏嬉戲,他們當然是樂在其中。我們不必研究,更不用明白。他們當然有他們的理由和自由。沒有聽説過不喜歡冬泳的人會反對別人冬泳。和異性戀比較,同性戀的人數當然相對地少,但實際數目也不少,不容輕視,更莫說歧視。 少數不一定要服從多數。不是說,世事無絕對嗎?

一腳踏幾船 Polygamy

我喜歡看電影。在電影世界裏,情節、人物和地理環境都沒有限制,什麽都可以,什麽都有可能。現代的科技更能讓電影發揮創意,讓觀衆進入另一個世界,在短短兩個小時左右之内,除了極盡視聽之娛,還可以操縱觀衆的情緒。Henry 看電影十分投入,喜怒哀樂都和劇中人同步。最近看蜘蛛俠,當女主角幾乎被蜥蜴怪人發現, Henry 也緊張地握著我的雙手,滿臉恐懼,完全投入地變成電影中的受害者。另一次在飛機上看恐怖片,他還大聲驚喊,惹來其他乘客的注意。 除了電影,舞台劇我也喜歡。剛看的「波音情人」,胡鬧搞笑。男主角是花花公子,居然有三個未婚妻,每一個都是美貌空姐!正如香港人所說:「一腳踏幾船」。現實生活裡,要「一腳踏兩船」已不容易,隨時都會失去平衡,跌進水裡。像韋小寶那樣享盡齊人之福,只能在金庸的故事裡看到。以前皇帝的後宮三千,也都只是洩慾工具,又或方便繁殖,談不上什麼感情關係。 回想我過去一段段的感情,都是一段完了,然後才開始另一段新的。真的可以同時愛上兩個人嗎?我不敢想像。就算可以,我也不願意。記得有一首英文歌,叫Torn between two lovers。可想而知,愛人,一個就夠!

家庭的延續 Family Extension

家庭的延續,對兩個同性伴侶來説,除了領養小孩,好像沒有其他選擇。好幾次接受訪問時,都被問及是否打算領養。未談領養權益,先說要爲人父母的條件吧。首先,同性戀人雖然沒有生理的條件去「合作造人」,也未必不能肩起當父母的責任。倒是看過不少生理上絕對勝任的男女,卻沒有要當父母時最重要的條件,那就是在心理上的準備和經濟上的能力。 還有,培養下一代和結婚一樣,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有人想要小孩,但沒條件。有條件的,卻又未必想要。更要說緣分。被領養的小孩,爲什麽是這個,而不選另一個?事實上,又真的有選擇嗎?再説,領養只是一個開始,以後一起走的路才是真正的挑戰!我自問不是一個對當父親有很大欲望的人,雖然我應該會勝任。可能是我見過太多讓我卻步的例子,有時是不「稱職」的父母,有時是任性的小孩。 我想,一對同性戀者要當父母,一定是自己的意願,是一個慎重考慮後才作的理性決定。因爲那小孩肯定不會是一個由一時性衝動帶來的意外。所以,我和 Henry 也不例外。而考慮後的結論,就是我們暫時還沒有足夠條件去負起這龐大的責任。 在我們領養孩子之前,讓我們先好好學習去照顧自己和互相照顧。對我來説,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條件。 若不懂得照顧自己,又怎樣去照顧小孩?

有效日期 Expiry Date

After being away from home for almost 2 weeks in Tokyo, I’m finally on my way back. Sitting in the Narita Express train, everything seems to be on hold until the moment I see Henry at the HK airport. Outside the window, I can see the beautiful rice fields and other scenic views of the…

開心快樂人 Happy Man

回流香港初期,也曾受過一個做理財顧問的培訓。 有一次,導師問:”你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幾乎所有答案都是與物質有關,導師非常滿意。但當我說要做一個開心快樂人,導師就一時語塞。可能我這個答案太發人心省吧。這是個說似簡單,但要實踐卻甚有難度的願望。其實導師本可追問:什麼會讓你開心?什麼會讓你快樂?但她知道,我的答案可能更”離題”,便只好對我點點頭,不作任何回應。 “知足常樂”,本是人生至理,但在感情世界裡,又好像行不通。而沒有感情生活的人生,也實在太乏味了。除非是自幼出家,否則七情六慾,我等凡夫俗子是難以擺脫的。誰不想知道怎樣在感情生活中得到滿足快樂?可惜,這是一定要親身體驗,不是別人可以告訴你的。原因很簡單,愛情和食物喜好一樣,是絕對個人的。公認的美食,也會有人不欣賞。不是嗎? 能讓Henry開心,是我的快樂根源之一。看到他燦爛的笑容和眼神內掩蓋不了的喜悅和愛意,我便感受到自己的幸福,不禁也笑起來。 Henry喜怒全形於色,而且表情豐富,我想他身邊的人都不會有異議。每當看到他像小孩般蹦跳著走路,就知道他的心情是特別愉快。走在旁邊的我,被他的快樂感染了,就誇張地學著他走路的姿勢,惹來路人的注目,奇怪這兩個大男人有這樣孩子氣的舉動。又有誰猜得到,一對戀人正在與快樂共舞。

求婚 Marriage Proposal

上星期網上的國際新聞裏報導一名美國男子,在一場籃球賽中場休息時向女友求婚,可惜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拒絕了。女友的反應也令人太難堪,居然不發一言,站起來便離座而去。可能是在電影或電視劇裏看得太多類似的情節,而且一般都是Happy Ending 的關係,這個現實版本便特別叫人失望。 那男子把指環拿出來時還這樣對他的女友說:「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知道有一天會向你求婚。」他對她顯然是一見鍾情。當時情況雖然極爲尷尬,但長痛不如短痛。我想,她對那男子就是沒有深厚的愛情,也該有一點感情吧。他的一片真誠除了換來被拒絕的失望,更難受的是當衆出醜。她這樣獨自離開,表示她毫無考慮到男子的感受。試問對一個深愛自己的人,又於心何忍?最少也應為他保留一點面子。要分手,就拉著他先一起離開大衆的注視吧,何必還要讓他受辱?所以我個人認爲,這個女子根本不值得他去愛。 去年在台北過生日時也曾和 Henry 一起見證過一個求婚的過程,是男人在眾親友前給女人的一個「驚喜」,幸好結果是預期般美滿。相愛的情侶要結婚,其實是不用“求”的。原因很簡單,因爲這都是雙方的意願。 Henry 在朋友問及我求婚的方式時,都會笑著說我用短訊求婚,太不浪漫了。我卻知道,當時那簡單的一問一答所帶來的興奮和喜悅,已經補償了,甚至超越了任何求婚形式上的浪漫。更何況,浪漫的一刻又怎比得上浪漫的一生?

騙人 Did I lie to you?

小學時有位老師批評我,說我沒什麽可取,就是坦白。小孩不記大人過,當時也真的沒有不快之感,印象卻頗深。現在想起來反而有點不忿,爲人師表的她,居然以大欺小,妄下判斷,出口傷人。我想要是今時今日,小孩會回家告狀,家長投訴得逞後,這老師也難免要向小孩和家長道歉。 我小時候可能真的很坦白,但經過幾十年的磨練,雖然距離「喜怒不形於色」還有一大段,但也稍有「進步」。人在江湖,練習説謊的機會頻密。也體會到,某些情況不是坦白的時候,說真心話也要看對象。 坦白說 🙂 ,我不喜歡説謊。因爲要騙人,要先騙自己。曾認識幾個把説謊變成生活一部份的人。有關他們本身的一切,都是一個謊話。像其他不良嗜好,日子有功,慢慢已變成一種精神病。另外有一種行爲比説謊更具病態的,就是虛僞。可怕的是,虛僞的人一般不自覺,還自以爲是「世界仔」。雖一時風光,又怎知得不償失? 受騙的感覺最惹恨,我但願從未嘗到過。但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也知道,人生的每一課,都不是免費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要重蹈覆轍,一錯再錯。 回想每次別人問我爲什麽和 Henry「閃」婚, 答案裏都沒有提及我對 Henry 的信任。從他的眼神裏,除了愛之外,我看到一份真誠。天蠍座的我,未至於「百毒不侵」,但直覺靈敏,從別人眼裏也能感受到這方面的一點蛛絲馬跡。 要找到一個可信任的枕邊人,談何容易!所以速速據爲己有。